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安隆前財務長的獨家告白

精華簡文

安隆前財務長的獨家告白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47779

安隆前財務長的獨家告白

天下雜誌551期

他的企業,創下兆元市值,但在四個月內灰飛煙滅,千人失業。安隆案成為會計醜聞、貪婪企業、最壞公司治理的代名詞。十三年來,從未接受媒體訪談的安隆前財務長法斯陶,在出獄後三年,將他的首次專訪留在台北。他想告訴世人什麼?

「這是《財務長雜誌》一九九九年頒給我的年度最佳財務長獎座,」應主辦亞太商學院學術會議的政治大學之請來台演講,五十三歲的前安隆財務長法斯陶(Andrew Fastow)從公事包裡掏出獎座。

他秀出的玻璃獎座,造型是一個舉著聖火,渾身斑斕閃亮的勝利者。當年他得獎的理由是,透過資產負債表外財務調度,讓安隆看來是輕資產企業,每股盈餘創新高。

安隆股價曾逼近每股九十美元(合台幣二千七百元),連續六年被《Fortune》雜誌封為全美最創新企業。(見安隆大事記)

這個海市蜃樓卻在○一年底破產。安隆成為人類商業史上最大會計醜聞、貪婪企業、最壞公司治理的代名詞。一樣的交易,讓法斯陶因「合謀證券與電信詐欺」(Conspiracy to Commit Securities and Wire Fraud)的罪名,入監服刑六年,假釋兩年。約七.二億台幣的財產被沒收。法斯陶的太太則因逃稅,入獄一年。

何其諷刺,「我拿到最佳財務長與囚犯證,是因為同一個交易,」放下獎座,他拿出路易斯安那州監獄的紅色囚犯證,編號14343-179。《財務長雜誌》已停頒此獎。

二○一一年底出獄,這張鮮紅色的囚犯證,被法斯陶擺在家中浴室裡,讓自己「每天早上,被這件事喚醒。」他的財產已幾乎全被沒收,好不容易在律師事務所找到文件審查員的工作。

但同時間,他開始無償地對外演講,現身說法自己的省悟。採訪法斯陶,五十三歲的他頭髮已經灰白,他的眼神時而有一種悵然,但更多的時候是淡然而直率:「我站在這裡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有罪。我沒有任何意圖要改寫歷史,或者替自己的行為找任何藉口。我只是想讓學生知道,即使我不是有意違法,而且都遵守了法規,但最後為什麼我會犯這麼嚴重的錯。」

守法怎麼可能犯錯?

二○○一年下半,當《華爾街日報》開始質疑安隆財報,法斯陶坦言,他的第一反應是不解與憤怒:沒違法,怎麼可能會有錯?

法斯陶是美國頂尖商學院西北大學的畢業生,主修財務,加入安隆以前,法斯陶是伊利諾大陸銀行(Continental Illinois)資產證券化部門的資深主管。九○年加入安隆,九八年接任財務長。四十歲之前,法斯陶都在做財務工程。

跟絕大多數成功的商界人士一樣,他態度積極、勇於面對問題,只要能「合理」解決問題,他唯一的濾網是「法規允不允許」。那時他覺得,安隆依循的會計原則是美國證期會依法許可的;所做的交易,許多是律師、會計師、銀行家一起設計出來;依法也都向董事會報告,獲得董事會許可,「這些交易都不是偷偷做的,很多交易成交後,還舉辦了盛大的派對。」

因此,他不理解自己做錯了什麼。但眼下,安隆的確破產了。

在他居住的德州休士頓,千人失業,上兆股票變成壁紙,美國司法部開啟史上最大的犯罪調查。

「我花了整整一年,才理解我錯在哪裡,」他最後才理解,「我是用沒有違法去正當化自己的錯誤行為。原則才關鍵,而非有沒有違法。」

當法規對上原則,成為法斯陶出獄後的演講主題。

安隆案後,全球證交所開始要求上市櫃公司大老闆、全球商學院學生都必修道德課。課堂上,黑與白涇渭分明。但法斯陶卻現身說法指出,法規漏洞隨處可見,真實世界充滿灰色地帶。

《紐約時報》曾形容法斯陶為「財務巫師」。安隆案中最大的會計巫術,是帳外金融。透過空殼公司與母公司做交易,只要空殼公司不列入合併財報,就可享有依股權比例認列獲利、但不算負債的假象。

鑽漏洞是人人厭惡的行為嗎?法斯陶曾在科羅拉多州大學做個實驗,他先秀出一個投資基金的財報,負債比只有四三%。之後,他一筆筆將基金的帳外交易還原,基金負債比例飆高到九一%,立刻引發學生的大加撻伐,認為操盤人存心隱匿。

之後,他揭曉答案,原來這就是科羅拉多大學校務基金的財報。如果不這樣做,要讓學校不倒的方法,可能就得漲學費。一聽到漲學費,許多學生的態度就改變了,開始說:這些交易都是合法的。

「當老闆只在意成交與否,你就只會有一種想法看事情,而不會想到道德。最後每個人都會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就是沒有違法。」

○八年全球金融海嘯發生時,法斯陶正在獄中服刑。出獄後,他才發現,安隆醜聞中,被大加撻伐的帳外金融與資產證券化商品的訂價手法,非但沒有被修正,反而更變本加厲。

「有些教授說,安隆案就像是礦坑裡的金絲雀,事先知道危險而提出警告。只可惜世人沒有從安隆案學到正確的教訓,」法斯陶說。

史上最容易上癮的會計發明

法斯陶形容,安隆率先採用的會計準則「市值法」(mark to market),因為假設可以調整,很容易操縱財報。它是人類史上最容易上癮的會計發明,一旦用了它,就有如吸上了水煙。可惜,安隆醜聞沒有讓大家意識到這一點,安隆人只被單純描述為壞人做壞事,反而忽略了改革。

財務漏洞繼續存在,合法鑽漏洞的誘惑處處,在原則與法規中,我們該如何抉擇?

「我是最沒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人,」法斯陶強調。他想了一晌,給出了建議:「多花一點時間去思考每個抉擇真正的成本。然後假設不受你控制的記者、分析師或投資人,會用完全不同的鏡頭來看、來衡量和評斷你的決策。」

法斯陶自承,四十歲以前的專業生涯,他最大的錯誤就是只用「違不違法」,單一鏡頭看世界。

他一直相信,有足夠的時間能夠爭取投資人的認同,解釋他的交易,但安隆股價兵敗如山倒。結局是,「一旦市場失去對你的信任,即使你有再多好的理由,都沒有時間去解釋,」他說。

出獄後,他接到許多禿鷹投資人的電話邀請,希望延攬他幫忙找放空狙擊的標的。他拒絕了,卻驚訝於「這樣的投資人真不少。」

除了看的方法,法斯陶認為,一個公司必須建立對自己誠實、做好成本效益分析的文化。

法斯陶主動說,他很羞愧,也覺得自己應該被責備的是,協助育成了安隆不好的公司文化。身為財務長,他透過帳外金融與財務工程對外創造了一個假象,看到管理層如此,下面的人就會跟著這樣做。

「當成本沒有在財報上,但利潤卻顯示在財報上。隔天早上醒來,你會很容易就忘記還有成本這件事,」法斯陶說的是人性。

從憤怒到認錯,到面對而告解,法斯陶是安隆案中,認罪協商並協助聯邦調查局辦案的最高主管。也是唯一已經出獄、願意走出來面對眾人眼光的人。在他少數開放媒體旁聽的演講中,他會被挑釁是否關得不夠長;也會被好奇詢問,沒收財產後,他還有多少錢。

問他,為什麼願意面對這一切?如何度過這漫長的十二年又五個月?他又怎麼從憤怒走向告解?

法斯陶說,這段期間,救了他最多的,是他的孩子。

心境轉折:孩子救了我

安隆破產,一夕間他的世界都變了。他跟太太都被調查,兩個小孩都還沒上小學,他甚至得接受抗焦慮治療。

但他希望小孩能夠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因此他必須先對自己誠實,才能夠解釋。「我不想在我的孩子心目中,成為犯了錯、又不想負責任的父親。每個人都會犯錯,但重點是,如何負責任,」他說,「只是我的錯有點大,我承認,我要負起責任。我必須為自己的錯付出代價,但我知道,我的錯太大了,我彌補不了。但我希望能夠做一點事,彌補我造成的傷害。」

他入監服刑第四年,大兒子已經長成十四歲的青少年。探監時,讀了許多安隆資料的兒子問他,在股東、檢察官與法官口中,法斯陶所有的交易都不是故意、沒有違法、又得到許可,為什麼會犯罪?這讓他很不解。

法斯陶問大兒子一個情境。當父母允許剛剛拿到駕照的他,開車去參加朋友聚會,唯一條件是不准「喝」酒。如果此時有個朋友拿出啤酒口香糖,引誘他「既可以不犯規,又可以吃到酒」,他要如何面對?「我當然不會吃,因為那不是重點。重點是不能碰酒精,」他的兒子不假思索地說。

法斯陶告訴他的小孩,他犯的錯,就是十四歲小孩都懂的事,四十歲的他卻不懂。「過去的我,可能會是那個賣啤酒口香糖的人,」他羞愧地承認。

「懺悔最好的證據,是你往後人生的言行,」這是○六年法官宣判時,送給法斯陶的一句話。

出獄後的法斯陶,用他一場一場的無償演講,告解他的懺悔,也期待世人不再重蹈覆轍。

---------------------------------

安隆大事記

1985

Houston Natural Gas(休士頓天然氣)與內布拉斯加州奧瑪哈的InterNorth進行合併,組成安隆公司(Enron),擁有37500英里的天然氣供應管線。由肯恩雷出任董事長。

1989

安隆開始以期貨方式交易天然氣,成為北美和英國最大的天然氣公司。安隆保證客戶十年內的天然氣價格不漲,自己則操作期貨選擇權來避險。

1990

史金林(曾任職麥肯錫公司顧問)與法斯陶(曾任職伊利諾大陸銀行資產證券化部主管)加入安隆。

史金林與法斯陶日後出任安隆CEO與財務長。

1992

美國證管會同意安隆改採市值法(mark to market)會計原則。不同於現金法收到錢才列帳,成本法以取得成本計算價值,市值法是以當下的市價來評估資產與收入的價值。

1995

安隆開始獲選為《Fortune》雜誌美國最創新公司,連續六年,直到破產前。

1997

安隆將此天然氣商業模式,複製到電力與海外市場。

1999

成立安隆線上平台,成立特殊目的公司(SPE),透過會計制度漏洞,安隆可剝離固定資產,財報可認列SPE,獲利卻不需認列負債。法斯陶被《財務長雜誌》選為年度最佳財務長。

2000

每股90美元,市值700億,創下歷史新高。

2001

●《Fortune》雜誌報導安隆問題。

●10月《華爾街日報》開始報導安隆會計帳的問題;財務長法斯陶被解雇。

●11月安隆宣布重編過去四年財報。

●12月安隆向法院聲請破產。

2002

美國證期會展開司法調查。銷毀資料的原安隆簽證會計師事務所安達信遭起訴,並被判有罪;安隆策略長貝斯特舉槍自殺。

2004

法斯陶認罪協商兩項罪名(合謀證券與電信詐欺),判刑6年,假釋2年,沒收超過2900萬美元財產,並協助調查。太太認罪逃漏稅,服刑1年。

2006

史金林認罪,判刑24年4個月,沒收財產4500萬美元。又獲減刑10年。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