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荷蘭打造 循環經濟新矽谷

精華簡文

荷蘭打造 循環經濟新矽谷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35277

荷蘭打造 循環經濟新矽谷

天下雜誌607期

眼看全球有限資源快沒了,循環經濟不只歐盟、日、韓在做,中國更早在十年前就開跑,台灣要怎麼追上這波巨大改革浪潮?一樣沒有天然資源、重度依賴進口的荷蘭,已將循環經濟升級為全國共識,從首都開始改變,讓台灣一睹正在進行中的未來樣貌。

【限額報名】舊資源,新想像,落實循環經濟,邀您參加2017CWEF,限時優惠,再贈天下雜誌25期>> 

位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市中心西南方的史基浦機場,是所有訪客來到荷蘭的第一站。

到了史基浦機場,就不能不提,它是全球航空城發展的典範,到今天仍然經營得有聲有色,是各國經營機場爭相仿效的對象。

但史基浦機場公司並不就此滿足,九月十九日慶祝一百歲生日的它,再次提出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二○三○年,要成為全球第一座達成零廢棄物的「循環機場」(circular airport)。

可能嗎?

平均每天有十六萬名旅客、四千四百噸貨物和一千兩百架次飛機進出的史基浦機場,垃圾、廢水、二氧化碳等廢棄物的總量,是非常驚人的。

「其實我們離那個目標並沒有很遠,」史基浦機場集團總裁兼執行長耐荷(Jos Nijhuis)自信地對《天下》記者說,「只要能落實循環經濟,就可以做到。」

原來,耐荷的自信是來自於循環經濟已成為荷蘭的全國共識,也是荷蘭政府推動下階段經濟永續發展的最高指導原則,要把荷蘭打造成全球邁向循環經濟的矽谷、創新中心。

今年四月,在史基浦機場旁的貿易園區,荷蘭三十多家企業、非政府組織和政府共同舉辦了稱作「循環熱點」(The Netherlands Circular Hotspot)的會展活動,配合荷蘭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對全世界宣告,荷蘭循環經濟正式鳴槍起跑。

活動吸引來自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世界十五國、近兩百位代表參加,藉此機會觀摩荷蘭企業實踐循環經濟的做法與經驗。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代表團在團長,也就是剛接任台糖董事長的循環台灣基金會董事長黃育徵努力揪團下,是人數最多的一團。

原因無他,台灣和荷蘭一樣沒有天然資源,大部份依賴進口,對台灣來說是最好的借鏡。

「荷蘭高度依賴進口原物料,轉型為循環經濟,可讓我們遠離國際政治和經濟危機,」擔任大會主席的荷蘭皇室成員卡洛斯親王(Prince Carlos de Bourbon de Parme)向《天下》記者解釋,「我們運用資源的選擇,就不會受地緣政治或經濟的影響。」

荷蘭應用科學研究組織TNO估計,轉型循環經濟可以幫助荷蘭減少十萬噸原物料消耗,減少二五%進口原物料和近兩萬噸碳排放。同時,可為荷蘭經濟新增七十三億歐元產出和五萬四千個就業機會。

而荷蘭打造循環經濟矽谷,將由首都阿姆斯特丹打頭陣。

去年初,阿姆斯特丹市議會通過「阿姆斯特丹永續發展計劃」(Sustainable Amsterdam),循環經濟將是計劃的中心思想。

「我們是將循環經濟當作經濟轉型的全新思惟,」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永續發展資深顧問蓉可芙(Eveline Jonkhoff)說。

這個中心思想,分成七大原則(見下表)。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第一步先委託研究機構,根據這七大原則,進行「城市掃描」,也就是全面分析循環經濟可為阿姆斯特丹帶來什麼好處、要排除什麼障礙,以及政府可如何加速實踐循環經濟。

荷蘭阿姆斯特丹,循環經濟七原則(點圖放大)

前置作業──對整座城市進行「資源掃描」

同時,調查清楚整個城市的「物質流」,也就是從哪裡取得什麼資源、使用多少,從哪裡產生什麼廢棄物、量有多少?

「這樣就可以找出從哪裡開始做循環經濟最合適、可產生最好的效果,」參與調查研究的荷蘭循環經濟基金會執行長雷德利(Andy Ridley)說。

依照調查結果,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挑選了史基浦機場、阿姆斯特丹港、花卉(鬱金香)拍賣市場(Royal FloraHolland)和網路交換中心(Amsterdam Internet Exchange)作為循環經濟的四大實驗場。

因為這四處都是能資源消耗大、廢棄物產生多、溫室氣體排放量大的機構。

在這些地方,荷蘭企業可以測試它們開發的循環經濟產品、服務和商業模式,然後將經驗複製到其他地點,逐漸擴大循環經濟的覆蓋範圍。

荷蘭第一大企業飛利浦,就在史基浦機場首次大規模應用「不賣燈泡、賣照明服務」的新商業模式(見一○四頁)。

阿姆斯特丹港北岸,已嚴重污染的荒廢重工業區布克斯羅特漢(Buiksloterham),則被規劃為「循環社區」,提供新創企業發揮各種創意的空間,就像是個循環經濟的育成中心。

「從已知的地方做起,並從做中學,是我們很重要的策略,」蓉可芙說。

雖說荷蘭政府已經動起來,但循環經濟在荷蘭,其實是個從下到上的草根運動。

企業為主、政府為輔──四十家企業組循環基金會

「最早是芬洛市(Venlo)實踐『搖籃到搖籃』的理念(見《天下》四五○期),鼓舞了很多企業、地方社區和公民團體,」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Guy Wittich)說,這股力量慢慢從地方社區、地方政府和企業累積上來,直到去年才由中央政府接納為國家政策。

蓉可芙也強調,「企業才是循環經濟的主角,政府的角色是從旁協助,營造一個好環境。」

所以,要實踐循環經濟,政府和企業之間必須緊密地合作,而「合作」(collaboration),也是「循環熱點」活動中,最常聽到的關鍵字。企業之間、各級政府和各業務主管機關之間,都需要跨界合作。

「因為轉型循環經濟不能只看單一部門,而是要看整個價值鏈,是個系統性改變,」蓉可芙說,「這也是實踐循環經濟最大挑戰所在。」

「循環熱點」活動主辦單位荷蘭循環經濟基金會,就是由飛利浦、海尼根、荷蘭銀行等四十幾家企業、非政府組織,共同成立的一個合作社形式組織,作為推動循環經濟轉型、整合各種不同利害關係人的平台。

史基浦機場就是個荷蘭官民合作,推動循環經濟轉型的展示櫥窗。

機場新設施,現在一律採用循環經濟標準,例如由荷蘭設備製造商范德蘭德(Vanderlande)設計的全球第一套循環行李輸送系統「Blueveyor」,九九%零組件可回收再利用,而且零組件數量比一般系統減少近一半,能源消耗少六○%。

舊建築拆除後的瓦礫,回收舖設飛機滑行道。機場和飛機的有機廢水(排泄物),回收製成有機肥,供周圍的農田和植栽施肥。

除了史基浦機場之外,有的荷蘭企業透過產品與製程的重新設計、建立回收再製造系統,有的透過創新商業模式,成功實踐整個企業或單一產品的循環經濟,不但大幅減少原材料消耗、降低廢棄物產生,也產生了顯著的經濟效益。

看見荷蘭政府和企業的積極,黃育徵有感而發地說,「循環經濟其實在荷蘭也只是剛開始,台灣也有機會成為循環經濟的創新中心,擺脫總是做跟隨者的命運,只要我們願意改變思惟。」

-----------------------------

專訪 荷蘭卡洛斯親王:荷蘭要更掌握自己的命運

荷蘭「循環熱點」(The Netherlands Circular Hotspot)活動主席卡洛斯親王(辜樹仁攝)

卡洛斯親王(Prince Carlos de Bourbon de Parme)是現任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的表弟,近年致力於參與推動荷蘭轉型循環經濟,擔任「循環熱點」(The Netherlands Circular Hotspot)活動主席,可說是荷蘭循環經濟的代言人。曾經傾全國之力治水而聞名全球的荷蘭,現在也是傾全國之力發展循環經濟,以下是他接受《天下》專訪摘要:

循環經濟是解決我們現在遇到的很多現實問題,以及達成永續發展目標的最好方法,例如去年巴黎聯合國氣候變遷高峰會訂出的減碳目標。

荷蘭現在遇到的最大現實問題,就是當前大量消耗天然資源,大量生產製造,用完就丟的線性經濟發展模式,已經走不下去了。

一九五○、六○年代,荷蘭為了解決當時的國家危機——水患,舉全國之力找到與水共生的創新方法。現在,我們又有另一個危機,就是人口膨脹,需求不斷增加,但全球原物料愈來愈稀缺,各種自然、政治、經濟因素造成供應與價格愈來愈不穩定,高度依賴進口天然資源的荷蘭,愈來愈無法掌控自己的國家命運。

所以,我們要複製過去的治水經驗,再次舉全國之力,解決這個現實危機,轉型為循環經濟,就可以讓荷蘭遠離國際政治和經濟危機,我們運用資源的選擇,就不會受到地緣政治或經濟的影響。

變一下商業模式,就能扭轉現況

我認為轉型循環經濟,最重要的是心態問題。

在荷蘭,還是有些人不了解循環經濟,認為是個成本、負擔,就像過去大家認為企業賺錢之外的事情都是成本。九○年代開始有人鼓吹企業社會責任,循環經濟可說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更進一步,讓大家體認到,原來只要改變一下商業模式,轉型為循環經濟,就可以讓企業在協助解決這個世界種種問題的同時,也可賺錢,這就是一個基本態度的根本改變。

到目前為止,我認識的企業家,都認為循環經濟不僅不是成本,還可以創造利潤和工作機會。何況,事實已經證明,只顧賺錢的種種後果,如污染環境,最後都會回過頭來變成企業的負擔和風險。(辜樹仁採訪整理)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7期《荷蘭經濟 循環奇蹟》>>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