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機器人當小弟 賺錢不必靠工作

精華簡文

機器人當小弟 賺錢不必靠工作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瀏覽數

12724

機器人當小弟 賺錢不必靠工作

天下雜誌594期

機器人搶走人類的飯碗,或許不是壞事。瑞士、荷蘭、英國等地,正在實驗「全民基本收入」,讓你不用工作也有錢拿,還有時間和機會去實踐別的夢想。

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的技術突破,讓很多人都擔心工作會被取代。但如果沒工作後,每個月還是有三萬元會自動匯入你的銀行帳戶,你的日子會怎麼過?

這個聽來夢幻的想法,不是哪個詐騙集團的新手法,而是正在美國矽谷掀起討論的「全民基本收入」(UBI)。

UBI,讓你沒工作也有錢拿

UBI指的是一種新的社會福利系統,讓國內所有公民都可以無條件地領取固定收入。也就是說,一旦推行UBI,不管有沒有工作,所有人都可以拿到穩定收入,維持生活基本需求。

其實,全民有錢拿,這並不是全新創意。早在六○年代末,金恩博士就倡導用「保證收入」來終結貧窮,就接近UBI的概念。

一九七二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麥高文,也曾提議發給每位國民一千美元的「民主補助」,支付生活基本開銷。

而機器人加上人工智慧技術突飛猛進,是點燃這波UBI熱潮的主因之一。

牛津大學在一三年的研究預估,未來二十年,四七%現有工作機會將轉成自動化,再加上美國新增就業機會的漲幅疲軟,就業機會不保的疑慮,讓矽谷科技人也轉而探索UBI的可行性。

但第一個問題是:該由誰來出錢?

誰來出錢養國民?

三十七歲的桑坦斯(Scott Santens)決定拿自己做實驗,測試是否能在現有社會與企業的組織架構中實現UBI。

「我的答案是用群眾募資,」桑坦斯對《大西洋月刊》說。他在線上募資網站Patreon的計劃,已經募得每個月一千美元的穩定收入。

一千美元換算成台幣,聽來不少。但相較於美國聯邦政府公定基本薪資一年一萬五千美元,以美國的生活水準來說,月薪一千美元只能維持基本需求。

《被科技威脅的未來》作者福特(Martin Ford)認為,問題是在於募資成效有限,因為那些工作被取代、真正需要基本收入的人,往往很難激起捐款人的同情。

福特認為,「儘管政府運作有許多缺失,卻是我們解決問題的唯一工具。」

一旦政府出錢,這錢該怎麼花出「成效」,就成了第二大難題。

除了桑坦斯,曾在募資平台工作的臉書前工程師班克(Arjun Banker)也觀察到靠線上募資滿足生活所需並不容易。他和深耕機器人領域的皮尤(Jim Pugh)決定先深入研究,人們拿到UBI之後,會做哪些事?

班克和皮尤走上街頭,隨機訪路人,找出每個月一千美元收入,可以帶來什麼改變。

去年十一月,他們也在舊金山開辦一場為期兩天的「基本收入創客松」(Basic Income Create-A-Thon)。六十位參與者分組腦力激盪,要用各種創意把UBI的概念推向世界。

矽谷知名創業育成中心Y Com-binator也計劃投入「數千萬美元」,資助UBI相關研究計劃。

目前,最終研究主題尚未定案,但許多人的共同的疑問是,UBI究竟需要多少政府或機構的資源?若全民都拿錢,有工作的人還會繼續工作嗎?

每月八萬二 , 你會怎麼用?

Y Combinator的研究正要起步,但歐洲的社會實驗已經邁向國家規模,要找出UBI潛藏的變革規模究竟多大、多深。

今年六月,瑞士公民即將公投決定,要不要將UBI寫入憲法。一旦公投通過,瑞士聯邦政府將提供每人每月二二五○歐元(約八萬二千元台幣)的基本生活費。

有了這筆固定收入,瑞士人會拿來做什麼?

不用工作後,日子想怎麼過?

瑞士民調機構Demoscope調查發現,只有二%受訪者會辭去工作,半數受訪者會用多出來的收入學習新知或陪伴家人。

「對我們來說,UBI是長期計劃,這次公投只是一小步。」七年前開始推動公投的瑞士全民基本收入倡議機構主席施特勞布(Daniel Straub)坦言,即便公投通過,實際執行前還得溝通各界意見,需要時間。

難就難在一旦真的無條件,送錢容易取消難。雖說是全民皆可拿,但UBI不只要發,還得發得對,發得沒有後顧之憂。

只是,一旦發放UBI,人們究竟需不需要工作?政府又該不該引導民眾從事特定工作?

聯合廣場創投合夥人溫格樂觀認為,自動化加上UBI,將會釋放許多人力,讓他們去做「屬於人類該做的事」。藝術創作、學術研究、創業等,都是人類可以發揮創意的範圍。

倫敦大學教授兼基本收入地球網絡創辦人史坦丁(Guy Standing)也認為,「一旦人們不再因恐懼而工作,生產力會明顯提高。」

但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麥克菲(Andrew McAfee)則是在《第二次機器時代》書中強調,推廣UBI不如擴大勞動所得稅扣抵,才能形成誘因,鼓勵人留在勞動市場,持續生產創造。

而UBI的經濟效益和成本如何計算,荷蘭的烏特勒支(Utrecht)正面臨這個難題。

烏特勒支和其他十九個縣市政府,將於今年內,正式啟動UBI實驗計劃。

資格符合的人,會收到政府發放的每個月六六○英鎊(約台幣三萬元)。他們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工作,賺得薪資也可以全數保留。

「但在烏特勒支不能叫做『基本收入』,因為大家會假設這就是免費賺來的,只要在家喝啤酒看電視就好,」烏特勒支綠黨議員德鮑爾(Heleen de Boer)對《衛報》說。

一旦發了UBI,政府該不該要求「回報」也是兩難。

荷蘭烏特勒支政府資深政策顧問霍斯特(Nienke Horst)坦言,荷蘭政府發放補助津貼,通常會要求回報。

「如果烏特勒支一萬名失業人口領了錢之後都要追蹤,我們沒有人手可以管理,成本實在太高了。」

但荷蘭奈梅亨市的綠黨議員韋斯特弗(Lisa Westerveld)指出,「奈梅亨的福利支出約八千八百萬英鎊,但每年光是公務體系運作,就要花上一千五百萬英鎊。UBI反而可以省錢。」

機器人加速進化,UBI系統和制度將決定人類扮演什麼角色。「這談的不只是經濟上的小突破,而是像農業社會轉向工業社會那樣的徹底變革,」溫格對《紐約時報》說。

我們是遊山玩水的追夢人,還是揮灑創意的藝術總監,就看我們願意付出多少努力和代價。

小辭典

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又稱為無條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指的是讓全國公民無條件領取固定收入,對食衣住行等日常需求沒有後顧之憂。奧地利經濟學家海耶克、傅利曼都曾提出類似概念。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