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越南 量大價低的致富傳奇

精華簡文

越南 量大價低的致富傳奇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40993

越南 量大價低的致富傳奇

天下雜誌569期

靠著量大價低,越南咖啡出口之多,緊追世界第一的巴西,為脫貧和經濟轉型立下大功。 但越南咖啡之濃、咖啡館在市區之密集,恐怕已是無人能及。

西方咖啡、東方茶。

咖啡這洋味兒十足的玩意兒,全世界第二大產地和出口國,竟然就在離台灣不遠的越南。

更令人訝異的是,越南從零到世界第二,只花了二十年。

一九九四年,是扭轉越南在全球咖啡版圖最關鍵的一年。

那一年,美國解除對越南的禁運制裁,碰巧巴西大歉收,越南咖啡豆靠著量大價低攻城掠地,節節逼退哥倫比亞、印尼等傳統咖啡出口大國,只輸給巴西,出口市佔率從接近於零的千分之一,躍升至二○%。

有些年,巴西歉收,越南甚至躍居世界第一。

一月中旬,《天下》採訪團隊飛抵距離胡志明市三十分鐘航程的中部高原南端,越南咖啡產地「大勒」。

想像中,那裡應該是比較落後的農村。真實版的大勒,跌破記者眼鏡。

市中心的春香湖,波光瀲灩。湖旁是一百多年前就開闢的亞洲首座十八洞高爾夫球場。繞著湖邊依山而建的,是層層疊疊、色彩繽紛的歐式別墅。再高些,則是大片大片松林,車行林邊的馬路,松香撲鼻。大勒街道乾淨,老外遊人如織。一千公尺的海拔,最熱不超過二十五度,終年涼爽怡人的氣候,是殖民地時期法國有錢人的度假盛地。

「這裡是溪頭、武陵農場和陽明山的綜合體,」到大勒已經二十五年的台商賴宏南說。

咖啡供應鏈深入大勒的幾乎每一個家庭。家家戶戶院子裡種的是咖啡樹,或是種在路邊當路樹,住家和馬路之間的空地曬的是咖啡豆,更遠些是大大小小分布的咖啡園,一直綿延到山上。

風光明媚的山城,以及完整的咖啡產業鏈,吸引台商黃啟峰和英業達創辦人葉國一的投入。

原來做營建的黃啟峰,十二年前是被大勒的風光明媚吸引去的。

他起先認定,大勒的高冷,很適合台灣茶大展身手,但種茶製茶的繁複過程,讓他決定改種咖啡,「咖啡相對好管理,品質比較好控制。」

在咖啡量大如海的越南,要做出差異化,他做了三個重要的決定。

第一,種阿拉比卡咖啡(見九十一頁小辭典)。越南羅布斯塔咖啡的種植比例,高達九成五,但選擇嬌貴、發病機率較高的阿拉比卡,不只貼近全球咖啡市場的消費趨勢,更做出市場區隔。

接著,他花了六年時間改良土壤,把雨季就糊成爛泥,旱季又僵硬龜裂的土壤,利用微生菌改良成肥沃的團粒化土壤(使土壤疏鬆,有利於水、氣、熱之流通)。

不同於越南農人一年施兩、三次化學肥料,黃啟峰自己用魚精、黃豆、雞蛋、糖蜜、牛奶做有機肥,每十五天就灌一次,「植物很現實,你給它吃什麼,它就顯現什麼給你。」他的咖啡生豆價格一公斤可以賣到十美元,是越南本地的三倍多。

刁嘴麝香貓 只挑最頂級咖啡

英業達創辦人葉國一,則是投入更金字塔頂端的麝香貓咖啡。麝香貓特殊的腺體氣味,讓經過牠的腸道發酵、排泄出來的咖啡豆,就像鍍過金一般。一磅麝香貓咖啡生豆的批發價,可以賣到六千台幣,是一般豆子的三到四倍。

野生的麝香貓咖啡豆更珍貴,比養殖的又貴上好幾倍,簡直跟黃金沒兩樣。

麝香貓灰白相間的毛色,骨碌碌的大眼睛,十分美麗。麝香貓是咖啡饕客,嘴刁得很,最香甜熟透飽滿的咖啡漿果,才入得了牠的眼。「兩公斤完全熟透的漿果,牠只挑其中最頂級的兩、三百公克吃,」麝香貓咖啡生產農場阿波羅咖啡莊園管理員何明駿說。

種植四到五年即可收成的咖啡,就像地底湧出的黑金。

全世界最大的農產品貿易商之一,奧蘭國際(Olam)越南公司總經理查克瓦地(Rajarshi Chakravorty)指出,從零到世界第二,是殖民地歷史、陽光、空氣、水,以及越南政府聚焦扶植的結果。

原來喝茶的越南人,十九世紀被法國統治之後,咖啡逐漸取代茶,成為越南人的「國飲」,並發展出獨特的咖啡文化。

過去二十年,越南咖啡產量每年以兩到三成的速度成長,產業從業人員高達近三百萬人,不僅為越南賺進大筆外匯,更為脫貧和經濟轉型立下大功。

咖啡也讓不少越南人致富,其中最傳奇的,是現年才四十四歲的鄧黎原羽(Dang Le Nguyen Vu)。

鄧黎原羽堪稱越南的咖啡王。頂著光頭,一派慵懶富家子的調調。

他不是富二代,剛好相反,他只是個普通農家孩子。

越南咖啡王 農家子變富翁

一九九六年,當其他人卯足全力種植生豆出口的時候,在越南「咖啡之都」邦美蜀市長大的他,認為咖啡的價格和品質最終是掌握在產業的下游端,因此決心投入咖啡烘焙再製的生意,掌握咖啡產區自己的命運。

放棄成為醫生的大好前途,選擇創業,鄧黎原羽受到不少訕笑。從一台烘豆機,騎著腳踏車送貨開始,他創立品牌「中原咖啡」(Trung Nguyen),員工已經超過三千人。

他的G7三合一咖啡,在越南的市佔率將近四成,至一三年,已經賣出一三二億杯咖啡,出口六十多個國家。

不只即溶咖啡,九八年中原咖啡在胡志明市開了第一家咖啡館,是許多當地民眾心目中最好喝的越南咖啡。「你去胡志明市,一定要喝一杯,」大勒人大力推薦。一杯越南盾七萬塊,大約一百台幣,看似不貴,價格卻是路邊小攤子的七倍。

鄧黎原羽個人身價達一億美元,從零到億萬富翁的爆發速度,是越南咖啡致富的傳奇,也是大量廉價的越南咖啡走出品牌路的新典範。

C’est la vie:大苦配大甜

越南人怎麼喝咖啡?

20年前,越南以外的世界不認識越南咖啡。但咖啡在越南人血液中的含量,恐怕早已比義大利人還高。

早上五點,天還沒全亮,越南遍布幾乎每個角落的咖啡館或咖啡攤都已開張。三三兩兩的男性顧客,翹著二郎腿,一根菸,一個玻璃杯。

玻璃杯上,是鋁或不鏽鋼製的濾杯,濾出黑黑濃濃的咖啡,滴向躺在杯底,更濃更稠的煉乳。

比Espresso濃了四到八倍!

越南人喝的咖啡,用的是咖啡因比西方人喝的阿拉比卡咖啡豆還要高一到兩倍的羅布斯塔豆。

越南人一杯用量又是義大利濃縮咖啡的四倍。換句話說,一杯越南咖啡,咖啡因比義大利濃縮咖啡多了四到八倍。

小小啜一口,心得只有兩個字:超苦!強勁的苦澀直竄腦門,那恐怕是只有喝中藥才能找到類似的飲食經驗。即便加了煉乳,越南咖啡的濃苦,還是讓喝不慣的人吃不消。

而這樣的咖啡,越南人從早喝到晚。「我們越南人,談事情、談戀愛、談是非,做什麼事情,都在咖啡館,」《西貢解放日報》記者楊迪生笑說。

如果嫌熱,可以喝冰的。滿滿一杯冰塊,把滴完的超濃縮熱咖啡直接倒入,「滴完都15、20分鐘過去了,」台灣貿易中心駐越南胡志明市辦事處經理施育龍,對於越南人品咖啡的悠哉還不是很適應。

白天,咖啡館是男人的天下,聊天、「喬」事、下象棋。太陽下山後,精心打扮的女性才姍姍登場,一直到深夜,咖啡館都還人聲鼎沸。

咖啡深入越南人的日常生活,亞洲恐怕無人能及。

全韓國5,000萬人口,不過近兩萬家左右的咖啡館。

而光是胡志明市,800萬人口就有6,000多家有店面店招的咖啡館,平均每百萬人有750家,密度遠高於台灣的便利商店。而這還不包括路邊兩張桌子、幾張小凳就開張的小攤。

濃厚咖啡和煉乳,大苦和大甜的極端結合,「c'est la vie」,法式「這就是人生啊」的浪漫,在越南變得十倍濃烈。

紅教堂、中央郵局、歌劇院,胡志明市區街頭還留著法國殖民的色彩,巷子口、轉角處和富麗堂皇的精品大道,卻已兀自長出越南自己獨特的咖啡文化。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