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高中生的美國高中初體驗

精華簡文

台灣高中生的美國高中初體驗

圖片來源:蕭蘋提供

瀏覽數

16253

台灣高中生的美國高中初體驗

天下雜誌586期
  • 蕭富元

中山大學行銷傳播管理研究所教授蕭蘋,今年秋天到哈佛大學做一年訪問研究,她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到波士頓。她的女兒吳靜姝這學期要升高三,兒子吳靜予升高一,兩個人都願意休學一年,到美國體驗高中生活。九月初,兩個小孩分別進入附近的布魯克林社區高中讀十二年級和九年級。他們上學兩個月後,接受《天下》訪問,談美國高中生活的初體驗。

吳靜姝:美國高中教學很不一樣,同樣是翻轉,台灣老師讓學生自己讀,學生不會太認真討論,通常都學不到什麼。就算用翻轉教學,但是考試又考得很難,跟原來一樣。

美國的翻轉教學很自然,可以學到很多。例如物理課,老師前一天發學習單要我們回家做,上課跟旁邊同學討論,有問題可以發問。大部份時間是我們問問題,老師回答問題。物理考試考基本大觀念,請學生解釋某個定律,上課有聽就會拿高分。這跟台灣考試很不一樣。會算很難的題目,跟真的懂那些觀念,還是有落差吧。

美台大不同:問到懂 vs.背到爛

老師教一個基本觀念,台灣學生聽不懂可能會放棄,這裡的學生會想辦法搞到懂為止。美國高中生都很忙,平均參加兩個球隊、樂團,每天練習兩、三小時,花很多時間在課外活動,還要寫作業,不是想像中那麼閒、那麼輕鬆。

我這學期選了攀岩、法式料理、英文、數學、物理、歷史課,都是四小時,我都很喜歡。

美國這一年是值得的,在台灣念高中,每天七點半到五點,八節課。常常三天內要考十一科,書永遠念不完,已經快被逼死了,超累的。在台灣念高中是有學到東西,但也學到很多不必要的。最不理解的是,考試為什麼要考得這麼刁鑽?好像不能讓大家都考一百分一樣。在這邊,每個人分數都很高,不會有特殊優越感,也不會分分計較。

英文老師教得很好,教室是圓的,全班坐成圓形,他拋出一個寫作手法,問我們這個手法好在哪裡?文章運用得如何?要我們用這種手法寫一篇文章,隔天和大家分享。

跟同儕學習非常好玩,別人可以這樣寫,我們彼此給意見。最後每個人都要拿出一篇你覺得最好的文章,念給全班聽,同學會給評語,都是給好的,老師說只能說好的。

我們每個人有一台筆電,歷史老師把PPT、學習單放在電腦裡,上課一定會討論,不會有人偷用臉書。

像最近在學美國憲法,美國憲法賦予人民有擁有武器的權利,但是校園暴力頻頻出現,有人主張要限制武器。老師給我們看《紐約時報》的文章,還請我們說明,贊不贊成gun control(限制擁槍)?為什麼?

台灣老師通常只要教,不鼓勵問問題。美國小孩是為自己學習,才會問這麼多問題,而且很多問題是考試不會考的。他們很認真做實驗、了解基本原理,不會只背結果,他們在意的是過程。

吳靜予:一開始在美國高中上課很不習慣,大家都不認識,不敢跟同學溝通,慢慢交了朋友,發現學校生活更有趣。

我修了兩門英文、物理、數學、嘻哈舞和歷史。歷史課每晚一定要寫功課,讀老師發的文章,再回答學習單上的問題。上課就是要問問題,這方式很好,都是自己讀,學起來更有效率。

高中選課是在開學之前,網路上會介紹每一門課,學校也有選課輔導老師,不懂可以問。我們新生都要考試,做能力分班,看你適合上哪一級的課。我一開始選的生物課太簡單,想改選物理,通過考試,學校就讓我修,很有彈性,不會強迫你繼續上很簡單的課。

上課超認真:自由≠輕鬆

這裡很自由,沒有課的時候,可以去圖書館或做自己的事。我喜歡數學課,老師上課發學習單給大家寫,不會的就跟旁邊討論。如果很多人問問題,老師會直接寫白板教大家,他是透過這種方式,知道我們到底會不會。

我上課很認真,每天八點半上課,三點放學,我會和同學留在學校打球、游泳。美國學生上課很認真,因為他們放學想做自己喜歡的事,上課都很認真聽。

這裡的考試和台灣很不一樣,在台灣就是背題型,不注重基本,不管你懂不懂,把考試考好就好。美國考試是考根本的問題,只要功課每一題都會,考試就會考好,題型都在功課裡面。

蕭蘋:美國高中生是在過台灣大學生的生活,選課自由,所有事情自己打理。選什麼課、參加什麼球隊,都自己應付,每天跟不同老師、同學打交道。從生活處理、人際關係、獨立自主都學習到了。

美國學校很強調公民教育,遇到總統大選,小學到高中,都會在學校辦虛擬投票,讓小朋友練習選總統。這學期一開學,校長就寫了一封信給家長、學生,說今年最重要的大事是總統大選,要大家多關注、多辯論。這是很重要的公民學習。

女兒寫作課是由一位年輕男老師授課,他主修理工,喜歡寫詩。他教他們用不同人稱敘事,練習小說和非小說寫法,要他們在課堂上念自己的文章,同學回饋意見。

訓練文字表達能力是很重要的,台灣高中已經不上作文課了,這影響很大。我在大學改學生論文改得快瘋了,我覺得自己不是在改論文,是在改作文。

台灣教育應該尊重學生差異,不能只關注最菁英的孩子,放棄後面的。美國學生會問笨問題,但沒有人會放棄,他們知道那是他的學習權利,老師也尊重。

我去參加親師會,有個家長問老師,數學這麼難,家長要怎麼幫?老師回答,家長的責任是讓孩子feel happy(覺得快樂),老師的責任是給學生壓力。家長不要幫孩子做功課,不會就是不會,老師才知道他什麼不會。

我看到孩子在一夕之間改變。他們剛開學,緊張得半死,罵我讓他們受折磨,嚷著要提前回家。第一天上課回來,就說可不可以多留一年,或永遠待著。美國學校是有這種魔力,一夕間就讓你想留在這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