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專訪《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

精華簡文

專訪《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

圖片來源:幕後電影雜誌/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瀏覽數

13387

專訪《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 幕後電影雜誌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今年台灣類型電影市場格外熱鬧,除了有賀歲搞笑的《大囍臨門》、青春愛情類型的《我的少女時代》、黑道情義的《角頭》,更罕見的產出了兩部恐怖片,一部是八月上映的《屍憶》(謝庭菡導演),另外一部則是今年台北金馬影展的閉幕片,已於11月27日上映,改編自17年前台灣靈異傳說的《紅衣小女孩》。

導演程偉豪的短片《保全員之死》囊括了今年台灣最重要的幾個短片獎項:台北電影獎最佳短片、金穗獎一般作品類優等獎、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台灣獎」等,《紅衣小女孩》則是他邁入長片市場的第一個試金石。(編註:《保全員之死》獲得第52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獎)

對類型片情有獨鍾,並對經典題材著迷

程偉豪從學生時代起就對類型片情有獨鍾,他的幾部短片代表作《搞什麼鬼》、《狙擊手》、《保全員之死》都各自具備不同的類型元素。「要把故事說好,從類型下手是最快的方式。」因此,他也決定未來他的前幾部劇情長片都是類型電影。他說,在台灣拍類型片,一定要接地氣,用台灣本土的題材,才能有自己的生命力,並擺脫公式的複製,因此當監製曾瀚賢帶著《紅衣小女孩》劇本大綱給他時,曾經歷過靈異節目盛行年代的程偉豪,立刻就為這個在地的經典題材著迷,並接下導演的任務。

“紅衣小女孩” 《紅衣小女孩》改編自17年前台灣靈異傳說,堪稱經典的台灣本土恐怖品種。(圖片來源:威視電影)

在電影裡,紅衣小女孩被定調為「魔神仔」,比較接近精怪,而非鬼神,為此,程偉豪做了民俗和人類學兩方面的研究,民俗類包括參訪,聽民俗老師解說,或閱讀《山海經》典籍找資料;人類學的部分則比較偏科學,例如閱讀林美容教授的書——《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裡頭有兩百多則量化、質化的田調資料,都變成後來劇情的參考。而這個「猴形身、做兒童狀、動作敏捷」的紅衣小女孩設定,不但會彈跳,還能附身,的確跟華人世界所熟悉的鬼怪形象相當不同。

「電影永遠都是一面之詞,我們盡可能集結最多說法,歸納整理出最大的可能性,呈現在電影裡。」程偉豪說。「但作者也需要觀點,我們透過魔神仔的角度講出我們要傳達的觀念和主題,比如我們都在都市叢林裡,紅衣小女孩是人對大自然敬畏的形象。」如果有機會,他想親眼目睹紅衣小女孩本尊,確認這部電影詮釋的是否僅僅劇組的一面之詞。

怎麼嚇人?用什麼方式嚇人呢?

對恐怖片如數家珍的程偉豪參考了東西方鬼片的特點,揉合成今天的《紅衣小女孩》,內容上取法亞洲鬼片輪迴和因果的概念,在劇情架構下讓受害者一個個交替出現;形式上則從好萊塢式的鬼片借鏡其場面調度,鏡頭語言和走位,像在帶觀眾逛鬼屋,「他們的鬼屋是最極致的,帶你去凶宅,在裡面演完一整部。」《紅衣小女孩》也將在漆黑的戲院影廳裡帶領觀眾遊歷一個個恐怖場景。

“紅衣小女孩” 《紅衣小女孩》採取好萊塢式恐怖片的手法,帶領觀眾經歷一個個恐怖場景。(圖片來源:威視電影)

不過拍攝類型電影,尤其是台灣少有的恐怖片,程偉豪指出最大的困難,是沒有這方面的knowhow,即使基本的燈光色調、鏡頭語言、氣氛掌握等,都沒有前例和經驗可循,整部電影的拍攝過程就像是劇組做中學的過程,他特別強調「恐怖片的技術含量很高」,因此工作人員的募集都鎖定具有類型片經驗的人,而特效、特殊化妝、聲音的表現這恐怖片的三大元素則於前製期就往國際尋找合作夥伴。而技術含量如何轉換到故事內容,則仰賴導演給出方向,「但也只是方向,要做一件事的時候有很多限制,場地限制、演員體能限制、時間限制,還有特殊化妝和特效等種種限制全部加總在一起,你要怎麼執行掉一場恐怖情節?」

也就因為沒有knowhow,程偉豪回憶整個拍攝過程真的非常辛苦,精神和體能的壓力之大更令這個新導演難以忘懷,從一周內可以執行完畢的短片到一個月才能殺青的長片,他認為故事的續航力和執行上的續航力是最大的挑戰,前者決定了觀眾能否看完這九十分鐘的影片;後者則是導演的個人功課,作為劇組的領導人,要如何保持該有的工時和團隊的工作氣氛,「精準」就成了程偉豪邁向長片之路最重要的訓練。

《紅衣小女孩》將會是系列電影的計畫

「但跨過那個關卡之後,就會想做第二集。」程偉豪透露,《紅衣小女孩》將會是系列電影的計畫,第一集介紹「魔神仔」這個新品種的恐怖形象給觀眾,視國內外市場的反應來作為續集的參考方向,但第二集的故事主軸確定是紅衣小女孩的身世之謎。他認為就產業面而言,電影圈也可以注入一批具有類型片、恐怖片經驗的新血,累積台灣製作類型電影的能力。

《紅衣小女孩》在泰國進行後製的時候,程偉豪曾邀請幾位當地的片商來欣賞,反應出乎意料的好,「本來很怕在地化的題材會有侷限性,但片中的娛樂性與整體的質感有被抓到,他們就會覺得是可以販售的商業片。」這位年輕導演已將眼光望向世界舞台,無論是技術面與國際團隊合作,更瞄準了亞洲市場進行創作的考量,值得所有新銳導演借鏡。

【關於導演】

“程偉豪”

1984年生,輔仁大學廣告傳播學系學士與臺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碩士,是七年級警匪動作片的導演代表。首部電影短片《搞什麼鬼》在2008年獲得了「北京電影學院ISFVF國際影展」中的亞洲優秀電影獎、台灣「南方影展」最佳新人導演獎的肯定,也同時入圍了第31屆「金穗獎」最佳劇情短片DV類及第16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等的最佳劇情短片。第二部警匪類型短片《狙擊手》更於2009年入選「金馬影展」華人視野單元觀摩片,以及再次入圍「南方影展」、「金穗獎」最佳劇情短片,並在2010年「台北電影節」獲得電影產業獎及「亞太影展」最佳劇情短片入圍肯定。第三部偽紀錄短片《保全員之死》獲2015年台北電影獎最佳短片、金穗獎一般作品類優等獎、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台灣獎」,首部電影長片《紅衣小女孩》已於11月27日在台上映。

(本文為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幕後電影雜誌授權刊登,作者何俊穆、攝影文琡惠,不代表本社立場)

 

幕後電影雜誌

關於作者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國內外影視團隊在台北拍攝的單一協拍窗口,提供勘景、場地申請、行銷宣傳、國際交流、人才培育全方位服務,藉以提振並厚實台灣影視產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