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劉仲明 加速創新,讓大象飛

精華簡文

劉仲明  加速創新,讓大象飛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0655

劉仲明 加速創新,讓大象飛

天下雜誌567期

入選全球百大創新機構,工研院研發能力備受肯定。 但創新不夠,還要「加速」,讓工研院這頭大象能跳、能飛。 新院長上任,他如何發揮影響力,創造下一個「台積電」?

白色的四方桌上擺著漢堡、玉米濃湯和沙拉,會議室內除了桌椅,沒有多餘的裝飾。

趁著午餐時間接受訪談的新任工研院長劉仲明,還沒坐下就連聲說:「先吃、先吃,吃完再談。」話語才剛落,手上的漢堡已經剩下三分之一,緊接著開始動手收起桌上殘留的紙杯盤。

吃飯超快的劉仲明,談起工研院未來的發展,關鍵字除了「創新」,更要「加速」。

過去五年積極創新,工研院不但有十六項產品獲得美國百大科技獎(R&D 100 Awards),去年更和聯發科同時獲選為湯森路透全球百大創新機構。

從升任科技部長的徐爵民手上接下棒子,劉仲明的腦海中除了創新,更強調速度,「我想的是從組織面、制度面和系統面,讓工研院展現更大的行動力,」他說。

劉仲明的一生和工研院緊緊相繫,幾乎畫上等號。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取得化學博士學位,劉仲明返國後曾陸續在輔仁、中央和清華大學任教。一九八四年進入工研院工業材料研究所,從工程師開始做起,一路升任材料所研究主任、有機材料組組長、副所長、所長,在二○一○年出任工研院副院長,一五年二月接任院長。

在他手下培養出來的子弟兵,如今在業界發光發熱、成為科技界的「戰將」者不知凡幾,甚至被稱為「劉家軍」,包括晶元光電董事長李秉傑、國碩暨碩禾前董事長陳繼仁、國碩總經理蔡禮全、亞洲電材董事長李建輝和副總經理金進興,以及捷能材料營運長簡卡芬等。

和劉仲明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是「沉默領導」的實踐者。國內的LED產業龍頭晶電董事長李秉傑就說,「他是個不說話的人。」

因為做得多、說得少,印象中從沒看過他和人大小聲,而且碰到問題都會回到基本面去思考,「好處是比較容易選對方向,因為做研究最怕走錯方向,」李秉傑說。

創新,從內部創業開始

在捷能材料營運長簡卡芬眼中,劉仲明很會「命題」,更不斷挑戰部屬的能力。

當年彩色投影機才剛出來,評估生命週期只有七年左右,劉仲明給簡卡芬一個作業,要她飛到美國、日本,站在人來人往的熱鬧街頭,實際觀察並預測未來的產品趨勢。

「當時我從沒出過國,真的好恐怖,」台大歷史系畢業,簡卡芬從行政助理做起,一路過關斬將,被視為劉仲明的首席幕僚。經多年訓練,她已是獨當一面的創業人。

事實上,劉仲明很早就看準創新創業的未來性。在○三年全世界才剛開始掀起創新創業的漣漪時,時任材料與化工研究所長的劉仲明,興奮地跑到當時的計劃室主任簡卡芬面前,談起知識經濟時代來臨,要創造有附加價值的產品、還要鼓勵研發團隊成立公司去創業。

「我們一起做,」他說。簡卡芬回嘴,「要做就讓我專職做。」

劉仲明沒再多說,沒多久就成立專案育成室,成員雖只有兩人,卻是隸屬所長的一級單位。

「頭都洗下去了,我們現在只能勇往直前,」簡卡芬永遠記得那個下午,兩人站在走廊面對偌大的中庭,劉仲明談起他的理想,要推動成立新創公司,即使大家都認為是逆勢而為,也要往前行。

他帶頭建立制度,鼓勵內部人員邁開步伐去創業;不拿技轉金,而是換取技術股權,在九年之內陸續有五家公司成立。

「這也是讓工研院轉型的關鍵,」劉仲明構思,只要有新創公司成功,研究人員更願意去創業,更能吸引優秀人才進入,工研院就有機會成為卓越組織。

合作替代競爭 嫁接資源

「創新」已經在路上,如今讓劉仲明念茲在茲的是「加速」。

他很清楚,工研院最重要的資產是技術,首要先將技術模組化,並結合智慧財產權,形成「開放創新平台」,也就是從市場需求角度出發,透過快速拼圖概念,將內部和外部資源進行拼圖。

要拼圖就要「合作」,劉仲明領導下的工研院強調和中堅企業、和國際,以及和學界的合作。

以中堅企業而言,他舉例,過去是工研院研發技術,再去找合適的企業做技術移轉;如今是工研院產業服務中心主動選定企業,分析企業策略、需求,及所遭遇挑戰,嘗試將企業能力和工研院資源進行拼圖,研發出未來產品,以和中堅企業形成長期的創新伙伴關係。

面對講求快速、打空戰的市場,從台塑、震旦行到台達電,都和工研院展開長期策略伙伴關係。

國際合作方面,除了國際級公司,工研院去年和國際企業合作計劃達到六.五億台幣,同時積極和矽谷連結。透過全球視野,創造更大價值,更要利用工研院進入全球百大創新機構、在國際嶄露頭角之際,強化在全球創新的角色。

另一方面,「如學校實驗室做出原型,離可製造性和可靠度都非常遠,」劉仲明認為,工研院可以從最基礎的原型,到成為客戶端可使用產品去著力。而作為台灣開發技術的重要研發基地,工研院更不能忽視和學界合作,加速能量釋放。

事實上,不論是快速拼圖或開放創新平台,劉仲明坦誠,最後都要連結到市場,研發更要從「需求導向」走向「問題導向」,「解決小問題、創造小價值,解決大問題、創造大價值,」他說。但大象要起飛,面臨的挑戰卻更艱巨。

「過去十五年,工研院對國內產業的影響力已不可同日而語,」李秉傑指出,關鍵在政府雖不斷強調創新,但支持經費卻十年沒有成長(約九十億台幣),影響產業研發能量的提升,而同時,中研院已經從四十五億台幣竄升到一百億元。

另一方面,工研院的薪資和業界相比差距太多,更無法吸引人才。

工研院企劃與研發處長彭裕民說,以新進人員而言,台積電和聯發科的薪資,比工研院高約三至四成,到一定年資之後差距愈大。

「等到要發揮時又被挖走,那就很可惜,」彭裕民感嘆,攸關國內產業發展的研發,卻沒有好人才,和國內企業比都搶不贏,何況是國際人才。

對「三十年磨一劍」的劉仲明來說,此時此刻,是他的機會,也是試煉的開始。這一戰,或許也攸關台灣產業的未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