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證所稅改革為何變成荒唐劇

精華簡文

證所稅改革為何變成荒唐劇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2004

證所稅改革為何變成荒唐劇

Web Only

11月17日中午,立法院長王金平敲下議事槌,爭擾不休的證券交易所得稅再度停徵。四年前,紛紛提案證所稅,搶當公平正義捍衛者的藍綠兩黨,如今爭相提案廢止證所稅。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甚至用「不幸」,來描述這個執政黨三年來一手主導的政策。

證所稅創下台灣法制史上,立法通過,但最重要的條文根本還沒實施,就已修法兩次,最後被廢止的荒唐記錄。不僅如此,連前財長林全建立了八年多的最低稅負制,買賣未上市櫃股票賺錢要繳稅20%,也一併廢止。國庫不僅沒有進帳,一年倒賠20億,實質減稅。

四年黃粱一夢,租稅正義甚至倒退。在過程中,敲了三次議事槌,通過三次證所稅方案的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彷彿覺得國會毫無責任。
他在臉書上,批評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說證所稅是行政機關一意孤行的結果。立法院必須爭取聽證調查權。

三個全錯的荒謬劇

這一次,台灣證所稅的荒唐改革,正是躁進的財政部長、失守的稅改專業與立委共同寫下的荒謬劇。「一個改革要成功,必須在對的時機,找對的人,用對的方法,做對的事。可惜前三個,國民黨都錯了,」國民黨立委曾巨威九月底接受天下訪談時說。

三年前,總統馬英九連任成功,任命劉憶如擔任財政部長,三月中在行政院組成財政健全小組,召集人是行政院長陳冲。三月底第一次開會,劉憶如藉小組結論之名拋出資本利得稅的議題,之後十六天,她急忙完成復徵證所稅的修法送行政院。

財改會根本沒開完,委員自覺淪為橡皮圖章,以小組委員林向愷為首,成員紛紛退出。財政部有如自走砲,沒有經過行政院內部凝聚共識就向外界宣布,行政院完全管不了,當時金管會主委陳裕彰與劉憶如針鋒相對,屢屢登上報端。「爭議就從財政部版本送出開始,」當時林向愷就預言。

曾巨威回憶,當時證所稅復徵有兩種做法,一是降證交稅,證所稅分離課稅。這個版本以民進黨推出的林全版為代表;二是不降證交稅,但為了能夠通過立法院,大家都知道必須縮小打擊面,抓大放小,只對賺得超多的投資人課稅。

劉憶如的版本進入立法院果然成了災難。劉憶如堅定地說,不會降證交稅。執政黨立法委員對於「抓大放小」卻有不同的意見。曾巨威透露,外界最不解的天險(指數超過8500點才要課證交稅率千分之0.2到0.6),其實來自一位立法委員的「好意」。該立委主張,財政部宣布要復徵證所稅,股市立刻就從8500點直直落。所以要等股市回漲到8500點再開始課,才比較合理。沒想到,8500點變成股市天花板,反而變成台股的天險。

「國民黨黨團版是拼湊出來的,注定危險,」他坦承。劉憶如下台後,財政部只能配合立法院,通過荒謬、拼裝版的國民黨黨團版。兩次修訂,先是廢除了荒謬的天險,之後大戶條款延期三年實施,依舊無法免除最終被廢除的命運。

「證所稅未來十年不會有人再敢談起,」親民黨立委李桐豪說的是全民付出的代價。

台灣的證所稅比香港、新加坡還不如

包括朱立倫、王金平紛紛出來踩證所稅一腳,未來十年,台灣將成為最縱容股市投資的天堂。(點圖放大)

photo

根據證券商公會的資料,廢止後,台灣不論散戶或證券公司等專業投資人,證券買賣都只需要繳交易稅千分之三。這個金額,高於香港與新加坡千分之二的印花稅,比韓國低。

但在證券所得稅部分,台灣不論專業投資公司(券商自營部)或散戶買賣股票賺錢都不用繳稅。在新加坡或香港兩大金融中心,散戶不用繳稅,但以投資為業的公司,所得稅率高達15%到17%,必須繳。

「今天是台灣稅改的受難日,」目睹並參與這一切,卻無力回天的曾巨威只能在立法院發言台默哀。

混亂、底線失守的行政體系,有權但毫無專業的立法院,急忙撇清責任的政客們,這一齣荒謬劇最大的輸家是全民。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