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電競小子 殺進百億新產業

精華簡文

台灣電競小子 殺進百億新產業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68315

台灣電競小子 殺進百億新產業

天下雜誌568期
  • 杜易寰

在台灣,愈來愈多年輕人靠打電動,打出生涯一片天,更為台灣打出世界冠軍,卻未得到應有的掌聲。美、中、韓都已將電競視為正規運動項目,台灣也該拿下有色眼鏡,正視這個未來年產值上看百億台幣的產業。

黃熠棠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跳躍,速度快地讓人看不清楚,在零點幾秒的反應時間內躲過對手的招式。在電子競技的世界裡,差這零點幾秒,就可能引發連鎖效應,輸掉比賽。

目前高二的黃熠棠,是職業電競戰隊「yoe閃電狼」的成員。他被公認為電玩《英雄聯盟》裡,台灣最強的電競選手之一。笑起來很靦腆,講話慢條斯理,很難想像這樣溫和的大男孩,在戰場上卻是殺氣騰騰,一抓住對方失誤,就痛下殺手的恐怖殺神。

閃電狼在甫落幕的英特爾極限高手盃大賽(IEM)台北站《英雄聯盟》電競決賽中,擊敗了曾拿下世界第一的戰隊:台北暗殺星(TPA),代表台灣出戰三月於波蘭舉行的IEM世界總決賽。

在一翻兩瞪眼的關鍵第五戰,黃熠棠(遊戲暱稱Maple)單場十一次擊殺,兩次助殺,僅僅一次死亡,更在最後一場會戰連續擊殺三名對手,率領隊伍拿下勝利。今年僅僅十七歲的他,也成為台灣最年輕的冠軍選手。

在台灣,很少有人認真地將電競視為一項產業,大部份的人仍視之為打電動的小遊戲。

但事實上,電競產業正在狂飆,世界電競人口超過十五億人,光是去年就成長了三.四億人。在台灣,以目前最熱門的《英雄聯盟》為例,遊戲人數達五百萬,LMS電競聯賽平均收看人數達到五萬人,甚至超越一般熱門電視節目。台灣電競一年的產值達數十億台幣,未來更上看百億。

電競熱讓周邊產業也受惠,微星科技靠著銷售電競產品起死回生,每股純益飆上三.九一元,創下二○○三年以來的新高,華碩和技嘉等大廠也相繼投入電競市場。

打電動是職業,更是專業

《英雄聯盟》的台灣代理商,台灣競舞娛樂遊戲總監白瑞元就說,「電競將來會像籃球一樣,成為平民化的運動。」

黃熠棠從國二開始接觸《英雄聯盟》,「原先只是打好玩的,」黃熠棠笑說,「沒想到一直贏一直贏。」打到排名很高,就有職業戰隊來接洽,國三時,黃熠棠正式成為職業電競選手。

當同儕都在準備考高中時,他卻選擇了一條少有人走過的路。「家人會想要搞清楚這是在幹嘛的,但是解釋清楚後,就讓我去了,」黃熠棠笑笑地又補上了一句,「可能因為我念書也沒念很好吧。」

其實,事情並不如黃熠棠講的這般容易。聽到他要加入職業電競隊伍,母親的第一個反應是「這是不是詐騙?」

戰隊經理張宇特別邀請黃熠棠的母親來到公司,展示選手的訓練室和宿舍,也詳細解說選手的薪資和獎金制度,並承諾不會讓黃熠棠放棄學業。媽媽相信這是用心經營的公司,才答應讓孩子加入。

黃熠棠並不是戰隊唯一的高中生。現在正就讀於明道高中的洪浩軒(遊戲暱稱Karsa)說,自己天天想的就是《英雄聯盟》,既然書念不下,不如就先來嘗試看看。即使一天練習時間常常超過十二小時,但黃熠棠說,「比賽贏了,就一點也不累。」

其實,電競選手的機會成本其實比一般運動員小得多。「電競選手只需要認真投入半年,就知道自己行不行,」閃電狼戰術分析師史益豪說,「不需要從小練習,半年過後不適合,可以馬上回到原先的軌道。 」

在國外,職業電競選手的年薪可達十萬美元(約三一八萬台幣) 。以有「世界最強」稱號的韓國頂尖選手李相赫(遊戲暱稱Faker)為例,甚至有中國公司開出總值近百萬美元的兩年合約。

台灣電競選手的薪水雖然沒有如此誇張,但月薪一般都超過四萬,若加上比賽獎金,像黃熠棠這樣的頂尖選手,月入可以達到八萬元,遠遠超過一般同齡人士的薪資。

隨著電競產業成長,電子競技的運動化也愈來愈明顯。二○一四年的釜山亞運,電競已經成為正式運動項目。美國和韓國都有大學開出運動獎學金,招募電競選手。

台灣雖然在今年成立了LMS職業聯賽,但因電競在台灣並未被認定為體育項目,衍伸出許多問題。

以國外為例,美、中、韓都將電競列為正式運動,韓國企業投資電競也可以節稅。「在台灣,基金會可能願意辦幾米星空展,」電競主播王繼德說,「但卻不願意投資電競,因為不能節稅。」

兵役是另一個更大的問題,韓國有類似體育役的「電競役」,保障運動員不會因服役而葬送生涯,但台灣沒有任何保障,只能靠念書來延緩入伍。

選手過了黃金期該怎麼辦?

▲ LMS比賽現場擠滿了熱情觀眾。

除了法規和社會觀感的壓力外,電競選手面對的競爭也是極端殘酷。能站上頂峰者當然名利雙收,但更多的是競爭失敗的淘汰者。

TPA冠軍隊成員陳彙中說得很明白,「這就和NBA一樣,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喬丹。」

當勝負不再只是遊戲,而是關係到自己的工作時,職業選手的壓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表現不好,很快就會被替換掉。

年紀輕輕就站在台灣電競的頂點,黃熠棠對未來的思考還不多。「目前就是全力打好比賽,」黃熠棠說,「未來的事不去多想。」

但,未來的事真的不用多想嗎?

電競非常重視反應速度和手眼協調,一般人過了二十歲,反應速度就開始衰退,選手黃金期只有十七到二十三歲。

別人的事業剛上軌道時,電競選手卻要面臨轉換跑道的挑戰。

史益豪分析,電競選手是「粉絲經濟」,名選手退役後往往可以靠網路直播養活自己。在中國,就有直播平台和退役選手簽下一年數千萬台幣的合約,代價是每月必須在特定直播平台上直播一定時數。

「一般選手則需要另尋出路,」史益豪說。

白瑞元指出,電競選手對遊戲的理解很深,在協助遊戲開發、行銷上,都是很重要的人才。「英偉達(Nvidia)昨天就在問我有沒有選手可以做評測報告,或是分析顯卡的效能,」白瑞元笑說,遊戲產業是快速成長中的產業,有許多工作內容都還在發展中,但未來肯定會更為健全。不可否認的是,電競正在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蓬勃發展。

作為台灣電競的先行者,陳彙中說,電競最需要的,其實不是政府的支援或企業的資金,而是社會能夠拿下有色眼鏡,好好看看這群認真看待自己工作的電競從業者。「畢竟沒有人認為西洋棋士只是在玩遊戲吧,」史益豪說。

--------------

小辭典

英特爾極限高手盃大賽

(IEM, Intel Extreme Masters)是國際最大規模的電競賽事之一,由歐洲電競公司ESLGaming贊助,今年邁入第9季。賽程共有五站,台北為最後一站,每站冠軍將可參加波蘭總決賽。

LMS電競聯賽

全名為「League of Legends Master Series」,是遊戲發行商Garena創立的聯賽,一年中有春、夏季兩場常規性賽事,賽程從16強資格賽,8強進入常規賽,再決選出最後4強展開季後賽。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