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寬鬆教育下的寬鬆世代 是真沒用還是汙名化?

精華簡文

寬鬆教育下的寬鬆世代 是真沒用還是汙名化?

圖片來源:日本電視台官網

瀏覽數

18931

寬鬆教育下的寬鬆世代 是真沒用還是汙名化?

Web Only

「公司酒會?是強制參加嗎?」「因為太忙所以沒空收電郵,下次拜託傳LINE吧。」沒有野心、沒有競爭意識、沒有協調性,這就是日本人眼中的「寬鬆世代」年輕人。

日本鬼才編劇宮藤官九郎新作《寬鬆世代又怎樣》(ゆとりですがなにか,暫譯)前陣子在日本上映造成話題,與刻劃出版業生態血淚的《重版出來》(重版出来!)是特別廣受好評的兩部日劇。特別是《寬鬆世代又怎樣》貼切表現年輕人的苦悶,也引起許多台灣觀眾共鳴,一出社會就遇到不景氣、求職困難,還被老一輩發明「草莓族」等負面用語攻擊,是台日年輕人共同的痛。

誰是寬鬆世代?

《寬鬆世代又怎樣》由岡田將生、松坂桃李和坎城影帝柳樂優彌主演,飾演所謂「寬鬆世代」長大出社會後的各種遭遇。寬鬆世代(ゆとり世代)或譯悠閒世代,是指接受所謂寬鬆教育(ゆとり教育)的世代。

「寬鬆教育」是對2002年度以後中小學、2003年度入學高中生實施的教育綱要,這個世代的孩子大約是1987 年4月至2004年3月出生,被視為在溫室中成長的一代。

「寬鬆教育」的背景是,日本文科省有感於從前的高壓教育造成霸凌、輟學、惡性競爭、自殺等問題,改訂1980年代起全面實施的課綱,把學習量和授課時間大幅精簡,從學力至上改為重視培養思考力與創意,希望讓學生過得「有餘裕又充實」。加上2002年起日本學生週六不用上學,整體學習時間大幅減少30%,所謂「圓周率記到3就好」、「運動會大家都是第一名」、「考試排名不公布」都是當中的政策。

但日本社會出現擔心學生學力低下的聲音,而2003年日本的PISA排名結果也不如人意,相較於2000年,計算能力掉了5名,讀解力掉了6名,引發強烈批判。後來教育方針開始走向「去寬鬆」,政治評論家池上彰等人因而把戰後日本教育劃分為「填鴨教育」→「寬鬆教育」→「去寬鬆教育」等階段。

而因為課綱修訂的關係,1987年4月2日至1988年4月1日出生的世代,被稱為「寬鬆第一世代」,之後出生的是「寬鬆世代」。

寬鬆世代的「特色」

「寬鬆世代」年輕人因為上課時間減少,加上少子化使父母加倍疼愛、過度保護,被貼上各種標籤,包括抗壓性低、罵不得、毫無協調性、容易受挫、只會消極等待命令、一點小事就放棄、過很爽、不負責任、不上進,常被中老年人揶揄嗆聲「就是這樣才說寬鬆世代不行啊」。

在《寬鬆世代又怎樣》中,岡田、松坂和柳樂飾演的29歲青年都是「寬鬆第一世代」,承載了上一代流傳的奮鬥精神和傳統思想、出社會時碰上311震災,找工作難上加難,苦悶異常。進職場後,他們要帶的新人是真寬鬆世代,於是他們既要面對前輩對寬鬆世代的歧視,也必須處理寬鬆特徵變本加厲、更加棘手的年輕人,在夾縫中學習如何與價值觀截然不同的兩代人相處、理解他們的想法。

對這些前輩來說,寬鬆世代非常難搞,常常傳出「被上司稍微罵一下就請假,隔天拿著精神診斷證明說要求償」之類的事跡。在重視輩份的日本,如果以私事優先、不參加公司的喝酒聚餐活動,也會被視為寬鬆世代自我中心、不夠社會化、我行我素的表現。

從大環境來看,寬鬆世代孩提期間經歷日本泡沫崩壞後「失落的20年」,目睹重建、就職困難、企業倒閉,已經不像上一代對公司懷抱著偉大的憧憬,反而覺得自我實現比較重要,也非常重視「不要浪費金錢」、「與其依存公司,還是自我成長優先」。寬鬆教育把「自我肯定」深植在他們心中,卻不一定有相應的內涵、知識和自信,因此會做出上一代人難以理解的行動,同時相當依賴智慧手機。

愛情方面,寬鬆世代的代表是草食系男子。與其說對戀愛沒興趣,不如說更重視行動的投資報酬率。在欠缺競爭的寬鬆教育下,寬鬆世代覺得「拚命努力」看起來很遜,非常擔心會受傷,因此會消極思考為了戀愛花了心力會不會白費、與其告白失敗不如一直當朋友就好,出去約會也傾向各付各的。

寬鬆世代與前一代的「壓力世代」(プレッシャー世代)形成鮮明對比。壓力世代是1982至1987年出生的人,年齡大約是28到33歲,和就職冰河期的「失落的一代」(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相比,特別樂觀、熱血,抗壓性很強,一般認為他們對挑戰的接受度高,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全力。壓力世代的優秀人材很多,包括IT創業家、「日本蛙王」北島康介等運動健將。他們既沒有失落一代的悲壯感,也沒有寬鬆世代的危機感,是較容易接受現狀、堅強活下去的一代。

文科相馳浩5月10日在記者會上發表「脫寬鬆教育」宣言,引發被視為政策白老鼠的寬鬆世代反彈:「把我們當失敗作品嗎?」根據調查,由於前述的刻板印象,寬鬆世代成為一個非常負面的標籤,有57.7%受訪者表示討厭被叫寬鬆世代。

寬鬆世代真的是「廢柴世代」嗎?

日本教育記者指出,老一輩對寬鬆世代的指責,例如欠缺協調性、抗壓性,其實跟以前老人碎念年輕人的特徵一模一樣。如果沒有特別想出人頭地,拒絕沒有報酬的勞動和責任是理所當然的。

其實寬鬆世代並不悠閒,從小就處在看不到未來的不景氣當中,成為社會人途中發生大震災,直接面對就職冰河期,可以說比泡沫世代的上司更辛苦。當中或許有些被稱為「寬鬆怪獸」的年輕人,但那是個人問題而非世代問題,在國家政策下單方面被想像成「寬鬆世代」,其實已經構成對這些年輕人的歧視與霸凌。

正因如此,《寬鬆世代又怎樣》主角們的故事與台詞,在日本年輕人心中激起共鳴。「沒有人罵過我、沒有人需要我、沒有人期待我,沒被罵過的我哪知道該怎麼責備部下。」「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你喜歡的公司,也沒有喜歡你的公司。」宮藤官九郎細膩地刻劃寬鬆世代在工作、親情、愛情和友情之間,一邊煩惱著一邊奮鬥的掙扎與成長,時而銳利冷徹,時而溫暖包容。

宮藤官九郎看到的未來性

為什麼會以寬鬆世代為主角?45歲首次挑戰社會劇的宮藤說:「我邀請後輩去喝酒,對方露出很困擾的表情。正覺得不對勁時,對方自嘲『我是寬鬆世代嘛』。」

「什麼東西?」宮藤當下的反應是這樣,接著他對寬鬆世代和自己世代的差異愈來愈感興趣。

「我沒有特別想用戲劇傳達的訊息,只是想著能不能寫一齣劇來呈現自己的經驗、現在年輕人踏入現實社會時發生的事情和他們的姿態。」

宮藤笑著說:「我們自己沒有未來,他們才有未來,他們是威脅。為了緩和自己對下一個世代的恐懼,最方便的詞彙就是『寬鬆世代』了。」

「不讓學校發表孩子在運動會的排名,但最受歡迎的卻是班際接力大賽,不是挺矛盾嘛。以前人與人競爭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此從競爭意識下手改革就變成契機了。」

宮藤話鋒一轉,認真地說:「我研究了寬鬆世代,在取材過程中並非只得到負面印象,很期待看到他們20、30年後的樣子。」

宮藤沒有著重處理世代對立與世代剝奪議題,反而更強調每個獨立個體生命的境遇與掙扎。上一世代和寬鬆第一代都不擅應付寬鬆怪獸,寬鬆世代自己也會受限於刻板偏見,彷彿國家強行實施的教育政策是他們背負的原罪。決定人生走向的終究是個性,不是那易貼難撕的標籤。

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難題,沒有一個世代活該承受其他人的責備。「寬鬆」可以是宣洩老一輩焦慮的出口,也可以是維繫部分年輕人舒適圈界限、逃避麻煩事的好藉口,卻又是汙名化年輕一輩的雙面刃。在這樣的弔詭和結構性困境下,折衝著生命帶來的所有公平與不公,在責任與良知之間摸索前進,在成為徹頭徹尾的寬鬆世代或努力擺脫標籤之間做抉擇,他們究竟有沒有真正的認同自由、能不能在跌得灰頭土臉後成長為自己真正想要的模樣?

除了七年級生的愁苦無奈,寬鬆世代的困境映照出社會斷裂、世代斷層以及用個人努力彌合差異的機會。要不要被標籤左右人生、用什麼態度面對,終究是個人選擇。用宮藤官九郎的話來說,「就算結局不漂亮也沒關係,他們的人生還是會繼續下去」。

(參考資料:維基百科、welq、每日新聞、東洋經濟新聞、diamond online、MAN TAN WEB、Cross Marketingoriconstyle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年訂5折再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