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海士町 在邊陲,實驗未來

精華簡文

海士町 在邊陲,實驗未來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474

海士町 在邊陲,實驗未來

天下雜誌600期
  • 周慧菁

人口僅兩千人的邊陲小島,如何將在地特產打造成全國名品?快倒閉的高中,如何吸引海內外學生前來就讀?這座勇敢拒絕市町合併的小島,堅持當地特色,成為地方翻轉的典範。

用閱讀增值知識,讓知識成為生命後盾!編輯每日精選,推薦優質內容,邀您免費訂閱天下每日報 >>

位於日本海的隱岐群島,聽起來像是有隱士或忍者居住的地方。海士町是隱岐群島中的一個小島,面積略大於馬祖,距離最近的日本本土要三小時航程。十三世紀,日本後鳥羽天皇曾被流放到此,度過人生最後十九年。

為解救地方危機,二○一四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地方創生」提高到國家戰略高度,在地方發展自給自足的產業,鼓勵人口回流。

而海士町這個天高陸遠,人口不到二千四百人的邊陲小町,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開始自立突破困境,採取許多創新做法,成為地方翻轉的典範。

一下海士町菱浦港,寫著「ないものはない」的海報密密相迎,這句雙重意涵的話,是海士町的logo,也是他們自信的象徵,一是指「什麼都沒有」——沒有便利商店,沒有紅綠燈;也代表「什麼都有」——豐富的自然物產、開放的心胸,以及無限的可能。

週六下午,和町內其他公民會館、圖書館新穎的建物相比,陳舊簡樸的町公所沒人上班,也沒開電梯,町長山內道雄的腿不太好,扶著手把慢慢爬上二樓。

「海士町是問題先進地,人口老化、超少子化、財政惡化這些問題,很早就必須面對,」七十八歲的山內行走緩慢,卻有超強行動力。十四年前當選町長後,帶領町公所職員與居民背水一戰,將海士町帶上全新的道路。

photo

photo 位於最南端的燈塔,是海士町看落日的最佳去處,連任4屆町長的山內道雄,將海士町當企業經營,將海士町從問題先進地,變身為創新小島。

「以前的町長只想從國家拿錢來,想怎麼花錢,從來沒有策略,那是消費型行政,而我們要做營利型行政,」回家鄉海士町前,山內在日本電信電話公司(NTT)擔任島根分店負責人,所以他將海士町當成企業來經營,「我禁止公所職員講:因為沒有錢,或沒這個制度,或沒前例,所以沒辦法做,」在山內眼裡,居民就是股東,也是最重要的顧客。

○二年,山內當上町長時,正是日本政府為解決地方財政困難,鼓勵市町合併之際。但海士町選擇不被併,繼續做自己。這也意味將得不到中央補助,財政會益發困難,甚至陷入破產。而海士町下定決心:「自己家鄉,自己來守護」。

面對一○一億日圓債務,○四年的改革計劃,山內先從人事費用下手,町長減薪一半,主管級減薪四○%,其他職員減少一六%至三○%,一年約省下兩億日圓的人事費用。

眼看町公所先拿自己開刀,町內老人也自動放棄乘車優待補助,共體時艱。這些省下來的錢,海士町用來獎勵生孩子,生一個補助十萬,三個五十萬,四個以上一百萬日圓。

砸錢投技術 打造高端品牌

但光省錢沒用,要想辦法賺錢。「作為領導者,要有勇氣、決斷力與覺悟的心,不去做的話,誰也不知道結果如何。只要去做,一定會有什麼改變出來,」山內用宏亮的聲音繼續說著他的覺悟,「現在不做,要等何時做?自己不做,要等誰來做?」

財政拮据下,他不顧反對聲音,毅然決定投資五億日圓,引進最先進的CAS(細胞活存技術)設備,「這種冷凍技術透過分子震動,讓結凍速度內外一致,保鮮效果非常好,」海士町總務課主任柏谷猛表示,曾拿現捕漁獲與利用CAS設備冷凍一年的海產給消費者比較,消費者分辨不出來。

海士町本地沒有魚市場,以前漁獲坐船到本土魚市至少三小時,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賣,新鮮度與賣價都受影響,加上運費及冰塊成本又高,所以漁民收入很差。如今海士町海產以CAS保鮮方式,不但賣到日本各地,還輸出到新加坡、上海、杜拜、紐約等地。不但漁民收入大增,五億投資僅花五年就回收。

解決了保鮮問題,再來是為海士町產品創造品牌,提高價值。取名「春香」的岩牡蠣,現已是日本頂級牡蠣的代表。

photo 海士町將本地特產岩牡蠣取名「春香」,打造成頂級品牌。

「這裡海域的水質非常乾淨,完全沒污染,而且我們每週檢測,」海士岩牡蠣生產株式會社社長大脇安則手裡的岩牡蠣,比他的手掌還大,岸邊的養殖場水清可見底。岩牡蠣養殖三年才能收成,每年三到五月是產季,「我們的牡蠣平均一個可賣到八、九百日圓,是其他產地的兩倍。」

另一個成為日本名牌的是「隱岐牛」。海士町從前就有從事黑毛和牛的培育,但只養到小牛,就賣給了「神戶牛」或「松阪牛」。

山內上任後成立農業特區,獎勵成牛養殖,並以「隱岐牛」為名進軍市場。隱岐牛自然放牧在海島坡地,吃的是經海風潤澤、礦物質豐富的牧草,在坡地上上下下,腰腿也特別強健,不易生病。而牛糞又成為有機稻米與蔬菜的堆肥原料。

吸引外地人才 來島上創業

振興產業、吸引與培育人才,是海士町最耀眼的成績。

日本有兩個專有名詞「I Turn」與「U Turn」。「I Turn」指的是外地移入人口,「U Turn」則是指返鄉人口。

在對外來人士普遍較為保守的日本偏鄉,海士町顯然是個異數。○五年以來,已有四八三個「I Turn」移住(三二六個家庭),半數長住下來,佔海士町人口一成。目前海士町幼兒園裡,有三分之一是外來家庭的小孩。而且這些外來人口都是二十至四十歲,高學歷,且不少人有大企業工作的經驗,為海士町注入充沛活力。

「他們覺得這裡很重視人才,很多人願意來這裡,試試看自己的能力。海士町原來沒什麼工作機會,他們來這裡不是就業,而是來創業,他們是來這島上挑戰,」山內指出。

對於移住居民,町公所最主要是提供住房支援,新造了一百六十間町營住宅,並翻新了六十間舊宅,以不超過兩萬日圓的月租金,出租給新居民。此外,町公所也會提供場地及設備,支持創業,目前已有海蔘工廠、手工製鹽、旅行社、網路商城等十多項新創事業。

實際上,海士町人特有的開放與親切特質,也讓很多外來者願意繼續留下。走在路上,見到陌生遊客會主動打招呼,居酒屋的老闆與員工等工作告一段落,就上台演奏音樂,與客人同歡。

「這裡的人很友善,很信任別人,沒人鎖門,車也不鎖,我有時回家就看見一條大魚,也不知誰送的,」東京來的大野佳祐剛來時還挺不習慣。

家長在杜拜 孩子在這念書

不但在產業上,這些移住居民與地方政府合作,也在海士町的教育革新上,發揮極大影響力。

島前高中是海士町與西之島、知夫村這三小島上唯一的高中,一五年獲選為全日本的「超級全球化高中」(Super Global High School)。但八年前,這所學校其實面臨學生僅剩八十八人的廢校危機。

然而,島前高中一旦廢校,島上小孩到了十五歲,就必須離鄉到日本本土就讀,而且全家可能會隨之遷移。海士町人口會減少,特別是缺乏年輕人口的情況會更為惡化。

海士町於是展開「提升島前高中吸引力」大作戰,為地方的未來與持續發展培養人才。

一○年,曾在阿富汗創立學校、擔任索尼(Sony)人力資源工作的岩本悠,開始在島前高中推動「島留學」計劃,由地方政府補助食宿費,招募外地學生前來就讀。

第一年只有幾位來,而現在全校一百八十位學生中,有九十位學生來自二十四個不同地方,甚至還有在杜拜與上海工作的家長,將子女送來就讀。

photo

photo 海士町在產業與教育上都有創新做法;實施「島留學」計劃與公立補習學校,吸引海內外學子前來就讀島前高中

「班上同學講話有各種方言,好好玩,」家住琦玉縣的田中唯步剛上高一,喜歡海士町的自然環境與競爭壓力沒有那麼大的環境。

培養「全球本地」(Glocal)人才,除了具有國際視野與在地關懷,更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這是海士町教育革新的主要目標。

「我們相信,教育是改變世界與未來的關鍵,而革命總是從遠處開始,」接替岩本悠的大野,曾任職於早稻田大學,也曾在孟加拉建過學校,一年半前移住海士町。

島前高中的學生在高二時,一定要參與地方研究計劃,由不同出身的同學組成小組,找一個在地問題研究,並提出解決方案。

透過這個題目,學生必須訪談當地人士,研讀地方文獻資料,還要參考其他地方對同樣問題的對應之道,並提出改善建議。

有時,町公所也依據學生的建議,如公車發車時間、景點標示等,做了實際的改善。

兩年前起,海士町也與最國際化的小島新加坡,做島與島的交流,培養學生全球化的視野。

每年,高二學生要到新加坡,和當地高中生與大學生見面,並用英語報告自己所做的海士町在地研究計劃。今年起,會有更多的國際交流,如俄羅斯、愛沙尼亞、不丹等地也會有交換學生。

「我們希望同學體會世上有很多不同的人事物,希望同學多與外界交流,」大野說。《天下》採訪期間正巧遇上三一一核災區的福島高中學生來訪,兩個學校的學生下午分組去海邊釣魚或上山挖筍,再一起動手做晚餐。

在進行學校革新之初,海士町同時進行一項非常重要的配套措施:由曾幫日本政府及許多大企業做過人才培訓的豐田省吾,創設一個公立補習學校「隱岐國學習中心」,協助將每個學生的能力拉上來。這個課後輔導中心不但要提高學生的學科能力,更要增強他們的學習能力。

在這間由學生一同參與改建的百年新校舍裡,有的學生安靜地看書寫作業,有的與老師輕聲討論。這個學習中心強調自主學習,每個學生都有一本大日誌本,要自己訂定學習目標與進度,老師會做一對一輔導。

學習中心的另個特色是「夢想研討會」,協助學生做生涯規劃,幫他們釐清自己到底想做什麼?該如何去達成?

「我們比較重視學生學習過程,都會要求他們用PDCA(Plan-Do-Check-Act)的步驟來做,」學習中心老師塚越優指出。補習費相當低廉,一個月一萬日圓,目前八成五的島前高中學生,都有參加課後輔導。

與教育改革同步進行的還有圖書館推廣,町公所的目標是「讓海士町居民不論到哪裡都有書可讀,全島就是一個圖書館」。

從沒有圖書館到現在有十二座圖書館,學校之外,在公民館、在診療館、在旅客候船處,只要是人群聚集處,都有書可看。

走進一四年獲選為「日本最佳圖書館」的海士町中央圖書館,會覺得這裡也是最佳景觀圖書館,整片玻璃窗外是一片綠色稻田,館內設有舒適沙發,付一百日圓,還有咖啡或茶可喝,像是自家的大書房。不少媽媽帶著小孩在童書區看書,還有一個海士町專櫃,放著區域相關的文史地理書籍、文獻、統計資料與發展計劃。

海士町的人常會指著地圖說,「海士町看起來位置偏遠,但如果把地圖轉過來看,其實我們是日本面對歐亞大陸的最前端。」這個小小島希望成為日本這條大船的領航小船,由小地方一點一點做起,來改變整個日本。

不論日本未來走向何方,已有島前高中學生立下志向:「我將來要回到這裡,把海士町變成日本最幸福的町。」海士町的明天,只會更好。

-----------------------------

離島廚房 再遠的美味都嘗得到

東京神樂坂靜巷裡,一棟帶有一抹熱帶風情的白色建築,還不到11點半開門時間,門口就已排著一列等待的隊伍。2015年9月開幕的「離島廚房」,是海士町觀光協會投資經營的餐廳,但不只販賣海士町的料理和特產,而是日本40座離島的飲食文化櫥窗。

photo

photo 位於東京,由海士町觀光協會投資經營的離島廚房,匯集了日本40個離島的食材,幸秀和抱持著對島文化的高度興趣,加入離島廚房的行列。

「會選擇在神樂坂開店,因為離島上通常有很多神社,也有神樂的傳統,跟這裡的氛圍還滿契合的,」餐廳內部裝潢也利用蓋神社的廢材,祖父母來自台灣、外婆家在奄美大島的幸秀和對島文化有高度興趣,而成為這裡的工作人員。

翻開菜單,保戶島的醃漬鮪魚、隱岐島的春香岩牡蠣、淡路島的炸花枝、屋久島的煙燻鯖魚、五島列島的鯛魚茶泡飯⋯⋯,而且每月都會推出主題島料理,例如4月是八丈島,5月是對馬島。除了各島的酒類外,還可喝到八丈島的明日葉茶、佐渡島的蘋果汁、壹岐島的柚子汁等飲料,午餐時段還提供綜合菜色的「島嶼特別套餐」。

「我們大多數菜色都保留各島嶼的傳統味道,只有極少數是創新料理,」幸秀和表示,每個月他們都會去不同島嶼,探詢當地食材與料理做法。目前菜單上只出現40個離島的食材,而日本的有人島超過420座。

「離島廚房」餐廳其實是從行動餐車演化而來。2009年,海士町觀光協會公開招募「行商人」,也就是到日本各地推廣海士町物產的行銷人才。當時33歲,曾在東京擔任電視廣告製作人的佐藤喬前去應徵。海士町的岩牡蠣入口後,佐藤像被電到,隱岐牛與當地米飯也讓他一吃難忘,覺得如此珍味被埋沒此偏遠小島,實在可惜,因此接下了行銷海士町美味的重任。

起初,佐藤將麵包車改裝成餐車,並取名「離島廚房」,在東京、千葉、神奈川等所謂的首都圈,沿街販賣海士町加上幾個離島的簡餐。招牌餐是海士町海螺咖哩飯,另外還有奄美大島的奄美雞飯、兵庫縣家島的鰻魚丼等等,希望透過美食,來傳播偏遠離島的魅力。

打出名聲後,下一步就是設立餐廳,藉由美味料理,吸引都市人對離島的興趣,進而願意去了解離島的故事,甚至關懷離島的未來。

photo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