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法蘭西斯福山:自由主義還會繼續被挑戰

精華簡文

法蘭西斯福山:自由主義還會繼續被挑戰

圖片來源:wikipedia

瀏覽數

5096

法蘭西斯福山:自由主義還會繼續被挑戰

Web Only

睽違二十二年,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4/14日在台發表第一場公開演講「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崩解?」。他的講題以問號結尾,「因為對國際政治而言,現在正是自由主義國際秩序,被民粹國族主義挑戰的關鍵時間點,」他開宗明義說,歷史會往那個方向走,呈現拉鋸戰。

不下結論,也代表他的一絲期待。36歲,他大膽發布「歷史的終結」一文,預測民主與資本主義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將獲得勝利,沒多久蘇聯解體,他成了準確的預言家。但隨著九一一恐怖主義、美國伊拉克戰爭陷入泥沼、金融海嘯、歐債風暴、英國脫歐、美國總統川普當選,他從預言家變成被詰問者,終其一生,他被問也自我詰問,回頭追溯除了民主,好的政治還需要什麼。

福山拿下有政治學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斯凱特獎(Johan Skytte Prize of Political Science)後,應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基金會之邀,來到台灣。雖然他認為,美國國會有很多人支持台灣,台灣不容易被川普出賣。但他特別提醒台灣,川普自我定位為生意人(Deal Maker),檢討一中政策,只是為了談判前拿到一些籌碼,別太認真。以下為演講紀要:

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體系,這幾年隨著右翼的民粹主義,我稱為是民粹國族主義的蔓延,正面臨挑戰。過去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創造了WTO、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區等,全球商業活動全球化。美國跟他國建立很多國軍事關係,這一切的秩序是因為美國要捍衛自己的利益。

另一解釋是賽局理論,國際體制沒辦法提供仲裁,因此需要美國強大的霸權。而美國這個霸權,正好也不介意有人搭便車。像德國、日本,他們不用花太大的力氣,卻可以享受全球化的好處,因此成就了這個秩序。如今,這個體制在動搖,因為美國國力在衰退,許多國家在崛起。

**美國國力在衰退,許多國家崛起

在經濟理論上,降低關稅,促進貿易,可以創造均富的社會。1970年到2008金融海嘯之前,全球經濟規模成長四倍,創造巨大財富。但全球化沒有辦法讓全民共享,沒有技能的勞工,失去工作機會,中國、印度也有不均富的問題。贏家必須設法補償輸家,給輸家適當的技能訓練與補償,但即便如此,工作機會依舊大量流失了。現在最有錢的一成人口,佔總體八成收入;最有錢的1%人口,是最底層四分之一收入的總合。貧富差距愈來愈懸殊,特別是傳統的藍領勞工階級。

去年十一月美國總統大選是個有意思的選舉。希拉蕊輸了威斯康辛、賓州、密西根三個北方工業州,這些傳統上都支持民主黨。所以,這次希拉蕊連去威斯康辛州一次都沒去,因為她相信自己會贏。如果這三州轉過來,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就改變了。

工業州轉向,主要是失業很高的關係。川普這次訴求藍領選民,他會恢復製造業。我不相信,我認為未來選民可能會很失望。社會勞動階級的不滿情緒高漲,因為在這些區域,毒品的蔓延,海洛因與鴉片濫用的情況非常嚴重。2015年35萬美國人是因為藥物過量致死。過去十年,美國男性的壽命不升反降,很多都與毒品有關。在小鎮與郊區, 小孩沒有人照料,導致社會對精英(受惠於全球化)階層懷有憎恨。

英國脫歐的支持者也大多不住在大城市。支持川普與脫歐的社會階級現象,已經出現在很多國家。俄羅斯總統普丁2000年當選總統的主要支持者,來自教區或小鎮,而非大城市。川普也強調國族主義。土耳其總統在伊斯坦堡等大城市支持度不高,但中低階級卻支持他。土耳其有可能公投放寬總統權力,讓國家由國會制改為近獨裁。

我們看到這些民主政體,在與法治出現衝突。法治有部份目的是要限制權力,讓行政權不能隨所欲為。但現在各地民粹主義的政治人物,卻開始使用民主的合法性,去攻擊法治,去破壞影響新聞自由與央行獨立性。美國的問題,可能比土耳其、匈牙利還要更重大些。川普最被批評的,就是編造一些謊言,攻擊主流媒體。

**民粹國族主義崛起,是因為很多精英犯大錯

我不想讓大家結論,主張民粹國族主義者就是沒受教育的人,因為我覺得不是如此。

自由主義國際致序的崩解是因為很多精英份子犯了很大的錯誤。包括:08 年金融海嘯、11年歐元危機,很多是80、90年代解除金融管制的結果,卻導致多數平民受害。

另一個原因是政治體系的設計方式。美國一直很自豪權力分立的政治體制,長期以來傾向機構間的彼此制衡,法治、民主,政治與官僚體系間互相制衡。但這個制衡系統,現在功能失衡。

過去,美國主要政黨有很多意見相同之處,譬如:雷根減稅方案是兩黨結盟通過的。但90年代之後,兩黨不再重疊,合作蕩然無存。政黨愈來愈極端化。民主共和兩黨只要在參議院掌握40席的關鍵席次,就可以透過「冗長的辯論」(filibuster)議事規則否決掉任何重要政策,其結果導致美國政治逐漸走向極化政治,任何重要決策因為對手陣營否決陷入停擺。

加上美國選舉,需要的資金比過去更為龐大,利益團體就可以透過政治體系否決提案。透過否決,來影響政治走向。早期,國會幾乎不會不通過政府的預算案。但歐巴馬時期,就因為預算沒有過,導致政府關門。

**制衡被利益團體濫用

美國企業所得稅率35%應該調降,但因為美國提供10000項的減稅與補貼,涉及太多利益團體,這些利益團體都會去遊稅,只要有人否決,案子就無法通過。我可以跟大家打個賭,川普順利降稅,絕不可能。

至於歐盟,歐盟的基礎過去就很薄弱,現在出現的就是正當性危機。以歐元為例,貨幣同盟卻沒有財政同盟,這個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另一個失敗與申根簽證有關。只要有申根簽證者,就可以在歐盟自由移動,如果沒有控制,讓非申根者進入,譬如:敘利亞難民轉進歐洲會員國,不論用什麼管道,只要一進申根國,就防不慎防、抓不甚抓,難民問題凸顯歐盟邊境措施有很大的漏洞。

民粹國族主義的另一個原因是身分認同。民粹急端主義者有些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份子。面對新移民不想講國家的語言,打扮也不太相同,這種多元文化主義的特色,讓白人出現情緒反彈,很多人不願意看到自己的文化被稀釋,也不想失去自己的特色。

**亞洲的「民粹」與歐美不同

亞洲目前的現象,明顯與歐美不同,民粹國族主義尚未成為一種趨勢。亞洲遭逢的問題是經濟與貿易的倒退,中國大陸工資上揚,製造業工作機會不斷流失,投資出走不只去美國,也去孟加拉。韓國造船廠破產,景氣不好,民眾不滿。

韓國這一次應該會由民主黨勝選,台灣則是由民進黨當選,但我們並沒有在亞洲看到極右派民族主義的存在。在亞洲大部分的民粹運動像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有一部分是國家認同的運動,有一部分是抗議執政者,都不是過於激進的國族主義,不像歐洲出現法國那樣的極右派政黨。

相反的,亞洲的左派運動是自由主義重要的一環,他們希望開放社會,不會攻擊媒體,也不會想建立獨裁政治架構。新興民粹主義主要特性是:一,反菁英主義:我不認為太陽花要破壞台灣民主制度,他們只是想要改變政府。二,個人崇拜,像川普。

習近平可以代表某形式的民族主義。但這不是基層起來的政治現象,而是由共產黨內不少數菁英所支持的國族主義,統治階級為了自己的統治來強化這一點。日本、中國都是如此,都是由上而下教導年輕人要更加民族主義。這是亞洲與歐美不一樣的地方。

亞洲各國目前還沒有遭遇移民的問題,但亞洲不能自滿。因為亞洲人口結構少子化、老化的很快,工作人口一直在減少,移民問題未來一定得面對。美國就是能接受大量移民,人口成長,所以帶動經濟發展。

**防崩解該做的事

自由主義國際制度正遭受嚴重的威脅。雖然我不那麼悲觀,我不認為會重蹈1920年代的世界大戰。中國與俄羅斯都因為自己內部的問題,需要高舉國族主義的大旗。而川普七十多天,已經出現很多髮夾彎,譬如:他上任後,說不會拉下聯準會主席葉倫、他頌揚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貢獻,也表態不會與中國打貿易戰爭。

但他某些傷害已經造成。首先,他引起許多國家的跟進,很多政治人物效法他,希望藉此取得權力。但外交政策這樣很危險。因為外交政策最重可信度與公信力,川普無外交經驗,國防部長、國家安全顧問等閣員也沒有像樣的團隊。

這個秩序會不會崩解,民主與獨裁可能不是關鍵,政府的治理品質才是最重要的分界線。川普上任後,迄今不願意與自己的企業切割,貪腐的陰影揮之不去。三月底,俄羅斯總理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貪腐疑雲,引發俄羅斯中產階級的萬人示威。

另外,要維持秩序不崩壞,我們必須看見菁英階級修正與解決自己所導致的問題。譬如:德國人可能要提供很多資金與資源,幫助義大利、希臘。德國人不可以對希臘樽節計畫過於嚴格。美國有很多非法移民,但美國政府沒有執行既有的法令,這都是需要挺身而出的改變。

最後我要提出,各國應該要預想「科技演變造成的影響」。矽谷街上已經可以看到無人自駕車了。試想卡車、計程車這些行業,養活了龐大的運輸工作者,這些人在加油站、餐廳、休息站消費,又養活了這些周邊行業。一旦無人車上路,就會取代司機,就會有人失業。這可能會比我們想像更早。科技演變,這是所有政治人物必須面對的問題,但目前還沒有人提出相應的政策。經濟學家說要學第二技能,但要55 歲卡車司機去學寫程式,會不會有點強人所難呢?這些人一旦失業,會對政治更不滿,民粹會更猖獗。這些問題不解決,我相信民主還會被持續挑戰。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