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國會由藍轉綠 民進黨如何啟動改革?

精華簡文

國會由藍轉綠 民進黨如何啟動改革?

圖片來源:周書羽

瀏覽數

1787

國會由藍轉綠 民進黨如何啟動改革?

天下雜誌590期

台灣史上首度打破泛藍主導的超穩定結構,讓民進黨完全執政,也迎接一個新世代國會。這一次,人民將睜大眼睛,注視新國會能不能擺脫政黨惡鬥的魔咒,啟動新一波改革。

台灣政治翻開全新的一頁!二○一六年一月十六日,第三次政黨輪替,蔡英文成為華人世界第一位女總統,民進黨再度取得執政權,同時在立法院躍升第一大黨。人民給了民進黨有史以來第一次「完全執政」。

這既是從一九四九年以來,國民黨在台灣遭逢最慘烈的失敗,也代表人民對新國會的殷殷期盼。

根據《天下》的國情調查(見五八九期),對立法院表現不滿意的人將近八成九,認為最該改革的前三項依序為協商透明度、議事效率和立委操守。而問到台灣社會當前最大危機時,「政治惡鬥」更僅次於「經濟不景氣」。

新國會添「新黃」和青年軍

這一次,形同人民用手中的選票讓國會重新洗牌,造就「新國會」的誕生。

新國會,除了打破泛藍在立法院長期獨大的態勢,出現首次政黨輪替,政黨分布也大幅重組,色彩更斑斕。民進黨單獨取得過半數席次之外,新興政黨「時代力量」以初生之犢之姿奪得五席立委,一舉躍升第三大黨,讓藍、綠、橘之外,還多了一片「新黃」。

此外,這次不但有四十七位新人,也是最多四十歲以下年輕人同時進入,為國會注入新生的力量。

但年輕的新國會,所面對的挑戰卻是空前。對既是執政黨,也是國會第一大黨的民進黨來說,首先要面對的是人民對國會改革的殷切呼聲。「國會改造很簡單,」前立委林濁水在一場新書發表會上,拿著麥克風環顧四周,「完全要看有主導權的人。」

「我們努力這麼久,這次終於出現改革契機,」公督盟前理事長、社會學者顧忠華感嘆。在總統大選前,「國會改革」四個字幾乎成為藍綠橘三黨的共識,他形容過去民間團體倡議像是狗吠火車,「但吠著、吠著,火車居然真的轉彎了!」

改革第一步:啟動修憲

國會要改革,必須先從憲法架構著手,釐清立法院的定位,以及和行政院、監察院和考試院之間的關係。如國、民兩黨都喊出國會要有「調查權」,卻和監察院的調查權相扞格,「民進黨主張要修憲廢除監察院,否則只是有限的調查權,而立法院和監察院調查權又要如何區分?」立委尤美女說。

另一方面,在第九屆立委上任後,國家體制隨即面臨兩難處境。因為依據憲法精神,應由國會多數黨組閣,落實雙首長制精神,但民進黨並不願意在總統尚未交接上任前,承接前朝留下的爛攤子,於是在行政上有長達超過四個月的空窗期,出現「舊政府、新國會」的怪異現象,讓很多人感到不放心。

若依循雙首長制、由多數黨組閣,反而坐實一直以來的憲政困境──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從過去到現在,我們不斷討論內閣制、總統制到雙首長制,如今看來卻是『懸空制』,」顧忠華批評。

由於涉及憲政層次,顧忠華認為應在二月新會期開始,同時籌組「修憲委員會」。「蔡英文承諾國會要啟動憲政改革,這不會改變,」本身是律師的尤美女認為,需要擔心的是憲改能不能過。

從選舉的結果看來,由於反對黨國民黨仍擁有超過四分之一的修憲門檻席次(通過修憲要超過四分之三席次支持),對民進黨來說,要完成修憲除了需要「決心」,恐怕還要顧慮是否會牽動對岸的敏感神經。

改革第二步:廢黑箱、增效率

在面對人民對國會協商透明化以及提升議事效率的呼喊,新國會也必須有所回應。

「從議事效率到黨團協商透明化,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中都可以規範,這些不需要動用到修憲,」甫卸下公督盟理事長的台大化工系教授施信民強調,只要從此法去落實或是加強,但最重要的還是形塑一個「對人民開放」的國會,讓人民參與監督,政治人物才會說話算話。

第三勢力的進入或許會是推動國會前進的動力。林濁水說,「但必須要這些第三勢力的腦內,也要有進步思想。」

以為人詬病的朝野協商來說,政黨只要有三席立委席次,就可成立黨團,和民進黨、國民黨共同坐上協商台角力。

「我們不是不要黨團協商,」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坦承,但黨團協商要保存的是少數異議權,也就是表達不同意見的權利,同時推動「委員會中心制」,讓法律議案在委員會進行實質審查,以及朝野協商時須錄音錄影,以達到公開透明。

不論是廢除或是讓朝野協商透明,如今成為最大黨的民進黨態度才是關鍵。

「民進黨願不願意?這和它的勢力消長有關,」資深國會助理、親民黨發言人吳崑玉認為,廢除協商制度回到舉手表決,對小黨太不利,若保留又要公開,但政治充滿協商和妥協,「鏡頭下大家只會演戲,反而走入陰暗角落繼續交換。」

踏出「改革」的每一步,背後都有千絲萬縷的有形和無形利益需要考量。透明和效率如何兼得?也牽動改造國會背後的架構。

兩岸議題折衝,四黨角力?

然而,民進黨未來在國會遭遇的最艱鉅困境,可能是因兩岸所開出的戰場。

民進黨對於兩岸相關議題,和國民黨、親民黨各自在光譜的兩邊,雖然在選舉時和時代力量結盟,在廢核、年金改革等議題的態度也相近,但面對兩岸卻有著「理想」和「現實」的差距。

長期研究兩岸課題,中研院政治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徐斯儉最近不斷接到來自國際媒體的採訪邀約,他們都想了解蔡英文的當選,會不會造成兩岸間不穩定,以及對國際局勢的影響。

說話坦白、不避諱自己一輩子沒投過票給國民黨的徐斯儉,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為例,分析民進黨和時代力量有不同版本,時代力量繼承太陽花學運以及獨派灌注,是要秉持學運精神堅持所提出版本,或是向民進黨的主張靠攏?「時代力量的態度會影響社會的評價,以及自己的政黨定位,」他說。

這也意味著,時代力量在兩岸議題上或許不但不會是民進黨的「親密戰友」,還可能是最堅強的「反對者」。反之,失去自我主張的政黨,則無異失去了自己的靈魂,在下次選舉中很難再引起人民共鳴。

在野國民黨的「保命戰」

回到大選的那一夜,朱立倫挽著妻子高婉倩向台下揮舞國旗的人群接連三度鞠躬,鎂光燈就像雷擊閃電一般的光亮,「未來我們會扮演好監督者和反對黨的角色,」朱立倫同時辭去國民黨主席,以為敗選負責。

淪為在野黨的國民黨,未來在國會要進行的是一場「保命戰」。但失去行政資源,黨產也岌岌可危,沒有錢也沒有權的國民黨,就像失去雙翅的老鷹,想活命,只有從國會再起,扮演好忠誠反對黨的角色。

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認為,國民黨要接觸更多不同聲音,以制定或修正政策方向。過去國民黨在台灣長期扎根,在穩定的體制和結構下,有自己的黨工和地方系統,對於發出聲量或批判的NGO組織,都認為是民進黨的側翼,造成民間組織板塊往民進黨移動。

「當你一直貼人標籤,將NGO往敵營送,需要時怎麼會有奧援?」張宏林質疑。國民黨在選前曾經請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到中常會談土地正義,「當時大家都很訝異,若國民黨願意持續進行,我想會是好的開始,」他說。

大選結果已經底定,台灣的「新政治」即將展開。

手中的票,可以撼動政權

photo

「如果民進黨單獨過半,有些時候還是要妥協,」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秀端坐在堆滿書籍的研究室內,推算著選後不同情境進行分析,「對反對黨的反彈要了解,並運作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她說,若是大家都跳腳的方案,最好懸崖勒馬。

即使是剛贏得大選的民進黨,也必須保持戒慎恐懼,牢記人民手中的一票,往往會成為「變天」的關鍵,從去年選出的年度代表字「換」,就已說明如流水般民心的流向。

從上世紀九○年代蘇聯解體、本世紀一○年阿拉伯之春爆發,乃至於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號稱「百年政黨」的國民黨徹底崩盤,看似一夕之間,卻都是從細水長流到沛然成河,「那就是潮流、民意,不要小看民意所累積出來的能量,那能量何時爆發,沒有人知道,」尤美女感慨。

這或許正是民主的可貴之處,唯有台灣是華人世界中,人人都可以用一票撼動政權的國家。(英文版同步上線;2/1 The China Post)

--------------------------------------

史上最長空窗期,如何讓人民放心?

總統馬英九在大選底定當晚,釋出由多數黨組閣的訊息,卻遭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拒絕,意謂著將出現中華民國史上前後任總統交接最長空窗期。

「即使總統任命多數黨組閣,」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秀端解釋,「卻可能出現內閣和總統不同政黨,相互掣肘的狀況。」

最長空窗期的出現,讓多數人無法放心。因為從人事、預算到重大決策的決策權,都仍掌控在舊政府手中,一個即將卸任的總統,既沒有民意壓力,距離下次選舉又還有四年,「我擔心馬英九會暴衝,」黃秀端無意掩飾她的擔憂。

馬政府將加速兩岸進程?

除預算亂花、人事卡位之外,黃秀端直言,「他最可能加速兩岸進程,一意孤行又不知會國會。」

因為在選前,馬英九未事先知會國會即進行「馬習會」,甚至傳出在這段時間加速洽談貨貿。

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賴中強提出三大民主危機,一為馬政府加速和中國談判貨貿,「三一八學運時的退場訴求,就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在太陽花學運時也是領導者之一,賴中強強調,在立法前,政府不得完成任何新的協議簽署,但馬政府卻快馬加鞭。

第二個民主危機,是利用行政命令加速經貿開放;第三是通過重大購併案,除高科技業,還有金融和電信等等。

雖然民進黨在國會席次單獨過半,可望對馬政府具有約束力,但「二月新會期開議到選出委員會召委,正常運作最快也是要三月初,」從台大法律系畢業,本身為執業律師的賴中強擔心,至少有一個月是國家最脆弱期。

面對政黨輪替在台灣已非特例,唯有從制度著手立法打造「正副總統交接條例」。「不管哪個政黨上來,都應該法制化,」黃秀端提出,從哪些東西要移交到空窗期的權利義務都要規範清楚,其次是國會監督,但在新國會還沒有上路之前,則要靠民間、輿論的監督壓力。

「否則光靠道德約束是不夠的,」她的語氣透露出無奈,這也暴露出制度上的盲點。

新政府在這四個月期間,則應該開始著手佈局,包括年金制度、財稅制度等國人重視的議題,以便在一上台就可以接手,不致有停滯期,「畢竟人民對新政府的期待相當高,」黃秀端認為唯有如此,才可以新手馬上上路,讓人民看到作為。

photo 新總統雖已誕生,但因有四個月看守期,即將卸任的馬英九總統接下來的每一步,仍會牽動國家未來。(圖/劉國泰)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