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看人衝浪不過癮 FinTech創業冒險王

精華簡文

看人衝浪不過癮 FinTech創業冒險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692

看人衝浪不過癮 FinTech創業冒險王

Web Only
  • 李映昕

年薪幾百萬的銀行高階經理人,為什麼要冒險創業?雖然FinTech在台灣大型金融機構早已不稀奇,但毅然踏上創業征途者,依舊鳳毛麟角。

在T恤、牛仔褲、球鞋當道的新創圈裡,瑞保網路科技執行長楊瑞芬的絲質套裝、高跟鞋與精緻妝髮,一站出來,就顯得氣勢不同。

美國西北大學企管碩士、花旗銀行儲備幹部、中國信託、遠東銀行個人金融事業群副總經理,經歷亮眼的楊瑞芬,拿到矽谷知名創投陳五福的注資。小孩已經上高中的她,是台灣極少數走出銀行大門,搭上金融科技(FinTech)列車的資深金融人。

她看到銀行提供給企業跟個人的借款利率不同,其計算方式卻不透明,她說,「我想要推動信用透明,但在銀行裡面做不到這件事。」

儘管這兩年,FinTech喊得震天價響,儘管有前台新金控營運長計葵生,成功創立陸金所、愛沙尼亞金融人卡爾曼(Kristo Kaarmann)創立知名匯款平台TransferWise當前例,金融人願意放棄鐵飯碗,毅然決然踏上創業征途者,依舊鳳毛麟角。

「領銀行的薪水穩穩地過,尤其是高階經理人每年年薪幾百萬,犯不著出來冒險,」一家上市公司負責投資的協理說。根據主計總處薪資統計,金融及保險業平均薪資在17個行業中,排行第二,平均每月薪資達7.5萬元。

但事實上,金融人踏入FinTech創業,先天就有優勢。最大的優勢就是,比科技人了解監理法規,能夠在多如牛毛的法規中,找出新方法。

信用市集:熟法規,P2P借貸吸引7500個會員

以楊瑞芬為例,瑞保網科的線上借貸平台「信用市集」,能夠在短時間,上線開門做生意,憑藉的就是她超過20年對於台灣金融市場及法規的了解。

瑞網的「信用市集」就是不需要透過銀行,由個人直接借給個人的P2P(peer-to-peer)借貸。信用市集上線半年至今,已有7500名會員,已核准借款達7000多萬元,迄今倒帳率是零。

楊瑞芬創立「信用市集」,憑藉多年的金融業經驗,半年就讓產品成功上線。(劉國泰攝)

傳統上,台灣個人與企業的信用紀錄都在聯合徵信中心,依法只有金融機構可以成為會員,進行查詢。若接觸不到信用紀錄,就沒辦法徵信,沒辦法估算風險、訂定借款利率。這是多數人認為台灣不能做P2P借貸的原因。

但楊瑞芬注意到,2015年11月,政府修改了法規。雖然網路公司沒辦法變成聯徵中心的會員,但需要資金的當事人,一年可以免費申請一次「自己的信用紀錄」。

楊瑞芬非常了解銀行徵信會看哪些指標,個人得向聯徵中心申請哪幾張關鍵報表。加上,她非常熟悉傳統銀行的信用評等系統,配合一些網路行為追蹤,讓「信用市集」自行發展出一套核貸與定價系統。此外,她也模仿銀行,用信託方式提存呆帳準備。

楊瑞芬說,之所以可以成為台灣第一個開門做生意的FinTech,就是因為她熟悉法規。當初在尋找創業點子時,她甚至請律師幫忙找判例,一旦發現曾引發法規爭議的金融產品,就完全不考慮推出該項服務,「因為台灣的法令解釋權太寬了,所以有爭議的我都不碰。」

硬是愛數據應用:懂需求,數據分析服務大銀行

33歲「硬是愛數據應用」創辦人陳佳樟,則是另一個例子。陳佳樟曾是中信銀的儲備幹部,政大統計所畢業,在中信風險部門工作了五年。他本來就擅長處理數據,對於資料探勘等技術不陌生。去年,他看到FinTech的趨勢,決定跳出舒適圈。

「硬是愛數據應用」如其名,專門提供數據分析的服務,目前已成熟的產品有兩個,其中一個是結合地理圖資跟手機電信資料,協助銀行找出當地人潮的特徵,例如辨認人潮多是上班族、家庭主婦或學生,方便銀行進一步規劃分行轉型。另一個則是文字探勘系統,協助客戶掌握網路輿情。

新創公司拓展客戶不易,「硬是愛數據應用」與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合作,成功賣出產品。(邱劍英攝)

創業至今將近一年,前半年並不順利,完全找不到客戶。陳佳樟發現,台灣金融業普遍有大品牌迷思,不太願意跟新創合作。於是,熟悉金融業思惟的他,轉換策略,把服務包裹在知名會計師事務所的標案中。他預估,明年中,公司應該就可以損益兩平。

即使已經踩穩第一步,陳佳樟不諱言,跟在銀行穩穩領薪水比起來,創業之路依舊很艱辛。他去年年中辭職、創業,但一直到今年中秋節,才敢讓父親知道。硬是愛數據應用團隊中,也不乏原本在大企業任職、放棄高薪出來創業的成員。

走出銀行大門的金融人,站在熟悉的金融服務領域上,創業的確佔有先機。卻也有人質疑,金融人與科技人文化天差地遠,長遠看來,不見得能成功融合。

一位創投界人士舉例,多數新創公司講求平等,執行長與員工都坐在一起,沒有太多階級觀念。但有些金融人創業,卻隔給自己一個大大的單獨辦公室。這樣的創業氛圍,不容易吸引新一代重視伙伴關係、真正好的技術人才。而對FinTech公司而言,科技人才比傳統金融業務來得更重要。這表示,金融人可能還不了解FinTech創業的精髓。

台灣金融科技公司董事長王可言則認為,不論是金融人或科技人踏入FinTech領域,都無法迴避台灣過度保守的法規環境。

立鼎科技:空有一條龍技術,金管會監理下遭卡關

跟陳佳樟一樣,離開了中信銀儲備幹部的保護傘,立鼎資訊科技資訊長廖伯軒就對法規一籌莫展。

立鼎是金管會支持的金融科技創新基地第一梯次培育名單,在新創圈略有名氣。他們認為,矽谷服務小資族的機器人理財,在台灣大有市場。他們研發出的產品,客戶只要回答九個關於薪資與金流的問答,就能透過演算法,推薦適合的國外指數股票型基金(ETF)投資組合。他們想仿效美國,打造一條龍式的資產管理服務,從客戶開戶、推薦基金,到下單,都可以在平台上一次完成。

面臨法規的重重限制,立鼎科技接下來希望與金融業合作,藉此突破重圍。(邱劍英攝)

問題是,在台灣推薦基金需要投顧執照、下單買ETF需要券商執照,而引導客人到海外開戶更是違法的。投顧、證券商都需要大資本額,根本不是新創可做。所以他們空有技術,卻完全上不了線。「這打擊超大的啊,我都想回家種田了,」廖伯軒說。

立鼎也嘗試找金管會反應法規問題,「但金管會給的回應是,那你們去找銀行或投顧合作吧,」立鼎創辦人彭瀚生說。

「金管會如果還是監理心態,台灣FinTech不可能發展,」王可言預言。

儘管面對許多困難,但問這群走出銀行大門的人,離開舒適圈後不後悔?答案幾乎都是否定的。

廖伯軒認為,金融市場裡有很多資訊弱勢的人,FinTech比較有機會服務這群人。

「我覺得,我每天都在學新的東西,」楊瑞芬說,「我做的是有溫度的事。」

楊瑞芬口中的「溫度」,是因為信用市集有一個特殊的功能,借貸雙方可用私訊對話。一來一回間,人與人不僅是借款而已,還多了人情的牽絆。她認為,這種人情的牽絆,是迄今無呆帳的原因之一。

走出銀行大門,這群金融人正在尋覓自己的新天地。(責任編輯:司徒嘉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