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搶救高鐵 黃金廊道翻轉農業

精華簡文

搶救高鐵 黃金廊道翻轉農業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32553

搶救高鐵 黃金廊道翻轉農業

天下雜誌568期

為了降低超抽地下水速度,搶救沉陷中的高鐵,彰化、雲林的黃金廊道計劃,從新技術和高經濟作物出發,努力發展低耗水農業。

迎著沿路高高矮矮的玉米田、蒜頭田、甘蔗田,偶爾夾雜插著青綠秧苗的水稻田,終於看到一路呼嘯的高鐵。

這裡是雲林虎尾鎮,高鐵雲林站的設置地點,也是地層仍在持續下陷的區域。

掀開厚重的網門,眼前是沿梯攀爬的藤枝綠葉,還有紅得發出寶石般光澤的小番茄,含羞似地掛在枝上。溫室主人鄭欣奇輕輕撥開串串「紅寶石」,指著地面上隱約可見的四根管。

「滴灌管每隔二十公分就打個孔,水分和肥料就從這裡出來,」他放棄一般種植小番茄常用的「溝灌」法,投入成本相對較高的「滴灌」法,水和肥料直接進入根系,減少水資源浪費。

農委會為了降低超抽地下水速率,舒緩地層下陷,以免高鐵沉陷,將從彰化到雲林路段沿線左右一.五公里畫為「黃金廊道」。這裡同時也是長年缺水的台灣面對農業轉型的未來,現有規模最大的「農業試驗場」。

黃金廊道計劃以「推動節水型農業」為主軸,預計用八年時間進行包括精密灌溉管理、植物工場、輔導建置節水畜舍、水稻田轉旱作等措施。一切都以轉型為低耗水農業為目標,藉以帶動台灣農業科技研發,提升產業競爭力。

省水省肥 提高管理效率

從電子業轉行,從父親手中接下以鋼構溫室種植小番茄的鄭欣奇,一開始就捨棄將水直接引入溝渠灌溉的傳統栽植法,轉而採用滴灌法。「這和管理效率有關,」在他說話的同時,距離溫室不到一百公尺的高鐵呼隆隆地開過。

因為除了省水超過八○%以外,種植成本也大幅縮減。以鄭欣奇新開發出的三分農地,一天用水不到一噸,傳統灌溉要用五、六十噸,液態肥料還可以同時透過滴灌系統輸送。「我所種的七分地,只要靠我一個人就可以,」他說,除了採收季節,需要請工人入園採收。

在每一列綠藤之間,還可以看到早上採收後留下的工作椅,三十公分高的椅子裝置輪子,方便附近前來打零工的歐巴桑們邊採邊快速移動。冷冽的冬天採收的是玉女番茄,酷熱的夏天則是聖女番茄。

另一方面,滴灌法的使用也適合當地農地狀況。從溫室往外望去,周邊農田全都使用地下水,鄭欣奇在溫室旁挖了一座二十米深的地下水井,負責輔導的台南農試所人員劉依昌解釋,當地屬於雜糧旱作區,水利會的灌溉渠道並未到達。

但也因為濁水溪的水質雜質含量太高,鐵質和油脂分離不易,會造成滴灌管阻塞,當地多使用的地下水,反而適合採用滴灌。「可以減少堵管風險,更提高灌溉效率,」他說,即使是水質較好的地下水,還是要經過兩道過濾程序。

因為水和液態養分到位精準,收成隨之提高。以小果番茄為例,鄭欣奇指著一串又一串的花序,說明傳統農法所種出來的結果約八到十節,但用滴灌法卻可以到達十六到二十節,收成整整多了近一倍。

唯一帶來的壓力是「建造成本太高,壓得我喘不過氣,」鄭欣奇坦承。因為鋼構溫室加上滴灌設備,一分地的建設成本約高達一百七十萬元,不但有資金壓力,還有無法控制的農產價格風險。「但只要達到一定規模且長期做,利潤還是比較高,」他以過來人的身分說。

「這確實並非可以運用到所有農作,也不是農民都可以接受,」劉依昌說,也因此目前推廣多集中在高經濟單價作物,如小果番茄、花卉、蔬果等。以虎尾來說,超過三千公頃的農地,採用溫室和滴灌的耕地不過二十餘公頃。

微型農場 全電腦控制

因此除滴灌之外,農業模式的改變更要多元運用。從虎尾上了國道三號高速公路,一路往北到霧峰的農委會台中農業試驗所,迎風搖曳、風姿綽約的黃金風鈴木後,藏了農試所的祕密武器「移動式植物工場」。

大約一個貨櫃大小的移動式植物工場,門旁的面板上顯示出溫度、濕度、二氧化碳和燈控設定等,栽培室的溫度控制在二十三度,只要超過三十五度或低於零下十度,就會發出警報。

農試所菇類研究室主持人石信德說,最新的發展是即使在遠端使用手機或電腦,只要結合app,不但可以隨時監控,還可以操控工場內的栽種環境。也就是說人在高雄,卻能在台北種植作物。

雖說是「工場」,但更像是「微型農場」。約八坪的空間內放滿置物鐵架,架上用塑膠膜封住的玻璃罐內是帶著粉橘色,在微弱燈光下閃著金色光芒的「黃金蟲草」。

黃金蟲草和冬蟲夏草類似,屬於高單價菇類,「市場價格一公斤已經賣到六到十萬元,」石信德說,台灣各地餐廳標榜養生蟲草雞,就是俗名黃金蟲草的北蟲草。

考量黃金蟲草的生長特性,這座「菇菇的移動城堡」採恆溫控制,只要溫度和濕度變異,冷凍空調立即調整溫度,角落更不斷噴出水氣保濕;而為了節省能源使用,鐵架上纏繞的是呈細條狀的LED燈,發出藍色的光。

關上門,門外寫著大大的「二節三新」,也就是節能、節水,以及新農業、新技術、新產業。

「我被賦予這樣的任務,要跳脫一般對農業的想法,發展冷房栽培植物工場,」石信德用兩年的時間設計,並選擇四季都可生產,且高單價的黃金蟲草作為示範作物,除菇類之外,將可隨作物調整環境。

第一座移動式植物工場,今年將從雲林虎尾出發。「植物工場透過示範觀摩,不但可以輔導農民和返鄉青年,甚至吸引農企業和太陽能光電業者投入以落地生根,」他說,未來更重要是從菌種培育到設備技術的整廠輸出,創造新的產業價值鏈。

黃金廊道計劃正在啟動,能不能為苦於缺水的台灣農業帶來新契機?彰化和雲林或許正牽動新農業的未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