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藝文候鳥飛回家 讓桃園變好玩

精華簡文

藝文候鳥飛回家 讓桃園變好玩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14426

藝文候鳥飛回家 讓桃園變好玩

天下雜誌574期

桃園哪裡好玩?答案常是無奈的「沒地方好玩」。 曾參與黃色小鴨規劃的劉醇遠和伙伴徐宏愷,串聯同鄉藝文人,用「小型藝術」灌溉藝文沙漠。

桃園中壢新街溪畔,一間三層老透天厝在敲敲打打裝潢。走進滿布廢棄木頭與家具的客廳,年輕工頭拉下口罩,熱情招呼《天下》記者:「來坐啦!」

不到三十歲的劉醇遠,一年前,還在桃園市政府文化局規劃黃色小鴨到埤塘、眷村文化節等大型活動。如今,他卻是「桃園藝文陣線」創立者,回家從零開始打拚,只因他相信,藝術工作者,有責任為眾人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位於雙北市隔壁的桃園,製造業產值全台第一,又是六都中最年輕的,理應充滿活力與個性。然而,網路上流傳的「十招分辨桃園人」,有一項居然是「無法推薦好玩的地方」。

桃園真這麼無聊嗎?從購物、補習到找工作,桃園人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去台北」。憑什麼,桃園長不出藝文環境,找不到自己的性格?

「桃園可說是藝文沙漠,」劉醇遠從台大戲劇系畢業後回桃園就業,卻發現藝術相關工作機會少之又少,眼看只能賣保險或房地產,他先到桃園市文化局擔任約雇,一邊準備考公務員,以符合父母對穩定工作的期待。

去年的三一八學運,讓計劃趕不上變化。

當時剛離職準備考試的劉醇遠,北上參與學運,在大雨滂沱的青島東路上,他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狼狽地蹲在騎樓下躲雨。這是大他兩屆的戲劇系學長徐宏愷,同樣也是桃園人,他們從學運聊到工作、生活,以及想回家鄉打拚的衝動。

三一八學運 雨中的創業火炬

這樣的氣氛下,要不熱血很難。在劉醇遠的鼓勵之下,徐宏愷決定讓他領導的「陳家聲工作室」回桃園立案,兩人的奇妙旅程就此展開。

徐宏愷說,談到藝文,桃園人的印象不外乎是中壢藝術館與中正藝文特區,卻缺乏小型表演場地。

桃園二○一三年人均文化支出(地方政府文化預算加上文化部補助後除以人口數)僅五五○元,全台排名倒數第四。

許多人更覺得「藝術是有錢人的事,離我很遙遠。」因此許多桃園藝文人才只能在台北、台南等地求職,回不了家。

學運讓他們回家打拚的鬥志高昂,希望讓四散在各地的文化人,在家鄉也能創造出想要的生活。「候鳥總有回家的本能,我想演戲給家鄉的人看,」徐宏愷說。

去年五月,劉醇遠成立「桃園藝文陣線」臉書社團,開始定期見面討論。他們的目標愈來愈明確,「回桃看」藝術節就這樣誕生了。

桃園藝文陣線,一開始就決定不向公部門申請補助,一來是核銷程序繁瑣,二來是希望讓公部門看到,桃園年輕人希望創造怎樣的藝術節。

第一屆「回桃看」藝術節,在今年三月四日至二十九日登場。

他們選定距市中心火車站十分鐘腳程、近兩百年歷史的新民老街,原本是熱鬧市場,卻因為市區重心轉移而沒落。希望提醒大家,文化可以長在身邊不起眼的角落。

數十位年輕藝術家的二十多件裝置藝術、攝影、插畫等創作,散布在老街巷弄間、工作站與咖啡館,邀請民眾走進這些熟悉的角落。

最讓徐宏愷印象深刻的,是老街上的現代舞。曾在愛丁堡藝穗節演出的編舞家簡紫婷,在短短二六五公尺的老街上,邀請觀眾在手上綁氣球,跟著音樂舞動,從頭跳到尾。第一場演出只有五十多名觀眾,但第二場來了近兩百人,老街擠得水泄不通。

這對表演者和當地居民來說,都是全新體驗。A劇團甚至突發奇想,把A cappella(無伴奏合唱)搬到電子花車上在廟口演唱,沒想到觀眾非常捧場,反應熱烈,激起在劇場中看不到的化學變化。

他們一開始還很怕沒人來看表演,擔心到胃絞痛。但後來發現,只要用心,民眾自然會以行動支持。

另一個表演團體,卡米地喜劇俱樂部兩場售票演出場場爆滿;老街上的現代舞,也讓阿伯豎起大拇指。

用自己的方式回饋桃園

「讓我們最有成就感的是,不用黃色小鴨跟氣球拱門,也可以辦出讓大家很開心的藝術節,」劉醇遠驕傲地說。

觀眾迴響熱烈:「下個月還有嗎?」、「會一直辦嗎?」、「為什麼以前都沒有?」讓他們驚覺,桃園並不真是藝文沙漠,只是之前沒人看到需求。

鄉親的聲音,他們聽到了。劉醇遠等人不僅如火如荼地規劃下屆藝術節,還租下中壢透天厝,要走進社區、長期經營。

這些擾動,讓許多原本冬眠的力量,紛紛甦醒過來。桃園縣龜山鄉出生、大學在高雄念建築的張浩鉅,就是甦醒的人之一。

他原本想留在人情味濃的南部,後來因緣際會回到龜山念銘傳大學建築研究所。「回桃看」藝術節期間,他以新草皮與磚造,讓新民街工作站後方的空地改頭換面。

「之前沒想過回桃園,因為建築和藝文工作機會難找,」他說。

藝術節後,原本四散的人被串聯起來。張浩鉅形容,南桃園和北桃園的民眾原本不熟,但「回桃看」藝術節讓他們看見彼此。

現在他回到出生地龜山,與學校團隊一起經營「陸光三村」眷村故事館。不像一般眷村文物館僅展出舊時生活用品、緬懷過去,他會帶入建築保存、環境議題等觀念,凝聚居民想法,一起提出龜山的未來願景。

「我們看到更多新的可能,原來在桃園也有機會開創出新的生活,」他說。

桃園藝文陣線最大的挑戰,是經費。為了為期一個月的藝術節,劉醇遠與徐宏愷用flyingV募資平台,兩個月內募到四十五萬元,用在燈光音響器材租借,也支付創作者酬勞。未來的目標是不靠募款,而要建立起付費觀眾群。

可能得花上一段時間,但他們已經準備好。「我們現在有的一切,都是桃園給我們的,現在要以自己的方式回饋桃園,」徐宏愷說。

----------------------------------------

小檔案

劉醇遠成長路

1986年在桃園中壢出生

18歲/進入台灣大學戲劇系

24歲/進入桃園縣政府文化局擔任約雇人員

28歲/成立「桃園藝文陣線」

29歲/舉辦「回桃看藝術節」

徐宏愷成長路

1984年在桃園龜山出生

18 歲/進入台灣大學戲劇系

29歲/「陳家聲個人演唱會」於台北藝穗節首演,踏上創作之路

30歲/成立「桃園藝文陣線」

31歲/ 舉辦「回桃看藝術節」

---------------------------------------

開路五招

開路青年怎麼做

1. 在文化局擔任四年雇員,熟悉行政現況與執行細節

2. 從線上討論群組到見面討論,進而發展出藝術節

3. 讓現代舞在老街表演、把人聲合唱帶上電子花車

4. 目標是建立願意付費的觀眾群

5. 選定社區租房、長期蹲點,並與里長合作

你也可以這樣做

1. 扎實在政府基層工作,累積對地方的了解,進而改變

2. 同時發想線上及線下行動

3. 將欲推廣的目標帶進庶民生活

4. 不只靠募款,建立長期財務目標

5. 在想耕耘的地區扎根,培養地方連帶關係與發掘議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