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獸醫挺酪農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精華簡文

獸醫挺酪農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3461

獸醫挺酪農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天下雜誌568期

食安疑慮,讓多數人選擇默默接受現狀、少喝牛奶。 但這位二十九歲的獸醫,卻決定卯上壟斷市場的大型乳品公司,自己創建串起酪農與消費者的平台,從源頭尋找最優質的鮮乳,直送你我手中。

南台灣高雄,走進飼養著近五百多頭乳牛的牧場,迎面而來的是飄散在空氣中的糞便與尿騷味。二十九歲的龔建嘉卻習以為常,擁有台大獸醫所碩士學歷的他,正要替乳牛檢查直腸。

身為台灣三十多位「大動物獸醫師」之一的龔建嘉,平均每天要開車長途跋涉兩百公里,從雲林往返新竹與屏東等地,到各個牧場巡迴出診。

但他有更大的夢想,那就是替朝夕相處的酪農,建立自己的鮮奶品牌。

當大多數民眾因食安疑慮,選擇少喝牛奶,龔建嘉卻挺身而出。他利用巡迴牧場的優勢,直接從源頭開始,替消費者尋找最優質的鮮乳。

他在募資平台上發起了「自己的牛奶自己救」活動,集資成立小農直送的鮮乳配送公司「鮮乳坊」,準備以他精挑細選的牧場所出產的牛乳,直接交到消費者手上,協助弱勢的酪農。短短三個月,他就集資了三百多萬元。

龔建嘉希望,這個串起酪農與消費者的平台,能直送最優質的鮮乳,也能替酪農爭取合理的利潤。

打破大型乳品廠壟斷

龔建嘉表示,目前台灣的乳品市場,幾乎七成五都掌握在大型的乳品公司手中,「在賣場的貨架上,幾乎看不到小農的品牌。」

他提到,過去因為台灣牛奶供過於求,政府為了保障最低收購價,訂出了最低標準。

但近年來,牛奶已經供不應求,而且原物料不斷上漲,但乳品廠還是以最低價格,向酪農收購牛奶。

而且,在由乳品廠、學者專家、酪農所組成的「生乳價格評議委員會」中,酪農的意見一直處於弱勢。近年來,最低乳價的調整也十分有限,導致酪農的生計出現問題,倒閉的牧場也不在少數。

曾在牛隻營養品公司任職的龔建嘉強調,只有酪農的生計有保障,才能提供好的飼養環境與營養品,提升牛乳的品質。

此外,由於近期的食安危機,消費者集體抵制特定廠牌,也連帶波及品牌旗下沒出問題的鮮奶,讓酪農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從小就在牧場裡長大,今年四十多歲的酪農顏士強不滿地說,他們送出去的牛奶,都經過層層檢驗,但卻因為社會扺制油品出問題的廠商而受到波及,「這對酪農的傷害很大。」

與酪農朝夕相處的龔建嘉,因而興起打造鮮乳銷售平台的計劃。

龔建嘉指出,羊奶的銷售方式,就是由羊農成立合作社,集體決定羊奶的合理價格,但是供應牛奶的酪農卻缺乏這樣的機制。

龔建嘉希望仿效相同的模式,讓優質的牧場,能創立自己的品牌,一方面增加乳品的價值,也能督促酪農,更為自己的鮮乳負責。

只不過,雖然他在群眾募資平台,很快就募到原先設定的金額,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要打造自己的通路,這些資金根本是杯水車薪。

因此他們找上了網路生鮮採購平台「厚生市集」。初期將以厚生市集為策略伙伴,由他們幫忙送鮮乳,預計四月底第一批的鮮乳就會送到消費者手上。

定期和乳牛「親密接觸」

這一天,龔建嘉換上連身的藍色獸醫裝,戴上長至肩膀的塑膠手套。他把戴上手套的手臂,從乳牛的肛門深入直腸內,檢查牛隻的健康狀況。

這項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並不是獸醫系學生的首選,但是龔建嘉從大學時代開始,就發現自己對牛在內的「大動物」很感興趣,研究所也繼續專攻牛的相關研究。

民眾會有的疑慮是,他如何確保合作乳廠所提供的鮮乳,優於市面上其他品牌?

龔建嘉提到,他們的鮮乳,除了必須通過政府所有的檢驗標準外,更重要的是,他會定期和乳牛「親密接觸」。

因為和牧場固定合作,他每個月、甚至每週,都會到現場確認乳牛的健康狀況,直接從源頭替消費者把關。

「台灣近五百個牧場,我認識的就超過三百個,服務的牧場也有三十多個,」他自信地說。

這幾年的現場經驗告訴他,從牛隻乳房飽滿程度、糞便型態等細節,就可以觀察出乳牛健康與否。

另外,牧場主人與牛隻的互動,也是他挑選牧場的重點。

龔建嘉觀察,如果牧場飼養的乳牛不願意讓人靠近,代表平常飼主對牛隻的態度不好。如果關係好,在他經過時,乳牛也常會舔他的手。從這些細節中,他就可以判斷牧場是否有良好的管理。

他們也會在網路上,公布合作牧場的相關資訊與照片,讓消費者知道自己所喝的牛奶,出自於什麼樣的環境。

但要打破大廠壟斷的乳品市場,不只對他而言是個挑戰,對酪農也非常不容易。

網路世代的消費者運動

龔建嘉觀察,大部份的酪農都習慣和大型乳品廠配合供乳,要跳出來建立自己的品牌,其他乳品廠或同業也會給壓力。

但他認為,這次網路集資的結果,證明了消費者對產地直送的鮮乳,有很大的需求。近期所舉辦的「生乳品茗會」,也吸引了爆滿的一百六十多人參加。這也讓合作的牧場,信心增加不少。

龔建嘉強調,他成立鮮乳坊的目的,並不是有朝一日要取代大型的乳品公司,而是要提供消費者與酪農另一個選擇。用消費者的集體力量,制衡被壟斷的鮮奶市場,也讓掛上自己牧場品牌的牧場,更重視鮮乳的品質。

「當(市場佔有率)成長到一個比例,大乳品廠就會正視這個問題,」龔建嘉擘劃著他的理想。

這個小蝦米對上大鯨魚的計劃看似困難,但這已經不是龔建嘉第一次卯上巨人。

他在當兵時,就曾頂住壓力,撼動保守的軍方體制。

當時任職於憲兵軍犬組的龔建嘉,看到一隻隻退役的年邁軍犬,被當成是軍品,因而終身不得出營。他心疼之下,寫了四十頁的提案,並且找了動保團體與立委。面對軍方人員深夜十一點多開著黑頭車,到他家樓下進行「溝通」的恐懼,他仍成功推動改革,讓退役軍犬可以走出營區,回歸一般生活。

這一次,面對難以撼動的乳品市場,龔建嘉仍有信心,「只要不合理,我就要說出來,」這是他給自己的期許。

-----------------

龔建嘉成長路

1985年台北出生

25歲︱台大獸醫研究所提前畢業

26歲︱當兵,寫了40頁的「軍犬除役認養提案」,展開搶救軍犬大作戰

27歲︱退伍,和友人發起「肥肉單車環島」,到全台各地免費法律諮詢以及獸醫義診

28歲︱每日在全台各地牧場出診至今

29歲︱爆發食安事件,重創消費者信心,萌生建立「鮮乳坊」的想法

------------------

開路五招

開路青年怎麼做

1. 打造專屬小農的品牌

2. 走入現場,第一線觀察牧場的飼養環境

3. 與通路商合作,搭起消費者與酪農的橋梁

4. 靠群眾募資找到第一筆創業基金

5. 不畏困難,修改軍犬領養規定

你也可以這樣做

1. 尋找產品的獨特性,找出市場定位

2. 走到第一線,發掘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

3. 建立溝通管道,找回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信任關係

4. 集結網民的力量,靠眾人的智慧解決問題

5. 堅持理想,做對的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