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政府效能下滑 拖累台灣競爭力

精華簡文

政府效能下滑 拖累台灣競爭力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瀏覽數

30198

政府效能下滑 拖累台灣競爭力

天下雜誌548期

IMD競爭力評比,台灣連三年退步,還被馬來西亞超越。 專家認為,台灣面對外部挑戰的能力正弱化,開出幾帖拯救競爭力的藥方。

從瑞士洛桑管理學院 (IMD)世界競爭力報告,可看出美國獨強,歐洲復甦,新興亞洲國家減速。泰國、印度、菲律賓皆退步,「歐豬」西班牙、愛爾蘭卻小有進步。

不進則退,是台灣的最佳寫照。台灣今年排名十三,比起去年退步兩名。儘管經濟表現名列第十四,進步兩名,但在政府效能與企業效能卻連續兩年明顯退步(分別退步四名與七名)。

因此,鄰居只要小有進步,就馬上迎頭趕上。在連續落後台灣四年之後,馬來西亞一舉超前到第十二名。主要是政局相對穩定,不像與中國有領土紛爭的越南、菲律賓,或政局動盪的泰國。「馬來西亞堪稱東南亞模範生,」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形容。

對台灣名次連三年倒退,不用太緊張,主要原因是前幾年深陷歐債泥淖的國家,重新站穩腳步。

從評分邏輯,可看出IMD側重企業經營者眼中的競爭力。

例如台灣的經濟表現面向,「國際貿易」中項指標上升四名。由於通膨率低、燃料便宜,以及消費稅率低,企業經營相對成本低,因此「價格」指標大幅上升十五名。

然而,對企業家好,不一定對人民好。中華經濟研究院經濟展望中心主任劉孟俊指出,價格偏低其實是通貨緊縮的前兆,「對整體經濟不全是正面。」

企業家態度對排名有決定性影響。IMD在六十國發出四千六百份問卷,台灣共有近七十位本地企業主填答。三百多項競爭力指標,超過四成六來自問卷結果。

台灣雖然客觀指標不差,主觀指標卻不好。十五項明顯退步的細項中,有十三項是問卷調查結果,包括政府決策、政治穩定度、施政透明度、人才國際經驗、人才外流情況、勞資關係等等,顯見企業主出現信心危機。

政府施政能力扮演關鍵角色。

亞洲市場不像歐美高度自由化,亞洲國家的政府效能與國家競爭力息息相關。孫明德說明,香港、新加坡政府效能極高(排名高居第二、第四名),把國家當成公司來治理,競爭力才能名列前茅。相較之下,「台灣的法規都是六十年前訂的,怎麼競爭?」他反問。

政府效能令人憂心

這次政府與企業效能排名退步,與問卷調查期間高度相關。

IMD競爭力中心主任布利斯(Arturo Bris)接受《天下》記者訪問指出,台灣企業效能退步,主要原因在勞動市場(退七名)以及社會態度與價值觀(退十三名)兩個指標,因為問卷調查於今年一至五月進行,與太陽花學運時間重疊,影響企業主觀感。

在勞動市場指標下的「勞資關係」與「員工士氣」明顯下滑,人才外流,對高階外國人才的吸引力差,這些都影響到企業效能。

布利斯進一步指出,台灣勞工的國際經驗明顯不如人,排第三十九,連續兩年退步。馬來西亞卻連續三年進步,名列全球第四。

此外,可能讓很多台灣人納悶的是,日本(第二十一名)與韓國(第二十六名)的競爭力排名,為何大幅落後台灣?

布利斯特別解釋,「很多人有迷思,認為經濟表現等於競爭力,但我們看的不只是現在,還有未來創造繁榮的潛力。」他強調,日本這一兩年雖因貨幣貶值而經濟大好,但國家財政問題以及人口老化現象仍嚴重,難以保持長期競爭力。

韓國的問題,則是物價太高。生活費與辦公室租金一年成長近三成,住房租金更狂漲七成,企業營運成本高昂。相較之下,台灣的價格指標上升十五名,顯見生活成本比他國成本低廉。

適應新挑戰能力倒退

儘管台灣整體表現不俗,布利斯仍發出警訊。

洛桑管理學院四月應工商協進會邀請參訪台灣,正值學運期間。「我感受到社會瀰漫著悲觀的氣氛,除了抗議,還有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好像台灣的未來不是操之在自己的手上,」他說。

相反地,「正在談加入TPP的馬來西亞,貿易開放、腳步穩健,人民與企業都充滿樂觀能量。」他受訪前一天才剛從吉隆坡出差回歐洲,感受特別深刻。

馬來西亞的「國際投資」名列第七,相較之下,台灣在第三十一名,屬後段班。二○一二年直接外人投資,馬來西亞的金額將近是台灣的三倍,差距正急速拉大。

這差距動搖了企業信心。IMD問卷有一題問到,「國家在國際上的形象是否有利於企業經營?」馬來西亞在這一題排名第十五,與競爭力名次相仿,反觀台灣卻排名第二十二,被IMD在新聞稿中點名「對國際形象悲觀。」

此外,台灣的「企業家精神」從去年的第三掉到第八,保護主義升高,「人民面對新挑戰的適應能力」,分數更是五年來最低,顯示台灣對於外部挑戰的適應力弱化。

拚競爭力,也要兼顧分配

要找回競爭力,布利斯開給台灣的藥方,就是服務業對外開放,尤其是金融、醫療、教育等目前被高度管制的產業,因為他們才能創造未來的全球性成長。

他以自己的母國為例。十多年前西班牙開放外國銀行進入,本國銀行被迫向外併購,結果不僅沒倒,有的還成為跨國大銀行。「台灣應該繼續走向開放,否則其他亞洲國家持續前進,台灣會愈來愈被孤立,」他說。

布利斯強調,與中國打交道,也許會讓更多中國大陸人才或資本介入台灣,但這是邁向更成熟經濟體的必經之路,是「必要之惡」。

但增強競爭力的同時,也應兼顧公平分配。

台灣在退步七名的「企業效能」指標下,只有「生產力與效率」進步六名。「勞動市場」、「金融」、「經營管理」、「態度與價值觀」,都退步四名以上。

生產力意味著企業產出利潤的能力。「可見企業家創造的財富增加了,但勞工卻未能享受到成長的果實,」劉孟俊憂心指出,如此的增強競爭力方向,會讓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如果生產力提高只意味利潤增加,這也可能來自於降低成本,未必創造出更高附加價值,「可見競爭力評比仍有它的侷限性,」他補充說。看待競爭力排名之餘,更要關注社會分配的結果。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