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今晚國宴吃這個 聽莫札特長大的快樂豬

精華簡文

今晚國宴吃這個 聽莫札特長大的快樂豬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8387

今晚國宴吃這個 聽莫札特長大的快樂豬

Web Only

今晚的國宴主菜──雲林「爐烤快樂豬」,不但從小聽莫札特、吃優格,最厲害的是,從源頭到餐桌,每關都有產銷履歷,讓人想不安心也難。

五月二十日,新政府時代來臨。當晚國宴主菜,是來自雲林的「爐烤快樂豬」。全用在地食材、讓顧客吃得安心,不只是為了國宴,更像是總統蔡英文對農業政策的宣示。

去年四月,蔡英文舀起一匙優格,親自餵小豬的鏡頭,讓「雲林快樂豬」這個品牌,全台矚目,「吃優格,聽莫札特長大的快樂豬,我看到了一種愛護環境的用心,也看到了對消費者的承諾,還有台灣新農業的希望,」她說。

這是蔡英文去年選舉行程開跑的第一站。「她的起點從快樂豬開始,國宴意謂著選舉的終點,有始有終,」前雲林縣農業處處長、一手打造雲林快樂豬品牌、現任金色大地執行長呂政璋說。

雲林快樂豬能打響名號,甚至吸引蔡英文的注意,「因為從源頭到餐桌,都是產銷履歷一條龍,」雲林縣農業處處長張世忠強調,溯源和安心成為推動品牌的關鍵。

源頭到餐桌 產銷履歷一條龍

事實上,快樂豬這個品牌,是雲林縣政府從當年病死豬危機中,摸索出的轉機。十年前,台灣爆發病死豬流入市場的消息,而雲林縣病死豬的數量最多,被稱為病死豬的故鄉。

當年病死豬的故鄉,如今卻成了快樂豬的發源地,就是因為呂政璋當時反其道而行,在事發不到三個月內,召開幾十場說明會,希望說服養豬場、拍賣市場、屠宰場和分切包裝的業者,建立全程產銷履歷。「他們都說年輕處長頭腦壞掉,」呂政璋回憶起來也不禁失笑。

事實證明,呂政璋的頭腦沒有壞。因為從一開始一個月只有二、三十頭雲林快樂豬,到現在每個月有一千頭,數量逐步成長,年產值也達到六億台幣。

產銷履歷早在前農委會主委李金龍時期,就開始推動,但因為需要記錄每日的生產狀況,還得接受定期檢核,加上改善設施需要負擔的成本,每一樣都讓農民卻步。

而難以推動的最大關鍵,就是沒有誘因。張世忠坦言,若只有源頭做產銷履歷,後端的屠宰與分切沒有跟上,再好的豬肉進到肉品拍賣市場,也會因為沒有分級溯源制度,而無法提高價格。

因此,雲林縣政府才開始思考,不只源頭的豬肉生產要有身分證,後端的屠宰場域、分切包裝,也必須具備溯源系統、符合「食品衛生法」標準的飼養環境。等到一切檢驗合格,政府才會給予「雲林快樂豬」的品牌標章。

這些具備中央和地方政府雙重檢驗合格的牧場,跳過拍賣市場,直接跟屠宰與分切場簽訂契約,以一公斤高出傳統肉品拍賣市場兩到三塊的價格出售。

透過前端牧場、後端屠宰分切業者和政府的三方結合,逐步建構一條龍的產銷履歷。

生產源頭有保證,也不能忽視最末端的行銷通路。呂政璋帶著業者找大潤發、聖德科斯等店家合作,辦了超過四百場試吃活動,還自備烤箱,準備不同的豬肉料理,就是要打出品牌知名度。

在這樣的猛攻下,不到三個月,雲林快樂豬的品牌逐步成熟。目前六個雲林快樂豬牧場中,以蔡英文拜訪過的三源牧場做得最好,具備雲林快樂豬的五個必要條件:在地化、產銷履歷認證、無藥物殘留、聽音樂長大與環保豬舍,三源牧場甚至成為雲林縣政府推廣的典範。

三源牧場負責人陳永雄和妻子林淑玲開著車,帶著《天下》記者駛向雲林縣林內鄉,約四甲地大,豢養著三萬頭豬的三源牧場。一踏進養豬場裡,耳邊就響起激昂的聲樂,伴隨著此起彼落的豬叫聲,讓人不禁莞爾。

聽了音樂的豬  肉質再升級

過去農民都聽《含淚跳恰恰》,但換了音樂後,豬吃同等份的飼料,卻能長出更多肉;音樂還可以提升豬肉品質,這是經過國外研究認證的。呂政璋自信地說,紐西蘭和澳洲乳牛聽音樂後泌乳量特別多,所以當時他補助農民音響設備,和環球音樂的總監合作挑選音樂。

農民也發現,豬聽音樂後比較不容易躁動,蛋白質比較穩定,肉質相對好吃。後來,放音樂給豬聽,竟成為雲林縣政府抽檢的一項標準。

不只是音樂,陳永雄夫婦堅持引進國外最先進的管理技術養豬。「這酸酸的很好吃,」陳永雄邊說邊往裝滿白色液體的桶子裡挖,這就是當初蔡英文餵小豬吃的優格。一舀到小豬的碗裡,小豬無不爭先恐後,就算趴在同伴身上也想要嘗一口。

優格原料是一般人也可以吃的奶粉,加上種菌,透過沼氣發電加溫發酵,牧場一天能做出五百公升。優格不但能當飼料,專門研究豬的疾病防治的陳永雄說,透過優格維持小豬的腸道健康,豬的育成率甚至超過九成五,比平均育成率○成○還要高。

用豬便便發電  幫員工烘衣服

三源牧場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環保。這裡的每一頭豬都被關在完全密閉、架高離地三十到四十公分的水泥建築裡,採用通風效果佳的水簾式設備,讓密閉的豬舍可以流通空氣。

所有豬舍都用電腦控制,太熱就會自動開啟場內風扇,促進空氣循環,讓豬不會因太熱而生病。一旦到了夏天,每棟豬舍可以降溫五到六度。
雲林縣去年也通過新設「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鼓勵豬舍用高床或條狀地板,一來排泄物不會卡在地板上,二來也可以減少沖洗用水量。

陳永雄用架高的地板,集中收集豬的排泄物做沼氣發電。「沼氣發電可以用來加溫優格、烘乾員工衣服、提供熱水,」林淑玲一一細數,就算不發電,還可以做為有機肥澆灌農田。

除了排泄物,陳永雄在廢水處理上想得更遠。「我們想達到零排出,」他計劃進一步透過生物床,將原本已符合污水處理標準的放流水過濾成更乾淨的水,回收利用來清洗豬舍。

從聽莫札特長大的豬,到全自動化的豬舍環控系統;從利用排泄物沼氣發電,到處理廢水再利用,這些都成為三源牧場的成功利基。

而就在這個月底,三源牧場在雲林斗六市區成立肉品門市,模仿歐洲豬肉店風格,賣自家豬肉也賣輕食三明治,真正落實從源頭到餐桌一條龍。

但成功只是少數。雲林縣有超過一千戶養豬,真正落實快樂豬模式的只有六戶。張世忠坦言,目前的重點仍在維持品質,同時為擴大此模式做足準備。

而快樂豬上國宴,到底帶來什麼影響?張世忠觀察,這一兩週開始,有愈來愈多業者開始詢問如何加入,「如果中央未來真的開放(美豬),快樂豬是對抗美豬的最佳利器。」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