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追夢天下】練習帶小孩 成就17歲女生的滑雪教練夢

精華簡文

【追夢天下】練習帶小孩  成就17歲女生的滑雪教練夢

圖片來源:陳明秀

瀏覽數

41410

【追夢天下】練習帶小孩 成就17歲女生的滑雪教練夢

Web Only

從小在家自學的陳明秀,是個清楚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的女生,她每天睡得很飽、盡情追求自己熱愛的學習。為了完成滑雪夢想,希望一輩子可以一直滑雪,她不只精進自己的專業,更未雨綢繆地考慮到未來的生涯發展:她希望未來成為一位滑雪指導員。 今年只有17歲的她,決定申請到雲門舞集舞蹈教室實習,學習如何「帶小孩」,她知道,為了完成夢想,取得教練證照只是開始,要能「一直滑一直滑」的關鍵,在於她做了什麼樣的準備,而「帶小孩」可是一點都不簡單的任務。

★更多追夢計畫,立即前往追夢天下

我是陳明秀,朋友們都叫我Zozo或象象。我的媽媽是波蘭人,爸爸是台灣人,所以我常被誤認為是聽不懂中文的外國人。如果要說我是外國人,其實也沒錯,因為我在美國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出生,二歲搬到英國,四歲時才搬回臺灣。為了維持多語言學習,爸媽決定從小一幫我申請在家自學,不去學校上課,由他們自己教,讓我有更多時間去發展我的興趣—表演、攝影、剪輯和滑雪。

我從還在媽媽肚子裡就開始滑雪,曾經滑過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日本的雪場,也曾在小學五年級時被中華民國滑雪滑草協會甄選到日本參加選手培訓,但我不想當選手,因為訓練過程很無聊,整天在同一個滑道上一直衝衝衝,反覆練習穿旗門。我喜歡滑沒人滑過的鬆雪,在樹林間穿梭,或是從饅頭丘上跳下來,那種不確定的感覺很刺激,況且穿著一層一層厚厚的雪衣,還有一種錯位的安全感。我也很喜歡在往山下衝的時候聽到安全帽外的風吹過耳邊,有時還會一邊聽音樂或自己唱著歌,跟著節奏轉彎、跳躍。

我在世界各地遇到的滑雪教練們各個都是多才多藝,我的日本教練就讀醫學院也是交響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我的澳洲教練是資深的專業木匠,能獨自一人在一週內完成一間教滑雪學校的裝修。我想,如果我能當個滑雪指導員,除了可以免費滑雪,還可以把我的工作跟我的興趣結合在一起,除了教滑雪,也可以拍攝雪地運動的影片,於是我14歲時去加拿大魁北克受訓,因為只要考得過,15歲的青少年就可以取得滑雪指導員的證照,教小朋友和初學者滑雪。

我的加拿大教練是一位世界級教練,他每年都有免費的新雪板,因為廠商會送給他測試,他去世界各地雪場滑雪也是免費的。教練說我滑得很好,但是當指導員不能只會滑雪,還要學會怎麼教,怎麼與學生溝通。教練說每個人的學習風格都不同。像是有些人需要詳細解釋,了解了之後才能做出正確動作,但也有人怎麼說都聽不懂,不解釋直接跟著做反而學得更快。優秀的指導員會判斷學員最有效的學習方式,因材施教才能事半功倍。

在三個禮拜的訓練中,我帶過一團只會說法語而不會說英語的幼稚園小孩,而我的法語又沒有我媽媽的好,聽不太懂小朋友在說什麼,只能一直做動作給他們看,一邊微笑鼓勵他們。但也因為我會說國語,有三位來自台灣和中國從來沒滑過雪的魁北克大學學生慕名來跟我學滑雪。除此之外,我爸爸也是我的教學實習對象,雖然他有25年的滑雪經驗,不用像教初學者從頭開始介紹,但透過他我看到大人在做動作會碰到的肢體上和心理上的限制.

我的教練雖然已經60多歲,仍然滑得非常瘋狂,跟著他,2分鐘就要滑下一座坐纜車要10分鐘才能上去的山。教練還給我一本英文的滑雪指導員訓練手冊,白天滑雪累得半死後,每天晚上回到飯店後還得K書。一開始,爸媽不懂為什麼我上過了2個小時的課之後,就累到不想再滑了,直到最後一天,爸爸跟著我和教練一起上課後,他才完全了解為什麼我會這麼累。滑完最後一趟之後,校長和教練在滑雪學校內為我頒發了法文的加拿大國家滑雪指導員證書、成績單和胸章。

為了達成我的滑雪教練夢,我必須培養帶小孩的能力與經驗,我開始在雲門舞集舞蹈教室實習,擔任助理行政教師,上課前後協助維持小朋友的秩序。雖然我從小學時就在自學學生聚會時幫忙帶小孩,但在舞蹈教室裡同時要處理很多小孩的狀況,有時候真的快抓狂了。

不過,我從國小五年級就在兩廳院擔任前台志工,我的「同事」不是為了拿服務時數的大學生,就是退休的媽媽們。我當初只是想,當志工可以聽免費的音樂會,沒想到也累積了在職場上跟各種年齡層的人互動的經驗,這對我後來當滑雪指導員有很大的幫助。

我從15歲開始在日本擔任滑雪指導員,最初是教一群台灣來的媽媽們滑雪,由於她們平常都沒運動,雪地又冷,造成手腳僵硬,在斜坡上連站著都很困難,我花很多時間協助她們跌倒後站起來,陪他們練習到雪場打烊,建立對運動的信心,到了第三天,她們都能夠坐纜車上山並安全地滑下山來。

16歲那一年的寒假,我連續3週帶5團台灣國小學生到日本滑雪。孩子來到雪場後要協助他們租器材,調整不合身的裝備;早上出門前要先看天氣預報,檢查每個孩子穿的雪衣會不會太熱或不夠暖;中午要陪他們在山頂餐廳吃飯,協助他們用日語點餐;下午上完課後還要跟他們打雪仗,或是帶他們到到附近景點參觀,進市區去吃旋轉壽司;晚上陪他們吃完晚餐後,還得繼續聊天玩耍,提醒孩子們要早睡早起,但自己卻忙到幾乎沒時間睡覺,因為還得跟其他教練開會討論每個孩子的學習狀況和隔天上課分班的事情。

我認為每個孩子都可以學會滑雪,但每個人學習的速度都不一樣。我曾教過一個之前只滑過一次雪的家庭,哥哥學得相當快,但弟弟怕高又怕速度,根本就不想要滑。我嘗試著和他們爸爸溝通,但他認為弟弟能夠下的了山就表示他會滑,因此逼著弟弟要和哥哥一起上課。我在坐纜車的時候刻意把兄弟倆分開談,發現弟弟其實很聰明,也了解自己對什麼有興趣,但是爸媽卻要求他們兩個一起學各種運動,結果造成哥哥學不快,弟弟學不好,兩個人都不高興。

我還有一個學生更可憐,爸媽都有一些滑雪經驗,就站在滑道旁邊看他上課,只要他一跌倒就罵他,嚇得孩子大哭不敢站起來,然後爸媽就更生氣罵的更兇。其實,最後在我的助教也是我的弟弟明哲(11歲)的協助下,包括那個孩子在內全班都安全地滑下山來。只要穩定的練習,每個孩子都能做得到,家長們實在是太焦慮了。

我今年17歲,進入高中自學二年級,今年寒假還是會去日本擔任滑雪指導員,而我教過的學生,暑假還沒結束,就已經跟我報名要學滑雪,我很高興能幫助更多人認識我所熱愛的運動,每年期待冬天趕快來。

【更多追夢故事】

尋找一代宗師:那些工藝師傅教我的事

那一年泰北相遇,這一刻台北續緣

越南實習、泰國工作:學習與「眾不同」,而不是「比別人優秀」

七年級女生用小丑藝術 贏得病童無價笑容

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還要教他挖池塘!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