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獨立廠牌玩嘻哈 歌壇大反骨

精華簡文

獨立廠牌玩嘻哈  歌壇大反骨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35846

獨立廠牌玩嘻哈 歌壇大反骨

天下雜誌567期

松山機場附近的靜巷裡,黑底金字的咖啡店Beans & Beats,藏著錄音室。

地下室的表演空間,半邊牆上大大寫著饒舌歌手葛仲珊的最新專輯「XXXIII」。另一半,則是立志要做台灣本地嘻哈饒舌音樂的「顏社」辦公室。

綽號「迪拉胖」的創辦人張逸聖,十年前創立「顏社」,接連簽下「蛋堡」杜振熙、葛仲珊等饒舌歌手。

淡江電機系畢業的張逸聖,沒在唱片公司上過一天班。但從音樂製作、藝人經紀,到現在的唱片發行,他帶著兩名員工一手包辦,也玩出近千萬營收。

兩年前,葛仲珊拿下金曲獎最佳新人獎,「蛋堡」也在去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最佳國語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三項大獎。

「我們的目標就是,要做華語歌壇最大、最專業的嘻哈品牌,」三十五歲的張逸聖堅定地說。

在華語歌壇做嘻哈音樂有多困難?放眼亞洲音樂圈,台灣的嘻哈音樂起步晚,不及鄰近的韓國、泰國。

曾挖掘L.A. Boyz的「流行音樂教父」、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分析,像L.A. Boyz是從商業角度切入,從舞蹈來做音樂。

真正的嘻哈比搖滾更需要在地,歌詞要融入本地語言、文化。「最重要的是唱腔,做國語嘻哈難度又更高,」倪重華說。

自己的唱片自己發

做嘻哈,張逸聖沒有科班訓練。天生反骨的他,大學時代在反偶像的嘻哈精神中找到共鳴,於是音樂製作、錄音、混音全靠自學。

憑著一股好奇心,張逸聖長期經營網誌,BBS上的嘻哈討論區,他也從不缺席。他把網路上找到的國外資料和影片,整理後配上淺顯幽默的分析、說明,慢慢耕耘出嘻哈圈的人脈與地位。

當時,MC HotDog、大支等嘻哈饒舌歌手,多半由大唱片公司簽約發片。

在那個嘻哈音樂人夢想著被唱片公司發掘的年代,張逸聖卻選擇逆向操作,自己的唱片自己發。

大學畢業後,他用跟爸媽借來的三百萬台幣資金,找來五、六組音樂人,窩在臥房裡玩音樂。

後來,他碰上當時還在雲林科技大學讀書的杜振熙,鄰家男孩的詩人氣息、爵士饒舌的詞曲創作,和主流的饒舌歌手風格迥異。

網路,成了「顏社」在大唱片公司之間逆勢崛起的利器。

杜振熙持續創作,長期深耕「街聲」(StreetVoice)等音樂分享社群,在地下饒舌音樂圈逐漸累積口碑。

張逸聖則主打都會、文青風格的企劃包裝,和live house(現場音樂演出空間)、演唱會等現場演出,吸引不熟悉饒舌的新客群,讓杜振熙逐漸坐上「輕饒舌」界的掌門人寶座。

簡單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但網路也帶來了串流音樂服務平台,讓消費者習慣上網聽音樂。張逸聖認為,過去靠大唱片公司、大媒體宣傳的方式正在改變。

音樂人拚媒體曝光、臉書按讚、粉絲人數,不再是獲利保證。音樂串流平台是「方便的線上資料庫」,卻不能為音樂人帶來穩定收入。

「簡單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張逸聖說。音樂人不能只是被喜愛,更要當粉絲的「最愛」。粉絲願意買票到現場聽歌,才能為音樂人創造穩定收入。

面對唱片業的低迷時代,張逸聖拒絕削價競爭,逆勢主打嘻哈的奢華精神,也扛起催票壓力,深耕live house、演唱會等演出機會。

「顏社以前有個很粗野的口號,就是『財大氣粗』,」張逸聖開玩笑地說。

「顏社」旗下專輯總是獨立廠牌中的高價品。杜振熙的專輯定價五五○元,比一般專輯貴了至少一百元。

一般音樂人的收入,七成來自商業演出,張逸聖卻要求旗下藝人的商演收入只能佔兩到三成。剩下七成要主動出擊,增加現場演出、周邊商品等收入來源,才能當粉絲的最愛。

在唱片公司不肯花大錢栽培新人的衰退年代,張逸聖走過杜振熙的寫作低潮、葛仲珊車禍下巴全碎的低潮。

曾經,做營造的父親,也氣到和張逸聖冷戰五年,不時嚴厲訓話。有金曲獎加持後,未來他不僅要扎根華語嘻哈音樂,也開始代發演奏類專輯,要為專業樂手開拓未來。

創業十年,張逸聖還要用嘻哈的反骨精神,顛覆更多華語音樂界的常規,改寫無限可能。

-------------------------------------------------

顏社

□ 創辦人:張逸聖

□ 成立時間:2005年

□ 資本額:1,000萬台幣

□ 2014年營收:約900萬台幣

■ 顛覆行業龍頭及年營收:華研國際音樂/9.4億台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