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年暴賺六億,柯文哲為何抓不住台北農產運銷?

精華簡文

一年暴賺六億,柯文哲為何抓不住台北農產運銷?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51235

一年暴賺六億,柯文哲為何抓不住台北農產運銷?

Web Only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旗下的第一、第二果菜批發市場不僅是全台灣的菜價指標,更牽動你我的荷包。這家公司人數不到600人,一年交易金額突破220億元,獲利約6.6億元。然而就在10年前,它還瀕臨破產邊緣,如今不但一天交易金額超過7千萬元,且在交易後8個小時內全部付清,它是怎麼做到的?又為何會讓台北市政府、農委會和雲林張派搶破頭?

台北市政府和農委會聯手大戰雲林張派,爭奪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人事權,引發軒然大波。如今人事案尚未底定,台北農產運銷公司隨著菜價高漲,每年賺得高額利潤作為員工獎金,再度引爆爭議。

事實上,攤開台北農產運銷的帳本,會發現這家公司近年成長速度相當驚人。台灣生產蔬果的通路非常多元,約5成左右透過全省54家果菜批發市場銷往各地,其中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即獨佔全國產量約17%,因為所需蔬果數量龐大,每天拍賣迅速形成價格,自然具有指標作用。

在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服務超過40年,曾是副總經理,現任顧問楊顯文的筆記簿內記滿密密麻麻的關鍵數字。2011年蔬菜和水果總交易量為69.6萬噸,交易金額為171億元。

4年來,交易量變動少,金額暴增50億元

現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韓國瑜在2012年1月上任後,交易量沒有大幅變動,總金額卻不斷往上竄升,到去年已經超過220億元,每天進出金額超過7千萬元。這數字較4年前成長28.6%。

這意味著果菜交易量穩定,價格卻節節高升,台北農產的總交易金額在短短4年內暴增50億元。以蔬菜而言,2011年平均價格為20元,到去年已經漲到27.98元,達歷史新高點,相對消費者也需掏出更多錢,購買每天填飽肚子用的蔬果。

「今年到10月累計已經200億元,以11月菜價仍未有降緩跡象,可能會再創新高,」楊顯文說。

根據「農產品市場交易法」,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向買賣雙方各收取1.5%服務費,並交給台北市政府一成費用,隨著菜價攀升,造就台北農產的利潤上揚,到去年交易金額220億元,獲利就有6.6億元。

扣除給予北市府的一成費用後,還有將近6億元留在口袋內,且尚未包括將近億元的停車場收費。具有牽動全台蔬果價格的關鍵地位,加上日益龐大的收益,讓台北農產成為各方爭相競逐的「肥肉」。

如何從賠錢貨變肥肉?

然而,此時此刻看來雖風光,台北農產在10年前還是北市府眼中的「毒瘤」。2007年傳出台北農產將旗下的21家超市出脫,全部掛上全聯藍底紅字的招牌,原因是90年代超市原本是金雞母,用來扶持因為菜價低廉,無以為繼的批發市場,加上建置生鮮食品配送中心、果菜配送中心、採購配送中心,員工快速擴增到1300人,薪資規模也不斷擴大。

但隨著競爭者從頂好,到外商量販店如家樂福等搶食市場,過去的好時光不再,為維持龐大的人事開銷,以每月1千萬元的速度快速虧損,到2007年賣出所屬21家超市前,1年赤字達到1億元,以台北農產的資本額2億元,足足虧損達半個資本額。「過去連年終獎金都領不到,公司勉強發出2000元的時期,大家都沒看到,」楊顯文感概,最後只好裁員、減薪以挽救最後生機。

從虧損連連的「毒瘤」到如今的「搶手貨」,台北農產到底是如何從谷底翻身?

近年因為氣候變遷,颱風橫掃加上超級寒流侵襲,是造成菜量減少、菜價高昂的主因。以今年史上最長時期的高菜價來說,9月強烈颱風莫蘭蒂來襲,正逢高山高麗菜收成近尾聲,而中南部剛栽種的新苗被一掃而空,待農民再度栽種,隨後的梅姬颱風造成全台重創,以至於10月後市場菜量出現真空,量少而有價揚趨勢。

其次是農產品商品化的效應。「最近幾年年輕新農陸續進入,比較重視形象和行銷,」楊顯文解釋,過去老農只求量不求質,但現在的年輕人講求賣相,價格自然提高,拍賣時也容易分級和用適當材料包裝,從生產者到消費者都慢慢習慣高單價。「我們每年接待農民來參觀,」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主任王鴻雄說,過去幾乎都是老年人,最近2、3年愈來愈多年輕面孔,蔬果品質和包裝也不斷在進步。

(劉國泰攝)

總經理韓國瑜是關鍵

然而,真正的關鍵還是韓國瑜上台後厲行管理,讓台北農產從單純交易平台到「績效」導向。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員工最津津樂道的故事是韓國瑜上台之初,從對蔬果完全不認識,要人把菜拿來放在地上,一項一項教他,半夜常常到第一、第二果菜批發市場了解交易現場。

除了到職不到1個月,即熟記台北農產內100至200位大小主管,韓國瑜還要求拍賣員必須輪流到雲林、嘉義等產地,和農戶一起生活、耕作2到3天,「他要拍賣員了解農人的辛苦,不會以隨隨便便的價格就拍賣出去,」王鴻雄說。

雲彰地區農民正在採收高麗菜。(劉國泰攝)

因為韓國瑜重視績效,讓旗下兩個果菜批發市場出現競爭效應。「他旗下的主管為表現,一市和二市不僅會比價還會比量,」擁有20年拍賣經驗的黑仔(化名)說,因為主管要求一市、二市要和三重市場作價量比,逼得拍賣員花招百出以穩住價格,提高農民的菜進場意願。

他說明,穩住價格是針對單一菜種,如一般行情45元,但拍賣員能將價格保持在47元,「隔天菜才會繼續到我的場地,」他說,如果他賣45元,但二市的價格卻是47元,農民供貨自然都跑過去,這是市場之間的自然競爭效應。

另一方面,在供貨品質穩定的情況下,有些買蔬果的承銷人會先看好貨色,和拍賣員講好,拍賣員也會藉機拉抬價錢,「5、6秒要拍賣一個品項,平均10秒內要完成一筆交易,很難看出任何端倪,」黑仔說,「對農民收益或許好,但確實會拉抬市場價格。」

(劉國泰攝)

高價吸引農產品繼續到貨,拍賣員對主管有交代,農民收入跟著提高。以目前來說,進入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蔬果有超過7成5來自四大團體,包括農會、台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農聯社)、青果運銷合作社(青果社)和中華民國果菜合作社聯合社(國聯社),而農民個別運銷比例則逐年降低到24%,中間人上下其手的機會並不高。

各級農會將蔬果運送到台北農產拍賣,共抽成約(拍賣價格)4到4.5%,加上台北農產抽1.5%,其他均歸農民所有,顯然隨著農產價格高漲,從台北農產到產地農民都有好處,唯獨瘦了消費者的荷包。

股權結構不利消費者?

但放任市場間競爭的操作模式,並非沒有風險。「價格的形成應該是真實反映供需,這是市場機制,」黑仔坦言,但若發生如下雨,消費者不去買菜,菜販囤積滯銷就會影響隔天交易行情,拍賣員的價格喊不上去自然下降,有時一下降得太多,農民也會受不了。

再者,有些弊端也難以防堵,如既是供應人也是承銷人藉以拉抬價格。一名經年在果菜批發市場的農戶表示,有人兼具好幾種身分,既是農民也是產地盤商,還是消費地的承銷商,「同時兼具兩種身分,左手賣右手也沒違法,」他說,「只要買賣兩次,價格就起來。」

簡單說,也就是以A代號的貨物進去拍賣市場,自己又扮成承銷人身份,喊價40元,製造「搶貨」的假象。這些貨最後再以C代號重新進入市場,賣給其他承銷人,一來一往之間,價格可能就起漲到45甚至50元。

隨著天候以及人為因素的影響,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收益曲線不斷往上攀升。「當農產公司說它業績好,就代表菜價高,」立委段宜康憤憤不平,他直指是因為台北農產的股權結構,不利於政府出手達到平抑物價的目的。

拍賣場上,消費者最弱勢

翻開台北農產運銷的股權結構比例,台北市政府和農委會各佔22.76%,各級農會佔比為24.79%,青果社9.48%,農產品販運商及其他佔20.21%。

「台北市政府代表消費者,但消費者在這樣的股權結構底下是弱勢,」段宜康說,因為佔比最大為民股的54.48%,都是產地和銷售業者,他們的共同利益是菜價高,一旦菜價低,從產銷業者到產地都蒙受損失。

這場牽涉台北市政府、農委會、民進黨和雲林張派的人事爭奪戰,是一場攸關政治角力、實質利益,更和你我荷包密切相關的戰爭,出場的各個角色的著眼點更是錯綜複雜,絕非只是派系或官股、民股之爭。

但在這場戰爭背後,台北市政府除搶沒有實質權力的董事長一職之外(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為總經理制),可能更要思考,既然如「農產品市場交易法」所載,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但隨著菜價年年高漲,要如何將愈來愈高的營利所得,不只成為員工福利,還能建立基金運作,以在必要時發揮平抑菜價的效果,讓農民、產銷者和消費者都能得利,這才是全民所樂見。(責任編輯:王珉瑄)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