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冠軍女兒吉塔、巴碧塔:「父親教我們永不畏懼」

精華簡文

冠軍女兒吉塔、巴碧塔:「父親教我們永不畏懼」

圖片來源:車庫娛樂提供

瀏覽數

87242

冠軍女兒吉塔、巴碧塔:「父親教我們永不畏懼」

Web Only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這部全球票房賣破數十億元、屢破紀錄的寶萊塢電影非關愛情,而是關於一對來自鄉村的姊妹如何成為世界級摔跤選手的故事。這對姊妹吉塔和芭碧塔現在希望能靠著自己的影響力,鼓勵其他印度女性活出自己,而這一切都源自於爸爸的教誨:「妳們要無所畏懼。」

吉塔(Geeta Phogat)說:「女性的境況正在改變,但速度慢到令人惱怒。」

「我媽媽就是個例子」,吉塔說。就像住在印度偏鄉哈里亞納邦(Haryana)的多數女子,吉塔的母親一生都戴著面紗。幾年前,這對姊妹打響名號後,敦促媽媽也拿掉面紗。

媽媽審慎地同意了,但吉塔說:「沒有人跟進,姑姑嬸嬸都一樣,村裡沒有女性親戚、沒有其他女性這麼做,沒有人有勇氣。事實上,村人還說我母親的閒話,罵她不知羞恥,但她們就只有罵的份,而我們還是會繼續做正確的事。」

這對姊妹自然對壓抑印度女性的習俗非常反感。她們每天在報紙上看到性侵、性騷擾和索奩焚妻(指印度夫家因嫁妝糾紛燒死妻子或媳婦,並偽裝成自焚或廚房意外,以盡快得到新的索取嫁妝機會)。不久前,印度1名戀童癖裁縫師坦承性侵數百名年輕女孩,最年輕的受害者僅只7歲,而哈里亞納邦的殺害女嬰比例更是惡名昭彰的高,造成當地男女性別比例為1000:879。

而這對姊妹經過多年訓練,都在以男性為主的運動項目「摔跤」成為冠軍。《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敘述這對姊妹的故事,三週內在印度賺進4100多萬英鎊。隨著電影熱映,28歲的吉塔和26歲的巴碧塔也迅速成為印度女性心目中的新偶像,能夠在各領域尋求與男性相同的職涯和機會,包括運動界。

電影帶給她們的名聲甚至多過摔跤運動。吉塔承認,「感覺有點怪,人們竟然不是因為我們的摔跤成就認出我們,而是因為我們的電影」。

吉塔首戰一舉打敗男摔角手。車庫娛樂提供。

吉塔2010年在大英國協運動會奪金,2年後又成為第1位取得奧運參賽資格的印度女摔跤手。巴碧塔2014年在大英國協運動會拿金牌。她們的妹妹莉圖(Ritu)和桑吉塔(Sangita)也是摔跤選手,莉圖2016年在大英國協運動會勇奪金牌,不過《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電影主要是講吉塔和巴碧塔如何成功。

要瞭解她們的成就,先記住多數印度女性被教導要以家內為主。她們受的教育大多不完整、早婚、匆促之間成為母親、一輩子都在做家事。在經濟水準中庸家庭長大的吉塔和巴碧塔,家裡養了兩頭乳牛擠奶給全家喝,如果她們的爸爸是個典型的哈里亞納邦父親,很可能被迫屈於這樣的命運。

然而,阿米爾罕飾演的父親瑪哈維亞(Mahavir Singh Phogat)是前業餘摔跤選手,個性不同尋常人。他原本想要兒子,卻生了4個女兒,在他眼中這原本是「悲劇」。哈吉亞納邦有一句惡名昭彰的俗語:「養女兒就像替鄰居的作物澆水」,意思近於「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會成為別家的資產。生了4個女兒的他,很可能感覺是替整個邦在澆水,但他拒絕因此投降。他開始教吉塔和巴碧塔摔跤,等她們進步後,他覺得村裡缺乏適當的社施,又替他們註冊附近的運動中心。

阿米爾罕在片中身材伸縮自如。車庫娛樂提供。

他的勇氣,引來整座村莊的嘲弄。這肯定是難受的經驗,幾乎每天面對村人的惡言冷面,而這部電影較淡化這一部分,只有幾個場面是女孩奔馳而過時,村人不贊同地瞪著她們。

巴碧塔也同意,她們實際上遭遇的敵意遠甚於電影裡的演出。當時她們是青少女,根據習俗,應該穿著寬鬆服飾遮住曲線,但她們反而頂著短髮、穿著運動上衣在田裡跑來跑去。

巴碧塔和吉塔回憶,當時村人對她們和爸爸的惡罵包括「把女孩變成摔跤手,真丟臉」、「願昆蟲吃掉你們的內臟」、「你寵壞女兒了」、「沒人會娶她們」、「她們會變野,讓你蒙羞」。

吉塔說:「大家都在等我們踏錯一步。他們認為,我們會開始跟男生約會,或做些妥協,他們幾乎是期盼我們做些讓父母蒙羞的事,就能證明他們是對的。」

正好相反,女孩們開始在地方、全國的摔郊賽事不斷勝利,最後甚至首次替印度摔跤界贏得國際賽事。這對姊妹的成功,為其他女運動員鋪路,其中最有名的是另一位來自哈里亞納的女摔郊手瑪莉珂(Sakshi Malik),她去年在里約奧運贏得銅牌,也是印度在這項運動首面奧運獎牌。

即便如此,吉塔和巴碧塔依然不是家喻戶曉的明星。印度人最瘋板球,其他運動人氣遠遠不及,摔跤的人氣排在末段班。然後,《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上映,這些日子吉塔和巴碧塔出門變得比較小心。

吉塔說:「我在購物商場,有人朝我拍照,然後我被團團包圍。」

巴碧塔補充說:「我去剪個頭髮,人們就會圍過來看,老闆不讓我付錢,說我是印度之光。」

她們鎮定地習慣了成名,但舊習難改,爸爸禁止所有女性化的虛飾,所以姊妹們不准化妝。巴碧塔穿著正式的灰色長褲,吉塔則穿牛仔褲和汗衫,把頭髮綁起來。電影中有一幕是爸爸把女兒頭髮剪掉,幾乎是一種儀式。吉塔後來獲准把頭髮留長,但巴碧塔和其他女兒都不准留長髮。

阿米爾罕扮嚴父演技到位。車庫娛樂提供。

巴碧塔說,爸爸最長只准自己留到精靈短髮(pixie cut)。「爸爸說那會讓人分心,如果你要思考髮型和流行,放棄摔跤吧。」

她們談到爸爸時最活潑,既珍愛他也害怕他。爸爸的兄弟死後,他還領養了兄弟遺下的兩個女兒,並把她們跟自己的女兒一樣訓練成摔跤手。

影片中,爸爸是個昂然挺立的人物,既帶著家父長式的專制,也帶著溫柔的情感。他嚴格,但不是怪物。

巴碧塔笑道:「他太嚴格、太嚴厲了,但我們知道怎麼跟他相處。如果我們想要他買東西給我們,我們會等到完成某些極其嚴苛的訓練,再提出要求。」

兩姊妹說,電影淡化了父親的嚴厲。「他的訓練簡直是折磨,星期天當然不能休息,沒有一天休息。我們老是向媽媽抱怨,就算是機器也需要休息。如果他逮到我們在家裡爭執。他會說,『你們今天訓練還不夠,因為妳們還有力氣爭執』。」巴碧塔說:「他絕不放過我們。」

兩姊妹每天早晚要訓練2-3小時,現年55歲的父親依然在訓練她們。爸爸最喜歡說,想看到她們練到汗水浸濕地面。

現在她們是新德里的新職業摔跤聯盟選手,而最近,會有父母來到她們在哈里亞納邦的門前,請姊妹們和爸爸訓練小孩當摔跤手,摔跤中心過去幾年多開了好幾家,不能上學的女孩至少有機會可以學摔跤。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為性別平權發聲。車庫娛樂提供。

兩姊妹對印度多數女性的劣勢地位感到非常痛苦。

吉塔說:「要等到印度女性和她們的父母不再害怕社會說些什麼,才能真正改變。」

「這是最大的障礙,擔心別人說三道四、讓父母蒙羞,代表女性被癱瘓。我的爸爸只要做出決定,就不管別人怎麼想。我們家族所有男性都咒罵他,因為他訓練我們。他的爸媽說他瘋了,但他完全不管。」

「爸爸給我們內在的信心。他教我們,身為年輕女孩,永遠不要畏懼。」

(資料來源:Guardian、India Times)

【延伸閱讀】

印度社會良心 敢於批判的阿米爾罕

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和偏見角力 冠軍沒有性別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