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潮台北

精華簡文

潮台北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575

潮台北

天下雜誌608期

浪漫又務實,自在又熱情,混沌又生猛,台灣的文創力量如潮水暗湧,漫出島國,在華人世界裡溫柔流淌,連歐美也開始為之著迷。

一首歌、一幅畫、一件手作,都代表創作者對生活的態度,對時代與世界的看法,台灣除了好山好水之外,近年吸引歐美及亞洲觀光客的是台灣的「日常情懷」。這股風氣逐漸蔓延,從台北迪化街、台中勤美誠品綠園道、台南市區到高雄駁二藝術特區,都逐漸展開文藝復興的新運動,逐漸茁壯的不是強調一致性的連鎖店,而是充滿個性、手作的文創聚落;販賣的不只是商品,而是生活價值主張。

這股文藝復興,來自過去的危機感。原先做唱片的中子創新執行長張培仁,就曾親歷台灣在九○年代的流行文化危機。「全球音樂市場開放後,西方流行音樂的文化縱深與想像,都比我們強好幾倍,華人音樂文化如何與之競爭?」他坦言,這個問題令他思索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決定創業,就是為了解決這些問題。

面對全球開放市場的競爭,他問,足以標幟華人流行文化的是什麼?這個問題,終究帶領他回到文化的根本問題:我們是誰?我們喜歡什麼?

二○○六年,第一場「簡單生活節」,以「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宣言,在社會間掀起一股看似非主流、卻直探核心議題的價值主張。

十年的堅持,這句宣言,像一股和煦輕風,輕輕盪漾人心、卻也重重擊中人們的左胸口。「這是像核彈浩劫後長出的新芽,年輕創作者們既浪漫又務實,且平靜而自在,」已過世的廣告教父孫大偉,目睹眾多年輕創作者的創意與手作後,曾經這麼告訴張培仁。

在簡單生活節之前,大多數人甚至無法想像文創、手作的新芽其實早已冒出頭,並在往後數年發酵,匯聚出青年世代的生活流行現象。

儘管大人未必都喜歡,來自香港的獨立音樂創作人岑寧兒卻表示,「對獨立創作人來說,台灣的空間,創作的空間、思考的空間、表演的空間與生活的節奏,對香港人來說,都是奢侈的。」她在一○年遷居台灣前,因在李宗盛的北京錄音室工作,接觸一干台灣音樂人,好奇「是什麼環境養出這些人,能輕鬆、自在地寫出內心的想法與音樂?」令她心生嚮往,自一○年參加簡單生活節至今,年年不缺席。

台灣農產品設計品牌「大目農田」創辦人蔡雯伶,從學生時代與同學在草地上聽音樂、逛市集、看設計的參與者,變成帶著自家農食品,在簡單生活節擺攤、做品牌的實踐者。

這些微小創作形成的新經濟模式,在臉書上天天運行。受到亞洲觀光客熱烈吹捧的複合餐飲生活空間「好丘」,標舉台灣美好事物、文創手作與在地農作。開幕六年來,平均維持一百二十個左右的台灣手作品牌。好丘店長涂季廷說,觀光客佔購買比例約三成,以日、港客最多,近三個月陸客雖減少,但韓、泰客增加。好丘,是張培仁繼簡單生活節後的在地延續;獨立音樂交流平台「街聲」(Street Voice)及華山文創園區內的表演舞台空間Legacy,成為青年音樂創作發聲的渠道與舞台。Legacy平均一年一百多場的售票演出裡,獨立音樂演出佔近四成。

一首歌、一幅畫,都是創作者對生活的看法,也讓各種藝術聚落在全台百花齊放。(圖為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為什麼青年創作如此重要?

「文創產業裡,很多人都只關心產業問題,這是製造業的傳統思惟,我認為最該關心的是前端,文化、創意與美學,也就是人才的孵育,」張培仁表示。

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也抱持同樣想法,「文化創意如何從零到一養成,是最困難也最少人做的事,」蘇麗媚表示,台灣生活風格,過去隱而不顯,像躲藏在巷弄間的文化,她希望透過夢田,深入生活裡找到的符號,轉化為「文化的IP(智慧財產)」,再透過二次創作,轉譯為商品或服務。

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右)和中子創新執行長張培仁(左)都認為「從0到1」培育青年人才,是台灣文創產業的核心。

一三年,自夢田文創與華視合作的偶像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延伸的閱樂書店,正扮演新型態的文化實驗室,在松菸的實體店,國外顧客高達三分之二,都是被它的文藝氣息與自由精神所吸引。

文化根植於生活,張培仁希望透過簡單生活節,「為當代青年的創意,找出一個貼近當代生活美學的共性。」而第一個十年,只是基礎建設,他嘗試建立一個讓創作人可以面對下一階段競爭的生態系統。

文創下一步怎麼走?蘇麗媚坦言,文創沒範例可循,找到文化IP、試著建構能成為流行生活的可能性,再一步步實驗成為「無可取代」。「挫折時,我常和青年們分享魯迅《吶喊》的一句話: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她說。(英文版同步上線english.cw.com.tw)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8期《日常時尚》>>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