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趙藤雄 憑什麼大到不能倒?

精華簡文

趙藤雄 憑什麼大到不能倒?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瀏覽數

68052

趙藤雄 憑什麼大到不能倒?

天下雜誌549期

趙藤雄被收押,震撼全台政商界。 他以壽險和舉債,打造影響力深厚的遠雄王國。賺取暴利之餘,卻把風險在無形中轉嫁全民,形成大到不能倒的恐怖平衡。

趙藤雄被羈押了!

在台灣企業界,很少有人出事可以讓社會這麼「有感」。

從政府官員到民意代表,因這位「大金主」落難、又聽聞廉政署攔截遠雄準備銷毀的69箱資料,因此睡不好覺的人,大有人在。

市井小民卻普遍感到一吐怨氣。撇開有心人士不斷放出小股東殷殷期盼趙董回掌事業的聲音,台灣大多數人,不是被高房價壓得喘不過氣,就是眼睜睜看著房地產把台灣財富擁有拉到天與地的差別。尤其,趙藤雄「一坪250萬不算貴」才言猶在耳。

「講難聽一點,就連投資客也想趙董關愈久愈好,等著進場撿便宜,」一位中小型建商直言。

最大聲叫好的還是社運團體。「好爽!終於等到這一天,」長期抗爭大巨蛋開發案的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難掩興奮地說。

影響媒體10年的大廣告主

不過各大報章媒體,在拿捏這位「大廣告主」的報導分寸卻很謹慎。不像一般建商,自2003年SARS過後,三峽、林口,到現在的中和左岸,隨時都有上千戶造鎮案在推的遠雄,廣告投放量動輒站上年度前三大。

「影響」了媒體10年的趙藤雄,現在雖成階下囚,但「重出江湖」後難保他不秋後算帳。

一個趙藤雄被抓,竟然讓整個社會在五味雜陳中風雨欲來,關鍵原因,就是他那大到不能倒的恐怖平衡──趙藤雄走在鋼索上經營,鋼索底下有全民承接。

翻開趙藤雄發跡史,「廠辦教父」是他早期稱號。早在1978年,他就推出第一項立體工業廠房,也就是顛覆當時機器設備一定要放在一樓地面的觀念。隔了六年,新店「遠東ABC工業園區」推出,從委外代銷一間都賣不出去,到自建銷售體系後親自上陣拜訪客戶,趙藤雄開始對工業區的操作熟門熟路。

接著,他開始「玩大的」,大肆收購內湖六期土地,在內湖科學園區蓋了超過40棟廠辦,繼續在內湖五期、三峽、林口造鎮。趙藤雄已經不是簡單的建商,而是可以操作「重劃區」的土地開發財團。

「單純建商根本玩不起重劃區,」一位建商直言,台灣暴利的極致展現,非金權結合下的重劃區莫屬。「最簡單的道理,你錢哪裡來?你怎麼知道可以把錢壓在這裡?」

無論趙藤雄要如何回答這兩個問題,都會帶出他為什麼大到不能倒?

首先,趙藤雄錢哪裡來?「廠辦教父」,頂多只能為他累積到「建商級」的財富,要跑得更快,只能再生出兩隻腳,一隻是壽險,一隻是向銀行舉債。

6月5日,趙藤雄因涉嫌行賄與湮滅證據遭羈押的第三天。

遠雄人壽董事長屠仲生罕見地發出給保戶一封信,強調人壽與建設為獨立營運的兩家公司,受金管會高度監管,強調投資一切依法。更抬出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背書,強調純屬個案。

隔日,金管會發現遠雄人壽利用曾銘宗背書後,直接去電要求撤掉聲明。

壽險、舉債 撐起趙藤雄

▲近年北台灣的各大重劃區內,常見遠雄身影。(攝影/劉國泰)

遠雄之所以要大動作把主管機關拉下來背書,關鍵還是遠雄人壽這個「小金庫」對遠雄王國太重要,不僅是趙藤雄過去從羽量級一路晉升重量級的大補丸,更是穩住眼前告急情勢的救命丹。

仔細觀察遠雄發展的軌跡就可以發現,趙藤雄是在1993年投資中興人壽,但在遠雄內部讀物《遠雄之路》就寫到,趙藤雄一直到1998年才得以插手改造業務,並在2000年正式成為最大股東後,改名遠雄人壽。

「巧合」的是,遠雄建設也是在此之後,有能力跨入大規模的住宅造鎮,儘管遠雄極力撇清,但遠雄建設與壽險間的關係卻是異常緊密。

三大投資公司 牢控遠雄

翻開遠雄人壽、遠雄建設、遠雄悅來飯店與遠雄自由港的財報,趙藤雄透過遠雄國際投資、信宇投資、遠東建設三大投資公司,牢牢地掌控遠雄人壽與三家上市公司的經營權。

這三家投資公司的董事長都是趙藤雄本人,根據公司法,趙藤雄可以隨時撤換遠雄集團所有上市企業與遠雄人壽的經營層。

在趙藤雄的王國裡,遠雄人壽龐大的可用資金,是遠雄發展房地產事業最雄厚的金援。遠雄人壽持有遠雄建設7.29%的股權。

遠雄人壽還參與遠雄建案的投資。根據保險相關法規,房地產投資上限為可用資金30%。遠雄人壽可用資金約3千億,可投資在房地產的金額高達9百億。更驚人的是,保險法並未對投資關係人不動產的金額設限,只要董事會「重度特別決議」通過即可。

翻開遠雄人壽的財報,去年遠雄總資產3258億中,投資型不動產金額高達458億,比例高達14%。這個數字,遠較國泰5%、富邦4%、南山2%為高。

由遠雄人壽出面獵地,再與遠雄建設合建或出售給關係人蓋房子,是遠雄集團慣用的手法。合建後,遠雄人壽依投資金額分到辦公室或住宅再出脫,成為遠雄人壽獲利的主力來源。光是這幾年,信義計劃區、新莊副都心、中和華中橋的大型造鎮計劃,都可見到遠雄人壽的足跡。

截至去年底,遠雄人壽與關聯企業合建的建案,包括:遠雄左岸、遠雄米蘭公園、遠雄御東方,與中和華中九段等土地。其對金管會申報,這些關係人交易的投資為24億。但其手上握有的已完成遠雄建案明細,並未披露。

去年底財報顯示,未來年度,遠雄人壽必須支付的不動產8個工程,也全是遠雄的建案。

這也是為什麼資金運用著重不動產投資,甚至獨鍾遠雄建設單一企業的遠雄人壽,會屢屢被金管會盯上。

2011年,金管會曾以遠雄人壽多項財務、業務疏失為名,祭出史上最高的1170萬罰金,並罕見要求其一年內不能投資房地產。這道禁令的時間點,就在遠雄人壽砸了高出底價近一倍之多標下新莊副都心土地不久,因此還被業界稱為「遠雄條款」。

2013年7月,金管會公告五家體質不佳的壽險公司中,其中兩家就是遠雄人壽和宏泰人壽,分別隸屬台北重劃區兩大巨頭趙藤雄與林堉璘集團所有。去年底,遠雄人壽盈餘轉增資,使其資本適足率符合金管會最低要求。

把風險轉嫁全民

至於趙藤雄的另一隻腳,銀行借貸,在趙藤雄收押以來,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根據媒體估算,目前遠雄集團在國內銀行至少有六個聯貸案,貸款金額超過五百億。

其中,光是此次的桃園八德合宜住宅,遠雄就跟包括土地銀行在內的10家銀行,聯貸了70億元。

趙藤雄不僅用公眾資金成就大開發霸業,賺取暴利之餘,更把風險在無形中轉嫁全民。

另一個問題,趙藤雄憑什麼屢有遠見,總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趨勢和商機?

「台灣的土地開發與政客向來都是共犯結構,」一位跑房地產新聞十餘年的前媒體人觀察,「其實趙藤雄沒有特別嚴重的錯,是中華民國的制度和法令讓他可以『玩法』,他不玩,也會有其他人被『拱』上來當『趙藤雄』。」

從這次的合宜住宅弊案就可以看到,不管趙藤雄現在的「被迫行賄」說法,是訴訟策略還是事實,從重劃區到合宜住宅,只要大面積開發,就少不了政商關係。

像是新北市三峽「北大特區」重劃區,遠雄集團一位高層主管總是說,「當初都是台北縣府(現為新北市)一直來拜託,我們才去做的耶。」

會被「拜託」,表示根本沒人要做,但趙藤雄就是有本事一邊打著「解決市民住的問題」旗號,一邊賺錢。

眼光、膽識、算計、霸氣

眼光、膽識、算計、注重細節,還有在工作上的事必躬親與拚搏,「對我而言,365天每天都是星期一,」說這話的趙藤雄,的確有著打造事業的成功特質。

但光憑這些,可不一定能把別人眼裡虧錢的生意做到賺錢。趙藤雄還有一門獨到武功,就是先把戰場拿下,之後再改變遊戲規則。

以機場捷運A7站合宜住宅為例,當初內政部招標公告是容積率三○○%,能蓋二四五一戶。但包括遠雄在內的四家建商在得標後,透過綠建築、大街廓開發等容積獎勵方式,向桃園縣政府爭取到容積擴增到四○○%,最後戶數可以蓋到四四六三戶,多了將近一倍。

只要實際獲利對不上趙藤雄心中的算盤,就算合約簽了他也能變更。最具代表性的就屬台北大巨蛋案爭議。

長期抗爭大巨蛋案的律師蔡雅瀅說,遠雄是在市府提供接近免費(零權利金,租金為公告現值的1%)的超優惠條件下,和建築師劉培森搭檔拿下松山菸廠的地上權五十年。當時,他們是唯一參與競標的廠商。

但接著趙藤雄開始不斷變更合約。先是在○四年議約前夕與劉培森鬧翻,擅自變更協力廠商,接著新設計的總樓地板面積比當初招標書上增加約55%,而商場和飯店就佔總樓地板面積的三分之二。

「我已經對這整件案子看得很透徹了,沒有理想,沒有技術,只有政治,」兩年多前,劉培森在大巨蛋正式開工不久後,接受《天下》專訪。他說,當初是因為他的技術和理念才得標,結果他退出後,遠雄竟然還能讓合約繼續往下走,「真的匪夷所思。」

劉培森所謂的「政治」力量有多大?在遠雄拿下大巨蛋後,不光是社運團體抗爭,就連監察委員對此案提出糾正,以及北市府自身對遠雄提出告訴,都無法扭轉遠雄依照己意興建大巨蛋的現實。

甚至每次遇到有人要拿爭議做文章,趙藤雄就會祭出猛烈反擊砲火。

例如,當他得知市府要重新審查協力廠商,馬上「照慣例」在各大報頭版刊登文章反擊,甚至大動作召開記者會。「現在大巨蛋地上權是我的,」他怒嗆,如果北市府不玩了,要收回土地,「不是那麼簡單,不是市府想這樣玩就這樣玩。」

趙藤雄敢這麼霸,除了個性使然,和政府牽手走過大小土地開發案的他,不僅累積雄厚政商關係,更對大小政客的「需求」瞭如指掌。

你說,誰敢讓他倒?

【延伸閱讀】

合宜住宅已死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陽明山國家公園Ⅹ遠雄集團】走,到土石流畔泡湯去

何榮幸:政府逼有錢人逃離台灣?

趙藤雄 豪賭人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線上書展最後倒數】27折優惠,錯過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