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從《康熙來了》到《吃吃的愛》 蔡康永為什麼不說「各位觀眾大家好」?

精華簡文

從《康熙來了》到《吃吃的愛》 蔡康永為什麼不說「各位觀眾大家好」?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77224

從《康熙來了》到《吃吃的愛》 蔡康永為什麼不說「各位觀眾大家好」?

Web Only

去年一月結束了長達12年的《康熙來了》主持工作,蔡康永改當導演,拍出喜劇電影《吃吃的愛》。這部由小S主演、林志玲友情客串的新片,在台上映10天拿下超過五千萬票房,是今年截至目前為止成績最好的國片。

過去《康熙》經常介紹美食,但蔡康永其實並不是個會不遠千里尋找好料的人,「大家那麼愛看介紹吃的節目、新聞,不知道是不是跟一般人想渲洩對生活的失望有關,『吃』幾乎成了最容易實現的欲望,」蔡康永好奇,吃與實現人生意義是否有互補的關聯性?人到底是如何認知自己活著?是吃一頓美食、談一場戀愛、還是向在乎的人證明自己?

蔡康永執導電影《吃吃的愛》請來小S、林志玲參加演出。(照片凱擘影藝提供)

擔任主持人的蔡康永,總是有辦法引導來賓,讓他們說出令觀眾會心一笑、收視率飆高的談話;當導演的蔡康永,又是如何把笑料、趣味,妝點在嚴肅主題之中,讓觀眾走進戲院買單?以下是專訪摘要:

Q:為什麼要拍一部以演藝圈為主題的電影?

蔡:《康熙來了》停了的時候,我收到很多人告訴我,他們都幻想自己在某一天會上康熙。我實在沒有把握這些人對演藝圈的幻想是否真實,演藝圈是很殘忍的,你可能會被忽視、被當成沒有才華的人,我想告訴對演藝圈好奇的人,這裡是怎麼回事。

我把康熙喊停,是因為這件事已經夠了,它留下了足夠的回憶。它如果不在青春美貌的時候告別,就會在年老色衰的時候告別,這就跟英雄美人的道理一樣,不應該讓大家看到它白頭的樣子。

我覺得大家只是習慣它的存在,大家希望有一個節目,讓台灣生活有一個輸出的機會。如果我們的產業是一個有出息的產業,就不能一直依賴一個12年的節目,周杰倫和五月天也在等下一個周杰倫和五月天,康熙也希望有下一個康熙。

Q:拍電影的過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蔡:我在編劇階段遇到一些問題,我很喜歡日本小說家宮部美幸,她作品的特色就是她愛每一個人物、關心筆下每一個角色。我在想我是否能拍一部在乎每個角色的電影,於是就寫寫寫,結果人家說寫得很好但拍起來要六小時!不要鬧了,超過一百分鐘的電影都太考驗觀眾的耐性。

我們請了另外一位編劇來大刀刪減,裡面小S爸爸媽媽的角色都刪了。之前我還斗膽去跟馮小剛說,可不可以來演S的爸爸,他勉為其難答應可以看看劇本。結果整條故事線都被刪掉,還好後來他回說不能接演。

蔡康永認為電影是很怪異的東西,在真實生活中,硬挖一個坑,讓你躲進去。(照片凱擘影藝提供)

Q:為什麼要以平行時空、跳接手法來說這個故事?

蔡:英國導演諾蘭的《全面啟動》、這種在真實和幻想中交錯的電影很吸引我。電影是很怪異的東西,它在真實生活中硬挖一個坑,讓你躲進去,它有辦法在真實人生裡忽然吹出一個泡泡把你包進去。如果在這個泡泡裡再吹一個泡泡,那我到底能催眠觀眾幾次?

像《臥虎藏龍》裡,章子怡在官家當小姐,但她又嚮往另一個江湖。對官家小姐而言,江湖就是她的一個泡泡,她得去度過一段時間,才會心甘情願回到她的真實生活。

我對好電影的定義是,你能躲在這個泡泡裡兩小時,在泡泡破掉之後,它換給你一些新空氣和新能量,讓你面對真實人生時可以有更好一點的狀態。

Q:那你想留給觀眾什麼?

蔡:電影裡談到死亡,死亡一直都在,它促使你的人生有節奏感。死亡不一定是黑洞,它讓你知道一篇文章會有句號,你才會想把這篇文章寫好;畫有畫框,你才會把畫畫好,我們不是過著吸血鬼的人生,而你的存在感就是來自證明自己活著的痕跡

Q:拍電影這件事,你想很久了嗎?

蔡:真的沒有,如果我那麼在意,我早就拍了。

那麼多電影人帶著他們的心血來上康熙,結果那集康熙真的被記得但電影被忘記。你覺得搞什麼?但觀眾不會記得你講的那部電影,只會記得你講的笑話和八卦。我們為了收視率怎麼可能會讓你在節目裡聊你的創作理念?因為這對觀眾不重要。如果有本事,就會把八卦夾在創作理念裡講,讓人剪不掉。 

我主持,很少聊我感興趣的事,我只聊觀眾感興趣的事。如果今天請李安來,我可以大聊電影八小時,可是我怎麼好意思跟他大聊電影?小S會第一個跳出來說,欵你跟你兒子怎麼樣?

蔡康永與小S的合作,從綜藝節目《康熙來了》,一路到蔡康永的新片《吃吃的愛》。(照片凱擘影藝提供)

這種背景成長起來,我很難不為觀眾想:他們要什麼?我在求學時念電影,學校的態度是,除了好萊塢電影其他都不是電影,沒有人會拿義大利電影來上課,那通常不是學拍電影而是研究別的文化。

Q:主持、寫書、拍電影,都是跟觀眾溝通,引起共鳴的關鍵是什麼?

蔡:關鍵是設身處地。我從來都不會跟一個害怕說話的人說,把台下的人都當成西瓜,因為你一旦把他們當異類,你就無法進入他們的心。

我有一些奇怪的習慣,可能很少人察覺,可是它們是我的立場。比方說,我主持時,幾乎沒有說過「各位觀眾大家好」,我也沒說過「歡迎收看康熙來了」。

如果你要打動別人,你不能把別人當成群體當中沒有面目的一份子,你要把他們當成五官鮮明的個體。當你用觀眾這兩個字時,你就是把它當成一群人。我認為這兩個字很沒有感情,我寧願多繞一個圈講他們是誰。你會聽到我常用的句子是「正在收看節目的你」、「正坐在電腦前面的你」,我會用這麼多字來取代觀眾這兩個字,是因為觀眾這兩個字,只是方便用語,而方便就沒有感情,誰想要被你方便看待?

你們雜誌介紹很多會做生意的人,大概就都是設身處地的高手。那些會打麻將的高手,只要看你的手在牌上動來動去,當你打出一張牌,他就會知道你手上拿的是什麼牌。我認為拍《甄嬛傳》、《琅琊榜》的人,都是設身處地的高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