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失控的高科技廢物

精華簡文

失控的高科技廢物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54685

失控的高科技廢物

天下雜誌568期

高達八成的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率,讓《紐時》盛讚台灣「垃圾變黃金」。 但帳面上的輝煌數字,竟是長達13年的騙局。 2002年,政府大開廢棄物「再利用」大門,卻成為廢棄物處理商的「漏洞商機」。 他們左手收受高科技業的廢棄物,右手隨意棄置。 就連三大科學園區的合作廠商、最具規模的欣瀛科技,2014年底也遭起訴,涉嫌到高屏溪上游傾倒污泥,至少影響一百萬人口。 欣瀛只是個案,還是整條產業鏈的腐敗?下游廠商亂倒污泥,遍及全台13條大小河川,為什麼台積電等高科技大廠都無能為力?

坐在台積電營運總部的辦公室內,直到《天下》記者當面告知,台積電環工領域的最高主管、企業環保安全衛生處處長許芳銘才知道,台積電的製程污泥主要處理商之一「欣瀛科技」,竟涉嫌違反「廢棄物清理法」,被台南地檢署起訴了。

「我們真的不知道欣瀛被起訴的訊息,我個人、公司都沒有這個資訊,」許芳銘很坦白地說。「對我來講,這是非常寶貴的資訊,我們會進一步了解。」

這就表示,從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起訴起算,有長達九十多天的時間,台積電都照常將污泥交由涉嫌違法的廠商處理。

此舉,違反台積電的內規。

許芳銘表示,去年三月初、欣瀛被查獲棄置污泥的消息見報當天,台積電立即停止欣瀛的清運卡車來載污泥。但第二天,由於環保機關允許欣瀛繼續營業,台積電也繼續讓欣瀛清運。

許芳銘也反問,為什麼主管機關會讓欣瀛繼續營業,「欣瀛及下游廠商當初被舉報,主管機關進去查證後,僅一天就讓欣瀛繼續營業。對我們來說,這代表並無確證欣瀛違法,也就不能單方任意中斷合約停止交運,因此繼續委託欣瀛迄今。」

台積電也出事

許芳銘:我沒辦法面對台灣社會!

環保署的說法,是台南環保局沒有拿到台南地檢署的起訴書,因此不知道欣瀛被起訴了。但為何地方行政機關的「橫向溝通」,如此「不順暢」?

「這是執法怠惰,我認為是這樣,」一位半導體大廠環安主管忿忿地說。

從科學園區管理局網頁,也發現另一家涉嫌非法棄置污泥超過十八處的清淨國際興業,「它也是台積電的委託廠商嗎?」《天下》記者問。

「它在一○年十月至一一年五月曾是台積電的備用廠商,有少量污泥斷續交其處理,之後即無往來。涉嫌非法棄置的報導,發生在一三年,」許芳銘說。

許芳銘表示,「台積電對環境有承諾,用很嚴格的標準監督廢棄物清理廠商,但仍然需要政府,除了防弊外,積極輔導足夠且優良的清理廠商。我們信任廠商,怎麼會搞這樣的事情,讓台積電怎麼辦?我沒辦法面對台灣的社會,這種事情我們是痛心疾首。」

欣瀛、清淨國際,都是台積電曾踩到的地雷。如果連優等生台積電都會踩到地雷,與涉嫌非法棄置污泥的廠商合作,任何一家科技廠商都會面臨相同問題。

為什麼具有世界級地位的台灣半導體龍頭台積電,無法找到合格的廢棄物處理業者?又為什麼台灣這座科技島,卻爆發污泥無處去、隨處倒的環境危機?

「就像一個豪宅,富麗堂皇,但廁所卻無法處理大便,這就是台灣目前最迫切的問題,」一位觀察者指出科技島不為人知的危機。

這也讓台灣科技業面臨了十五年來最嚴重的環保危機──若是竹科、中科(后里園區)和南科的污泥處理廠商違法被訴,隨時可能導致台灣三大科學園區全面停工。也因為污泥業者接連被查出不法而停工,導致全台四十一個工業區、造紙、紡織業者目前正面臨污泥處理困難而堆置的局面。(見表2)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環安組組長許勝昌說,「就像人一樣,沒有辦法大便是很嚴重的。」

二○一三年,《紐約時報》還盛讚台灣將垃圾變黃金的成就,文章寫著:

台灣資源回收業蓬勃發展,政府基金協助資源回收產業,加上消費者環保意識抬頭,都讓台灣變乾淨。……在台灣,垃圾是有價值的。

然而,這是不確實的美麗謊言。

最要命的二%

強酸、強鹼、重金屬,全在這

一三年,台灣事業廢棄物共有一八五六萬噸,其中科技業所產生的廢棄物近四十萬噸(見表1),約佔二.一%,是比例最小的行業。

科技業是台灣最具有世界級水準的產業,卻被一群被起訴、騙術高明的地方勢力把持,任由污泥亂倒,甚至流竄全台。

半導體、面板、LED等廠商,為什麼會產生污泥?製造晶圓過程中,必須使用各種不同的化學原料。每完成一段製程,都必須用水清洗乾淨。

產生的廢水,含有各種藥劑、化學成分,需再經過藥劑與沉澱處理,再將潔淨後的水排放,剩餘物質沉澱即是污泥。而科學園區主要會產生四種污泥:氟化鈣污泥、無機性污泥、有機性污泥及砷污泥。

目前處理污泥的標準流程有兩種。一種是將污泥加溫到攝氏一百三十度造粒,接著在旋窯式焚化爐裡燒結,溫度必須達到攝氏九百度到一千一百度。

燒掉有害物質、固化污泥成為穩定塊狀、不會釋放其他物質後,進一步變成人工粒料、輕質骨材,作為地磚、紅磚、混凝土的原料。

另一套流程,則是加入同樣高溫的水泥窯中,變成水泥替代原料。但添加種類及比例有限,如氟化鈣污泥只能添加三%,超過了就會影響水泥品質。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環境保護監督小組召集委員、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說,「未經處理就棄置污泥,有污染環境的疑慮。」

以清淨國際棄置於彰化縣二水鄉的污泥為例,送驗後發現總硒、總鎘、總鉛、總銅、總鉻及總砷等六項有毒重金屬,全都超過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足以危害人體與污染環境。(見九十一頁)

更遺憾的是,清淨國際、欣瀛等業者,被查獲涉嫌棄置污泥地點,遍及全台,從新北、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南投、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與屏東等十二縣市都有。(見表4)

這些業者,還特別喜歡河川旁盜採砂石留下的坑洞,目的就是希望颱風帶來大水沖走犯罪證據。這卻可能造成河水污染,加劇對台灣環境的衝擊,和對人民健康的可能危害。

合作廠商前科累累

勾結地方勢力,多次被逮也不怕

揭開真相,到底是誰在棄置污泥?

先從清淨國際說起。一○年,梅姬颱風侵襲宜蘭,本來台積電污泥都交由宜蘭地區的水泥廠處理,因為風災不得不緊急遴選清淨國際與欣瀛,加入污泥處理行列。

台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郭靜文說,清淨國際負責人吳海禮在這之前已被判刑、又在新北市犯案被起訴。

誰是吳海禮?他曾是台灣污泥業四大巨頭之一。早在○五年擔任山河環保公司業務經理時,就因違反廢清法被判有期徒刑一年二月,緩刑三年。

緩刑還沒滿,吳海禮另起爐灶成立清淨國際,○七年取得桃園縣政府核發乙級廢棄物處理許可證,資本額兩千萬台幣。

但緩刑一滿,吳海禮又犯案了,跟綽號「魔王」的陳進義合作,將未處理的污泥,運往陳進義經營的三峽棄置場棄置,結果被新北市地檢署提起公訴。這是吳海禮第二度違反廢清法被訴。

即使吳海禮在新北市有案在身,還繼續擴張事業版圖。他往桃、竹、苗、中、彰、投發展,不跟魔王陳進義合作,改跟綽號阿枝、竹筍、恐龍、紅毛、天城的地方人士合作。

高科技大廠把廢棄物處理交付給吳海禮,最底層的合作廠商卻是一群被起訴、騙術高明的地方勢力。

當初,清淨國際怎麼騙得過台積電等多家公司?

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郭靜文說,申請事業廢棄物處理資格後,清淨國際還找好污泥處理後的去向,跟水泥混凝土場簽訂買賣粒料(替代原料)契約,例如位於彰化的天城水泥企業社。

環保局駐廠?

業者專業不足、聯手演戲

但事實上,天城連混凝土設備都沒有,專門向委託造假的廠商收「證明費」,證明污泥做成了水泥的替代原料,背地裡卻拿去棄置。

一般科技廠商都會稽查供應鏈廠商,但處理業者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聯手演戲。

難道科技大廠查不出問題嗎?台灣科學園區同業公會環境保護委員會總召集人丁立文說,每年一月,園區會辦理廠商聯合稽查,有的個別廠商還會辦理個別稽查。而評分機制,不合格者,淘汰;發生事件上報,淘汰。第三道防線,是不定時跟車,突襲稽查。

「管理強度更強的公司,是一季開一次會議,把全部廠商找來,告訴他們法令的要求、稽核發現的問題、你會有什麼損失,不斷溝通,」丁立文說。

但清淨國際這些廠商表面上會用正常的製程應付審查。「這些業者還會上網申報,清楚交代去向,讓環保署網站上的數字一切正常,」台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郭靜文說。

更重要的是,如果棄置污泥被檢舉了,檢調單位找上這些非法棄置業者,他們(如清淨國際等)可以拿出契約、申報、各種報表與假帳單,說已做成產品賣給了客戶(如天城等),雙方已完成法定買賣關係,也不明白天城花錢買卻還亂倒,表示自己無辜。

除了犯罪前科,更多的業者,是連處理廢棄物的專業能力都不足。

郭靜文指出,同樣取得執照、棄置污泥的桃園廣福豐環保科技,桃園環保局曾經駐廠二十四小時,要廣福豐用當初申請許可的製程,將廢棄物燒製成紅磚。

「結果,燒不出來。延長四十八小時,還是燒不出來,」她說。

郭靜文問,為什麼當初審照的時候,沒有辦法發現?

丁立文說,這些再利用或處理機構證照審核,雖然都有專家學者去審核,但後來這些業者是否合法作業,可能是另一批人負責驗收管制。政府管理事權不統一。

此外,廢棄物處理的產業生態,更暴露了政商與地方勢力層層勾結的利益結構。

一位不能透露姓名的竹科大廠環安衛主管說,他曾經擔任台南縣廢棄物掩埋場的審查委員,驚覺審核官和業者都有案在身。

黑白兩道通吃

球員兼裁判 有錢好辦事

主審委員是涉案被起訴的前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申請業者則是涉及職棒簽賭案逃亡的前台南縣議會議長吳健保。

意思就是「要做廢棄物這樣一行,要黑白兩道都行。這個審查的機制是什麼?就是需有能力取得土地,通過相關審核,擺平地方抗爭,」他說。

原來,整個廢棄物處理業界生態,極度不健康。更甚者不僅專業不足,還行賄。

○九年,位於桃園觀音鄉的雙慶化工發生嚴重爆炸,整座工廠被炸開,鐵片、原料飛散,連停在百公尺外的轎車也遭殃,當時報導引述消防人員的話:「有夠恐怖!就像被轟炸過,如一座廢墟。」負責人當場死亡。

雙慶也是竹科的廢氫氟酸處理廠商。

工研院綠能與環境研究所環境與安全技術組組長蔡振球說,這些業者沒有專業技能,很可憐,每天測製程,土法煉鋼。經濟部工業局永續發展組科長顏鳳旗說,「事後追查原因,是雙慶測試新製程,導致意外。」

爆炸原因是,一種俗稱蝕骨水、具有高危險性與致命性的廢氫氟酸處理不當。

同時,桃園地檢署主任檢察官何嘉仁偵辦發現,雙慶涉嫌行賄經濟部審查官員。

當雙慶知道明新科技大學工學院長翁文爐,自○五年起擔任經濟部工業局、科管局等單位的審查委員,於是邀請翁文爐撰寫雙慶的廢棄物再利用計劃書。

翁文爐自己審自己寫的報告,沒有利益迴避,最後遭以涉嫌收受雙慶化工等廠商賄賂一百六十五萬台幣,依「貪污治罪條例」起訴,去年四月高等法院判有罪。目前正在高等法院更二審。

檢察官還在偵辦過程中,意外監聽到台積電員工也聯絡翁文爐,並聽到台積電員工跟女友的對話:「你那個資料準備好,就可以找翁,你也知道,學者專家他們也有黑暗的一面。」

原來,這位台積電員工有意行賄翁文爐,影響審查。事件爆發後,台積電開除該員工,並停止與雙慶合作。

一位竹科大廠環安衛主管談及此事說,如果要行賄才能通過審查,那是否代表這產業的生態,已出現了「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

三大科學園區陷停工危機

欣瀛科技,大到不能倒?

以污泥來說,已經變成了一個集體犯罪模式,有心做好廢棄物再利用處理的業者,恐怕無法生存。

根據經濟部工業局統計,台灣收受污泥機構共有二十七家,有十家涉及不法,佔年處理量能三分之一。

一○年起,四大巨頭竄起,分別為廣福豐、清淨國際、祐春與達鑫。四大巨頭的處理量能大、在市場以低價搶單、並參與竹科與工業局工業區污泥處理標案。

達鑫、清淨國際都曾是竹科委託處理的廠商,稽核後對業者素質與處理方式並不感到安心,才逐一取消委託。

深一層去看,市場價格與成本並不合理,整個污泥處理業變成惡性競爭,每公噸污泥委託處理費用最低不到三千台幣。

台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郭靜文說,處理業者要花錢買油、用電、買原料添加,還要請業務跑市場,成本高過委託處理費用,還燒出不合格、混凝土廠不要的產品,最後選擇鋌而走險賺錢。

四大巨頭接連出事,市場迎來寡佔的局面。後起的欣瀛科技成為台灣最大污泥處理廠商,也是科學園區最大委託廠商,卻在一四年三月被查獲涉嫌棄置污泥,讓園區業者大吃一驚,造成竹科污水處理廠的污泥沒人載走,堆置一個月的問題。

欣瀛出事,代表的是整個產業鏈已經腐敗,因為它是最具規模的廠商,資本額一億,背後大股東有二十多年的污水處理經驗,員工超過兩百名。

一位經濟部工業局官員說,欣瀛爆發違法棄置之後,竹科同業公會、科管局出面力保,因此沒被停工、撤照。

欣瀛就這麼重要?有大到不能關嗎?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環安組組長許勝昌指出,當初科學園區污水處理廠規劃委外代操作的時候,考量污水廠、污泥需一併處理,才能避免污泥要科管局自己處理的局面。

合約明定,代操作的污水廠須負連帶清理污泥的責任。於是代操作竹科污水處理廠的中欣工程行,其大股東轉投資欣瀛,中欣工程行執行長劉志祥也擔任欣瀛董事長。表面看似兩家獨立的企業,中欣工程行和欣瀛,實質上包下全台三大科學園區的污水、污泥一條龍服務。台灣的科學園區污水、污泥處理,竟然全繫在欣瀛與劉志祥身上。

也因為拿下三大科學園區污水、污泥處理一條龍生意,欣瀛規模為台灣之最,污泥月處理量聲稱能達一.六五萬噸,佔總量的二一.五%。

許勝昌說,竹科污泥堆置超過兩、三個月,就可能要出問題(編按:污泥無人清運,污水處理廠處理效率下降,輕則排出污水,最後塞滿污泥而停機),要是欣瀛停止收納、業者沒辦法馬上找到替代業者,竹科將因污泥無處去而停擺。

但竹科委託給欣瀛的「大便」,卻被台南地檢署查獲,涉嫌棄置於供應大高雄人飲水來源的高屏溪上游集水區,以及在雲林、嘉義、屏東等地,總棄置量超過八.二萬噸。一四年十一月,台南地檢署偵查終結,起訴欣瀛科技違反廢清法。(見九十四頁)

超收又棄置

最不入流的「台灣之最」

即便是身繫三大科學園區的委託的欣瀛,被查獲的罪證和犯罪情事,卻幾乎跟清淨國際一樣。

台南市政府環保局無預警突襲欣瀛,連續三十小時駐廠稽查,估算出欣瀛每個月僅能處理廢棄物五七六○噸,但欣瀛每月污泥收納量超過一萬噸。無力處理,卻持續超收,檢方認為欣瀛便將未處理或根本來不及處理的污泥,惡意棄置。

當污泥處理業者接二連三出事,台積電這些科技大廠是否有產源(廢棄物產生者)責任?

台積電等大廠曾經找產業龍頭的水泥與鋼鐵業合作。十年前,台積電、力晶與聯電等業者,曾跟中鋼展開洽談,把竹科業者產生的氟化鈣污泥,做成鋼鐵廠高爐使用的人造螢石。

「但當時合作案破局了,」中鋼技術部門副總經理王錫欽說,「一是中鋼處理費用比較貴,二要求保證供應量。」

其實,當年主要廠商合起來的量,足以滿足中鋼,卻出現意見分歧,最後選擇了水泥業。

但把污泥交由水泥業處理,非長遠之計,因為氟化鈣污泥並不是水泥業非要不可的原料,添加量有限;再者是台灣水泥產業持續萎縮,勢必衝擊氟化鈣污泥添加量。

「垃圾變黃金」的謊言

帳面上美麗,環境卻遭殃

清淨國際被抓、欣瀛出事之前,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紐約時報》報導台灣事業廢棄物再生的傳奇,台灣的資源回收公司從一百家快速成長到超過兩千家,產值從十年前的兩百四十九億台幣,一三年已達六百五十八億台幣。

然而,這卻是一場官商相護的虛假騙局。

《紐時》報導的「回收八成」,是業者有上網申報、有回收利用就算。但類似清淨國際「假再生、真棄置」,丟了幾十萬噸的污泥,在政府統計裡,卻都成了紅磚或混凝土材,視為「已回收」。

反倒是事業廢棄物被棄置的污染讓人怵目驚心。以一四年爆發的桃園滲眉埤事件為例,二十公頃池塘被傾倒廢溶劑、強酸、強鹼等事業廢棄物,池塘、溝渠看不到魚群,連福壽螺也看不見,當地里長說,「幾年前滿是魚、蝦、鱉,現在死光才是正常的,活著才不正常。」

該管事的官員,經濟部工業局永續發展組科長顏鳳旗,把矛頭指向科技公司。他認為,已經加入電子產業公民聯盟(EICC)的台積電,是台灣產業的典範,應該從自身廢棄物做起,主動協助廢棄物處理產業並共同開發技術,廢棄物再利用;產業才能正向發展。

科技廠商都以合法合約委託處理廢棄物,放任廢棄物廠商隨地傾倒的各級政府單位,更是責無旁貸。

--------------------------

小辭典

氟化鈣污泥

光電及半導體產業製程中,使用氫氟酸清洗及蝕刻晶片所產生的廢水,經化學混凝、沉澱及脫水處理後產生氟化鈣污泥,可作為水泥替代原料、人造螢石。

無機性污泥

半導體、光電產業製程中,不含氟酸廢液之無機製程廢水,含酸、鹼與研磨製程,經藥劑處理與沉澱、脫水處理後產生的污泥。

廢溶劑

含有害及一般廢有機溶劑,如廢光阻劑、廢去光阻劑、廢顯影劑、廢異丙醇、廢丙酮、醇、酚、醚等,對環境與生物傷害大,目前主要處理方式為回收焚燒,目前國際正在研發與導入對環境無害的綠色溶劑。

廢酸

含廢氫氟酸、鹽酸、硝酸等。重新提煉純化後,作為一般工業使用,廢氫氟酸則可加鈣加工製成人造螢石。廢酸具高危險性。

--------------------------

毒物專家:就擔心

重金屬進入食物鏈

台大公衛系教授吳焜裕說,超標的鉛、鎘會造成神經病變;鉻中的六價鉻、砷則會致癌;硒是人體健康必要的微量元素,但過量的硒,會造成落髮、指甲易碎裂,也會導致神經系統異常。

強酸、強鹼、廢溶劑被任意棄置,吳焜裕說,人體不小心碰觸會有立即性危險。例如,人剛碰到氫氟酸是無感的,但氫氟酸會進入人體,腐蝕骨骼,這是非常危險的強酸。

至於一般廢棄物,雖然沒有立即性的影響,但棄置於農田與河川,會在農作物、養殖魚蝦上累積重金屬,最後進入人的食物鏈,長期累積依然會對人體造成危害。(呂國禎)

--------------------------

欣瀛喊冤:

一切都是「誤會」

欣瀛回應檢方起訴三答辯

檢調舉證1:處理量能不足卻超收

台南市環保局連續30小時駐廠稽查,計算出欣瀛每個月僅能處理廢棄物5760噸,每月卻收受逾萬噸污泥,足認欣瀛有未依規定處理廢棄物之事實

欣瀛回覆:當時乾燥機故障,僅能單機作業

台南市環保局突襲駐廠時,一部乾燥機故障,僅能單機作業,若兩部乾燥機同時運作,處理量能為每月11,520噸。(編按:《天下》採訪當天(3/12),要求欣瀛提出故障乾燥機使用與維修紀錄,以證明為臨時故障,但欣瀛當下無法提供,表示需時間尋找相關資料)

檢調舉證2:棄置物含水量、毒性等篩檢不符標準

查獲現場堆置、回填物為「粉狀」或「塊狀」物體,含水率均超標,內仍含有機物、進行毒性特性溶出試驗(TCLP)、元素定性分析、晶格分析、有機定性分析結果,顯見被告並未依規定處理廢棄物之事實

欣瀛回覆:廢清法無相關法規,檢調誤會了

依廢清法相關法規,並未針對污泥燒結為人工骨材等產品,訂有含水率或不得檢出有機質等規定。檢方認定上述7點採樣為未處理汙泥,是誤會,本公司部份產品為粉狀

檢調舉證3:比對7處棄置污泥,皆與欣瀛污泥特性一致

採樣比對棄置7場址之污泥有其一致性,並與欣瀛污泥特性吻合,且違法回填於農地之內

欣瀛回覆:不明白客戶為何亂丟「產品」

針對南檢查獲7處場址與本公司有關,本公司不抗辯。但本公司與客戶訂有契約,約定購買本公司產品不得回填於農地、棄置,不明白為何客戶將「產品」回填於屏東里港的農地內

(採訪整理:呂國禎)

(資料來源:台南地檢署起訴書、欣瀛科技)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