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日本皇室飲用的「獻上茶」 來自新竹關西

精華簡文

日本皇室飲用的「獻上茶」 來自新竹關西

圖片來源:盧春宇

瀏覽數

15094

日本皇室飲用的「獻上茶」 來自新竹關西

天下雜誌出版
  • 周慧菁

大概很少人知道,7、80年前的關西,就已經很國際化了。當時這個人口不到三萬的小鎮,一年卻生產兩百萬斤的茶葉,外銷世界各地。其中,關西紅茶更獲選獻給日本皇室飲用的「獻上茶」。

台紅茶業文化館內一張一九三七年拍攝的巨幅黑白照片裡,一輛輛大卡車上裝滿一箱箱紅茶,木箱外的英文寫著倫敦、鹿特丹、哥本哈根。這一年關西羅氏家族由羅碧玉領頭,創立了台灣紅茶株式會社,打破洋行與商社控制,並在大稻埕設立聯絡處處理外銷事宜,直接將關西茶葉外銷至歐美各地,照片中即是第一批的五百箱外銷紅茶。台紅是當時台灣民間第一家也是最大的精製茶廠。

第二年一九三八年,台灣紅茶公司就獲得當時台灣總督府所頒發「再製紅茶特等賞」,關西紅茶成為獻給日本皇室飲用的「獻上茶」八十三歲的羅慶士是台灣紅茶公司第三代掌門人,也是台灣製茶業發展的活字典。

「我們的茶出口到過全世界八十六個港口,」站在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半磚造半木造廠房裡,這位精通英日語的老紳士指著牆上的出口地名,從歐美、肯亞、伊朗到智利,台紅茶葉的足跡遍布五大洲。回憶起年輕時忙碌的情景,半夜接到國外詢價電報,要立即處理忙到天亮,或隻身到國外開發客戶,羅慶士的辛苦中也有自豪。這位老先生直到現在,每天晚上還是要學習一句英文來磨鍊生意利器。

台紅茶業文化館二樓牆上掛滿了數百張早期外銷用的茶箱金屬刷板,刻著世界各國知名港口名字,更有超過四百幅的老照片, 精彩呈現台灣茶業發展,與關西的歷史。「我們的茶出口到過全世界八十六個港口,」站在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半磚造半木造廠房裡,精通英日語的羅慶士指著牆上的出口地名,從歐美、肯亞、伊朗到智利,台紅茶葉的足跡遍布五大洲。

當茶園紛紛變工業區 他堅持做茶

當台灣的紅茶外銷漸失競爭力時,台紅在一九六○、七○年代轉而大力開拓煎茶外銷日本市場。雖然台灣茶葉外銷的黃金歲月已不再,當茶園紛紛成為工業區、遊樂園或高爾夫球場,台紅還是獨創技術,以蒸菁綠茶粉再攻日本,「我們仍堅持做茶,相信關西的技術一定會有揚名國際的好茶,」在台灣製茶業打拚超過半個世紀的羅慶士,堅持以品質技術在風浪中殺出生路,迎戰日本對茶有五百項檢驗的高標準。

走入台紅,好像走入電影場景似的另一個時空。製茶廠持續生產茶葉,每年產量十萬公斤,但同時又是個文物館,保留了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半磚造半木造廠房,完整的木造屋頂與樑柱及樓梯。一樓磚造倉庫以貼鉛版及架高木地板防潮防腐,沒有空調的老倉庫卻終年涼爽乾燥,二樓牆上掛滿了數百張早期外銷用的茶箱金屬刷板,刻著世界各國知名港口名字,更有超過四百幅的老照片,精彩呈現台灣茶業發展,與關西的歷史。

這個二○○四年成立的「台紅茶業文化館」,是由羅家第四代羅怡華與羅一倫姊弟負責規劃與營運,也象徵新一代要將文創注入製茶業的企圖。「希望這裡成為關西的客廳,」羅家打開大門,辦藝術展覽,也舉行音樂會,成為地方文化中心。

在美國學資訊管理的羅一倫,回國後才重新認識自己的家族與茶,「為了讓我的一對兒女及其他小孩了解先人有過的努力,」羅一倫撰寫了繪本故事《福爾摩莎。茶》,期待台灣茶的故事能代代傳頌。

關西茶業歷史與客家文化緊密相連。台紅展廳的牆上掛著一些羅慶士的客家三行詩作品:「阿母个身影 無論好天落水天 屋前屋後遶無停」、「肯作正有閒 山川花木冇認主 有閒來去做主人」。面對客家話每年以五到八%的速度消失,羅慶士正積極推廣客家三行詩,可當簡訊使用,或當是一種學習客語的文字遊戲,讓客語能夠以文字方式傳承下去。

voice from 台三線:「阿母个身影 無論好天落水天 屋前屋後遶無停」「肯作正有閒 山川花木冇認主 有閒來去做主人」面對客家話每年以五到八%的速度消失,羅慶士正積極推廣客家三行詩,可當簡訊使用,或當是一種學習客語的文字遊戲,讓客語能夠以文字方式傳承下去。

發揚客家精神、傳承台茶文化,台灣紅茶公司讓關西看到世界,也讓世界看見台灣。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浪漫台三線款款行 惜食客滋味:18個歲月精釀的美味故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