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鳳梨釋迦 老天爺送的全球第一

精華簡文

鳳梨釋迦 老天爺送的全球第一

圖片來源:台東縣卑南鄉美農番荔枝產銷班提供

瀏覽數

26299

鳳梨釋迦 老天爺送的全球第一

天下雜誌578期

台東縱谷得天獨厚的氣候,讓初鹿到太麻里以北短短三十公里,綿延一千八百公頃的鳳梨釋迦田,創造出口總額五億八千萬台幣的全球第一。 但過度倚賴中國市場,是否會讓這場老天爺送的銷售傳奇提早結束?

台東的夏天,燠熱難耐。從鹿野一路向南,沿著蓊鬱的武陵綠色隧道找夏天該有的翠綠,在樹蔭下偷秋天的颯爽。滿坑滿谷的鳳梨釋迦綿延,無止盡延伸到卑南上圳河谷。拐個彎,中央山脈餘脈的山坡上,清一色都是鳳梨釋迦。

歡迎來到「八百俱樂部」

穿過綠色隧道,就是全台鳳梨釋迦最大產區——台東卑南鄉美農村的班鳩地區。這裡的名產,除了班鳩冰,還有百萬富翁。

「今天坐在這裡的,都是『八百俱樂部』!」台東地區農會釋迦產銷班班長莊政雄,聲音特別宏亮,豪邁地指了指坐在家裡的四位農民,笑著對《天下》記者說。

什麼是八百俱樂部?就是每年淨賺八百萬台幣。

不做別的,只種鳳梨釋迦。

莊政雄帶領的三十五位產銷班班員,有五位是八百俱樂部成員,其他班員淨賺也超過百萬。他家中車庫停的,不是送貨用的發財車,而是賓士,和肥料和務農工具同處一室,顯得格外有趣。

事實上,鳳梨釋迦已幫台東創造近千個百萬富翁。

鳳梨釋迦產銷班 莊政雄(前排中)所帶領的鳳梨釋迦產銷班員,每位年收入至少超過百萬。

台東農業改良場班鳩分場場長盧柏松就說,鳳梨釋迦產地價一斤最高可以到七十元,平均一甲地淨賺六十萬台幣。初鹿農會每年增加一、兩億元的存款,也是因為鳳梨釋迦。

根據農產品進出口統計數據,二○○八年開始,鳳梨釋迦就先後超越鳳梨、芒果等主要大宗出口水果,成為台灣水果外銷第一。光是去年,出口總額就高達五億八千萬台幣,打敗澳洲、西班牙、泰國、海南島,穩坐全球第一。

台灣水果出口額

曾是香蕉王國的台灣,香蕉的出口總額卻在一三年被鳳梨釋迦超越,去年的出口總額差距將近三倍。

這項全球冠軍怎麼來的?看天吃飯這件事,在鳳梨釋迦上完整體現。

冠軍祕訣一 老天賞飯

縱谷氣候得天獨厚

「適地適種,這裡的氣候最適合鳳梨釋迦,」前任鳳梨釋迦產銷班班長蔡惠敦,說起鳳梨釋迦的優勢,滔滔不絕。

一開始,鳳梨釋迦引進台灣時,主要在宜蘭跟台中新社,但台東開始種之後,口感與品質都優於新社;而宜蘭天氣較寒冷,鳳梨釋迦難以生長,最後才在台東就地生根。

但要讓鳳梨釋迦「適地適種」,卻不簡單。

盧柏松分析,泰國氣候太熱不行,中國大陸型氣候太冷,有霜害也不行。縱谷型氣候變化多元,就像加州種葡萄,愈靠近山邊,日夜溫差大,品質愈好。

九成以上鳳梨釋迦集中在台東卑南的河谷到初鹿區域。莊政雄說,因為鳳梨釋迦是溫帶作物,往南到太麻里太熱,西半部冬天會有東北季風,容易結霜結凍。

農友吳東隆也說,相較同緯度地區,台東有黑潮,冬天有中央山脈擋住東北季風,氣候比較溫和。

八百俱樂部成員們七嘴八舌,但「鳳梨釋迦是老天爺給的禮物」這件事,沒有農民會反對。

除了老天爺,栽培技術也翻轉鳳梨釋迦的命運。

冠軍祕訣二 兩個謊言

騙到穩定品質

一九六五年,台灣引進鳳梨釋迦,原本的品種是夏季果,但是改良場發現,夏天結的果實容易爛掉發霉,不利販售。

後來,將鳳梨釋迦產期調整為冬天結果。從此,鳳梨釋迦產季就是每年十一月開始,到隔年四月。

產季怎麼調?就是要對鳳梨釋迦說謊。

莊政雄說,為了讓鳳梨釋迦在十二月採收完成,最好的時間點就是在每年的七月剪枝,創造生命已到盡頭的錯覺,鳳梨釋迦就會急著開花結果。

第二個謊言是,延長日照時間。「欸醒來!不要睡了,要繼續開花,」吳東隆說,有農民用燈照,將產期延後到五月,增加產量。

栽培技術除了靠「騙」植物,還有人工授粉。

盧柏松說,鳳梨釋迦很特別,雄花比雌花晚兩到三天開花,授粉有障礙;加上生態環境改變,授粉的甲蟲逐漸變少,兩種問題加乘,產量難以維持。

於是一九九五年,農業改良場教農民發展人工授粉技術後,鳳梨釋迦果形更圓潤,不再奇形怪狀,且產量跟著暴增。

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價格慘跌。

這一跌,讓產地價跌到一斤二、三十元。盧柏松回憶,爆量慘跌的那年,是政府開始思考外銷的契機。

二○○四年,首批外銷的十八噸鳳梨釋迦坐著飛機,送往新加坡。但空運成本太高,新加坡需求太小,只能轉戰其他市場。

當時日、韓市場雖曾列入考慮名單,檢疫問題卻遲遲無法突破。香港、馬來西亞、印尼,遂成為先鋒部隊的目標,但初期只有一、兩百噸的外銷量。

最初每年十八噸,暴增到每年將近萬噸的出口,超過五百倍的差距,關鍵是二○○五年。

那一年,中國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當時國民黨主席連戰見面後,宣布台灣十二項輸入大陸的水果將免關稅,中國對台貿易門戶大開。

同年,中國商務部開放首批十八種水果出口中國。其中,零關稅的有十五種,鳳梨釋迦就在第一批免關稅名單內。

一箱又一箱承接政治訂單而輸往中國的水果,締造台灣外銷的空前盛況。

然而,根據農委會統計資料,○六年第一批零關稅水果實施後,只有鳳梨釋迦和鳳梨出口大幅成長。鳳梨釋迦一四年的出口總額,更超越鳳梨的兩倍。

台灣水果出口額

鳳梨釋迦看似是第一批政治採購十五種水果中,發威最大的受益者,但鳳梨釋迦如何打破政治訂單的魔咒,在中國找自己的出路?

冠軍祕訣三 完整產業鏈

黃金十四天流程

目前鳳梨釋迦外銷有九八.八%集中在中國市場。

盧柏松說,通過首批水果輸出中國零關稅政策的四年後,二○○九年才是鳳梨釋迦在中國市場發酵的真正元年。

那一年,台灣才真正建立起鳳梨釋迦輸出中國的完整產業鏈。鳳梨釋迦要出口到中國,有十四天的黃金流程。意思是,從採果時間的拿捏,到採後處理的溫度控管、儲存運送,以及通路上架的時間,都要精準算在十四天之內。

鳳梨釋迦主要銷售地區在中國北部,從集貨地到終端市場需要四、五天。而且冬天會增加鳳梨釋迦後熟(見小辭典)的天數。「送到消費者手上要剛剛好,」盧柏松的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算準黃金十四天的儲運流程,台灣的鳳梨釋迦最遠,已經可以賣到新疆。

精確分級包裝和集約式管理,也見證農民拚出口的決心。

蔡惠敦說,鳳梨釋迦的大小,在樹上就已決定。為了方便人工管理,種出符合市場需求的鳳梨釋迦,要矮化植株,全部集約。鳳梨釋迦結果後,人工一個一個套袋,避開東方果實蠅,做好檢疫的萬全準備。

氣候、技術與管理三種優勢合而為一,讓鳳梨釋迦在中國市場頭角崢嶸,創下一顆二五○台幣的天價。

然而,天之驕子的外銷之路也並非一帆風順。

品牌危機一 農藥濫用的誘惑

勿蹈芒果、鳳梨覆轍

「拜託大家,絕對、絕對不要濫用農藥,我拜託大家一定要注意,」正中午,莊政雄站在產銷班三十五個班員面前,說明會議事項。滿身大汗的他,激動地不斷強調。

例行的產銷班會議,除了炎熱,還多了點不安與躁動。

因為今年初,台灣芒果和鳳梨,被中國檢驗出過量農藥,無法出口,造成重大損失。

對莊政雄來說,鳳梨釋迦絕對不能、也不應該重蹈鳳梨與芒果的覆轍。「用藥真的要整合啦,每個人都要有編號,才有保障,」蔡惠敦提出建議。

產銷會議上沒有說出口的,還有另一個擔憂。

品牌危機二 貿易商搶貨

農民搶早收,搞壞品質

驚人的價格與外銷數量,帶來全球第一的榮景,卻也讓台灣貿易商變成戰國時代。一、二十家貿易商相互競爭,不怕產地價格高,只怕買不到貨。

為了搶貨,不同於以往出口後才收錢的貿易形式,出現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奇景。農民為了價格好,搶早收或延後採收的現象也所在多有。

一般而言,正常剪枝的時間是七月,八月做人工授粉,十二月採收;若提早到六月剪枝,十一月收成,會有五○%的機率產生裂果,容易發霉。

「有的人就為了配合貿易商,要比較好的價格,就提早收,那就會影響品質,」不只蔡惠敦,產銷班的農民對於這樣的惡性競爭,顯得特別擔憂。

然而,儘管產地收購價格高,送到中國市場上,削價競爭卻成為貿易商的必要策略。

品牌危機三 傻逼貿易商

台灣人殺台灣人

鳳梨釋迦三大出口貿易商之一、長辰貿易負責人林志忠觀察,台灣貿易商就是在產地哄抬價格搶買;到了中國,再互相削價競售、代賣(隨意賣)。「大家拚得你死我活,大陸人就罵你們傻逼,台灣人殺台灣人,」他無奈。

此外,中國終端市場的敗壞,也讓農民劉晏如忍不住抱怨,「他們大陸那邊不知道釋迦會呼吸,直接包保鮮膜,就會『啞巴』(指尚未軟熟就變黑、變硬),」他氣急敗壞地說著,心疼產品價值無法彰顯。

台大園藝系教授許輔擔憂,再放任貿易商競爭,崛起的黃金王國將很快沒落,「兩到三成的鳳梨釋迦到中國被客訴。一被客訴,貿易商第二年就換一個縣去做,大陸很大,就亂做,但品牌還是台灣,」許輔語重心長。他觀察,去年十家貿易商裡,就有九家已經賠錢,未來將導致鳳梨釋迦的價格下跌,更可能打壞台灣的品牌。

許輔進一步分析,這一兩年出口產量與產值增加比例不高,意味著沒有開拓新的市場需求。若貿易商各自為政,繼續短視,鳳梨釋迦的藍海,很快就會變成紅海。

令人意外的是,台灣貿易商內鬨的背後,竟有陸資介入。

林志忠經營鳳梨釋迦出口十年,發現小三通後,中國伸手投資台灣貿易商。「他們故意用陸資,一年用不了兩億台幣,就可以把你農業玩爛,」他氣憤地說,產地哄抬價格的元凶就是陸資,價格抬高三元就會造成市場波動,「把你電死死。」

水果界出口冠軍的榮景,在過度倚賴中國市場,以及貿易商拚得你死我活的狀況下,可能只是曇花一現。

「我們也不知道,這好難說,」開朗的莊政雄難得露出焦慮神情,就連八百俱樂部成員也說不準,這個以政治訂單開啟外銷契機的水果,能否維持下一個十年的繁榮。

「我們要繼續改良新品種,栽培技術要穩定,加強跟韓、日的商業談判。畢竟,中國政治考量比經濟來得高,」盧柏松有點遲疑,憂心市場過度集中中國,卻無能為力。

「我們現在鼓勵年輕人回來,」莊政雄把希望放在技術改良上。今年才奪得台東鳳梨釋迦優質果園評鑑冠軍的劉晏如,兒子和媳婦就是農業相關碩士,論文就是研究鳳梨釋迦的採後處理。

栽培技術、採後處理的穩定,以及控管用藥安全,是另一個開拓市場的可能。

從藍海到紅海,當貿易商殺得血流成河,「整合」成為農民與學者的共識。

許輔認為,台灣應該學習紐西蘭奇異果品牌Zespri,建立公正透明化的平台,貿易商跟農民發展相互信賴的契作關係。平台的利潤回饋給農民,建立雙贏的經濟模式。「但這需要長時間建立互信的關係,」許輔補上一句。

在全球化競爭中,就算台灣已是全球鳳梨釋迦出口第一大國,但這個集天時地利於一身的水果,要創造另一波出口榮耀,還需要「人和」。

關鍵在於生產之後,貿易商的整合,建立終端行銷管道,否則黃金傳奇背後的那朵烏雲永遠不會散去。(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8/17 The China Post)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