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翻轉吧老師 找回學生的好奇心

精華簡文

翻轉吧老師 找回學生的好奇心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4024

翻轉吧老師 找回學生的好奇心

天下雜誌580期

「如果可以讓教育更進步,為什麼不呢?」開創「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理念的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漫步在仲夏台北街頭,陽光斜斜灑落在他花白的頭髮上,他一邊欣賞周遭景色,一邊向《天下》記者說。

原本只是隨興談著台灣美食和旅遊的柏格曼,說起教育,眼底的熱情,竟那樣真切與嚴謹。

二○○七年,身為高中化學老師的柏格曼和伙伴山姆(Aaron Sams)向全球教育現場投下巨大改變的震撼彈——翻轉教室。為了解決學生缺課的問題,兩人開始用簡單的工具自製影片,幫學生補齊課堂進度。

這個單純為學生著想的念頭,卻在不到十年間,風起雲湧,蔓延全球。這股翻轉風潮也吹進台灣,從國小到高中,影響的層面更被譽為超越過去二十多年的教育改革。

兩人徹底反思近百年來,由上對下單向傳播的教育思惟。然而,翻轉教室,在柏格曼眼中卻只是個起點。

學習也要「個人化」

「翻轉學習」(Flipped Learn-ing)才是改變教育的關鍵。

去年,柏格曼和山姆重新集合十種不同學科老師遇到的翻轉難題,歸納出翻轉學習與翻轉教室的箇中差異,在於提供「個人化學習」。

「事實上,學生不在乎你知道什麼,直到感受到你在乎他們,」對柏格曼來說,充分運用和學生面對面的時間,了解學生需求,才是真正從翻轉教室,進階到翻轉學習。

「第一步,先做出改變,」柏格曼分析,對學生而言,老師哪怕是一點微小的改變,都比停留在原地來得更好。

他希望,老師從過去的資訊傳遞者轉變為引導者,從自製內容開始,利用與學生面對面的時間建立情感連結,並給予學生做決定、選擇的權利,培養學習的好奇心。

專訪前一晚才抵達台灣,隔天又得趕去高雄為兩百多位老師演講,有時差的他行程滿檔,顯得有點疲憊。

問他累嗎?他只給了一個燦爛的微笑,「不會啊!我很喜歡到世界各地分享這些老師和學生的故事。」

柏格曼笑說,要從根本改變教育,老師是關鍵角色,他希望透過這些努力,可以推動更多老師願意改變。

以下是柏格曼的專訪摘要:

從「翻轉教室」到「翻轉學習」是自然演變的過程,要進一步思考,怎麼深化教學方式。

翻轉學習的第一個挑戰是,老師們第一年還在翻轉教室階段,忙著製作影片,沒時間反省學生需求。

第二個挑戰,要翻轉思考模式,不只是在台上口沫橫飛,要讓學生更主動參與,正確的師資培訓很重要。有的老師自製影片長達四十五分鐘,那樣是不行的,學生會睡著,通常以十五分鐘為一個單位。

第三個挑戰是,因為翻轉學習的模式很多,包括「專題教學」(project-based learning)、「翻轉提問教學」(Flipped inquiry learning)或是「翻轉精熟模式」(Flipped Mastery Model),老師需要花時間摸索適合自己的方式。

要面對這些挑戰,重點就是「做就對了」。害怕也沒關係,但你要有被YouTube完全取代的心理準備。因為全世界的小孩只要上網就可以看到老師的授課內容,差別在哪裡?亞洲現在連自製內容都很少,不能停在原地。

坐到學生旁邊,和他們討論

跟MOOC(大規模網路公開課程)最大的差別是,翻轉學習強調情感連結與互動性,老師有更多機會了解學生與特定的需求,更加個人化。

每個學生都與眾不同,對孩子的需求要更有同理心。學生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只想考試拿高分,他們想要多一點關心與在乎。

我自己最喜歡精熟模式,因為可依據學生學習的步調調整課程,蒐集經常性的數據很重要。

舉例來說,在德州有個教六年級數學的老師,他在影片中設計五個問題會在不同階段跳出來,所以他知道班上哪些學生有回答問題,也知道每個人的答題狀況。

如果有的學生答對兩題以下,他就會請他們到教室後面重新看過影片。另一組學生可能只答對三到四題,他會看學生的筆記,坐到學生旁邊,和他們討論這章節他們不懂的概念。

除了必要的基礎課程內容,學生缺少的是好奇心。過去老師從來沒有給學生選擇的權利。

給予選擇的空間,學生的好奇心不會被抹滅,才有機會在自己熱衷的事物上展現熱情。有了熱情,學生就更有動機學習。

我自己讓學生在家看影片,但每個人必須寫下一個問題,到教學現場我就根據題目單到學生身邊一一解答。

此時我們產生對話,這就衍生好奇心,鼓勵學生對教學內容產生興趣。分組討論也可以讓學生互相傾聽,可能有的問題不好,但都是學習的過程。

家長跟學校的支持是關鍵角色,我們的社會要給老師更多信任。

台灣偏鄉的教師資源與教育資源不足,所以很多老師必須身兼多職,這時校長可以介入提供行政支持,甚至也可以翻轉學校內部的行政會議,為老師提供更多資源與時間。

事實上,我沒有發明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最多只是將舊有翻轉學習的方式分類,這些方法已經存在好久了。

提出翻轉學習是希望,能夠帶著大家去思考這些方法的可能性,推動老師真正去做,不要只用嘴巴說要改變。

事實上,全世界的學生都面臨考試升學,不只是台灣。根據我們蒐集各國的資料顯示,翻轉學習有效地提升學生成績,就算沒有提升,孩子們也能更快樂地學習。

這樣的改變,何樂而不為?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