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兩岸小豬教父 掀起養豬大革命

精華簡文

兩岸小豬教父 掀起養豬大革命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35742

兩岸小豬教父 掀起養豬大革命

天下雜誌545期

「安佑打噴嚏,中國養豬業大地震。」亞太地區小豬飼料第一大廠安佑創辦人洪平,幾乎以一人之力,帶動一場影響兩岸養豬業深遠的「乳豬養育革命」。

近幾個月,台灣飽受小豬下痢病毒肆虐,豬隻大量死亡。從南到北,相關行業莫不哀鴻遍野。

然而,台南近郊,甘蔗田圍繞的仁德工業區內,卻有一家豬飼料廠生意火紅,進出的貨車絡繹不絕。「這幾天,我們員工還得加班趕工,」安佑生物科技集團創辦人兼執行長洪平溫溫地笑著說。

原來,多數養豬場為了杜絕下痢病毒傳染,乾脆釜底抽薪,將初生小豬抱離母豬。

這使得被迫提早斷奶的乳豬,未來一個多月,只能食用一系列小豬專用奶粉、飼料,如同人類嬰兒的母乳配方奶粉、斷奶食品一般。

而在養豬界之外,罕為人知的安佑,其實已是亞太地區小豬飼料第一大廠。也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在農業生技領域竄起速度最快、表現最亮眼的中國台商。

仁德的台灣安佑總部,是一棟二十多年歷史,歷經風霜的三層樓房,旁邊連接著小學操場大小的工廠、倉庫。

而在中國,安佑分布二十六省份的三十五座飼料加工廠,幾乎規模都比台灣廠大。年產能合計達一百萬噸,足足是台灣廠的二十倍。

帶動「乳豬養育革命」

安佑的成長故事,與泡麵領域的康師傅,兒童零食領域的旺旺類似。他們原本都是台灣「B咖」,在中國市場的狂飆推動下,脫胎茁壯為亞洲「A咖」。

只不過,安佑的故事,多了點學術味。

今年六十四歲,外表樸實斯文,像個大學教授的洪平,有兩岸「小豬飼料教父」之稱。

他幾乎以一人之力,帶動一場影響兩岸養豬業深遠的「乳豬養育革命」。

他孜孜不倦地教育豬農,小豬出生後的「關鍵三十五天」最為重要。吸母奶的第十天後,開始食用含脫脂奶粉、乳清粉、血漿粉、酵母、活菌等數十種複雜成分的專用「斷奶飼料」(業界稱人工乳、教槽料)。幼豬的育成率與成豬健康,都將戲劇性地大幅改善。

現在,中國每十隻初生乳豬,便有一隻靠著安佑飼料長大、轉骨。根據安佑估計,全中國去年共有七千五百萬隻「安佑寶寶」。

也難怪豬營養學專家、台大動物科學系副教授魏恆巍會這樣形容:「安佑打個噴嚏,中國養豬業會大地震。」

成立二十二年的安佑集團,二○一三年營收約為四十億人民幣(一九四億台幣),較前一年成長三成。

根據台灣飼料第一大廠,大成長城集團香港上市的大成食品(東亞)年報,二○一二年該集團中國區飼料收入為三十.七億元人民幣,較安佑為低。

也就是說,安佑已超過這家較它資深三十年的前輩,成為中國第一大飼料台商。

看上安佑在中國幼畜飼料的龍頭地位,世界銀行甚至找上門,以協助發展中國家農業的名義,將在今年投資安佑兩千萬美元。

洪平,這個台灣畜產業的後起之秀,可說一生都在飼料堆裡打滾。

他的父母都是安徽蕪湖人。父親洪夢禹,黃埔軍校第十七期畢業,經歷對日抗戰、國共內戰,到了台灣解甲歸田。夫婦一起到彰化八卦山腳下養雞。從一窩小雞養起,幾年間竟創出三萬多隻蛋雞的大事業,儼然成為地方的養雞大王。

飼料教科書 奠定兩岸地位

洪平從小就協助家人調配飼料餵雞,耳濡目染之下,培養出濃厚興趣,大學因此考進台灣農業科技重鎮─中興大學畜牧系。

豐富的實務經驗,加上科班訓練,洪平在大學時期,已是業界小有名氣的飼料專家,課餘常接受廠家委託,協助調配雞鴨魚豬的飼料。

之後進入南部飼料廠工作,洪平更在工作之餘,苦讀日、英文資料,在三十三歲寫出台灣飼料業的「聖經」,四百多頁、資料詳盡的《飼料原料要覽》。

出版三十年以來,這本書盛譽不衰,至今已印到第八版,仍是台灣各大農學院必用的飼料學教科書,累積銷售超過一萬本。

甚至對岸養豬、飼料業,都是人手一本。這個無心插柳的結果,讓洪平日後到中國發展大為便利。

同行個個對他久仰大名,地位如同電影明星。而且,外表較實際年輕的洪平,還常讓對方大吃一驚,「原來你這麼年輕,以前都以為是個白髮蒼蒼的老教授。」

其實,醉心技術的洪平,一開始根本沒有創業打算。然而,他潛心研究出的小豬斷奶飼料配方,當時的東家,認為市場規模太小,而不願投入。

「這東西對豬的成長影響這麼大,為什麼不做?」他忿忿不平之下,遂在四十二歲那年,離職創立安佑。

洪平只花了幾個月時間,就證明自己是對的。第一批安佑斷奶飼料,迅速賣到供不應求。

一國兩豬 安佑的第一桶金

洪平的中興大學學弟,安佑總裁陳佐邦清楚記得,當時他剛進安佑當業務員,便趕貨趕到得全公司動員當「捆工」,包裝、運送飼料。

成立五年後,一場讓台灣養豬業遭遇空前浩劫的口蹄疫,差點讓安佑陷入經營困境,卻也成為洪平進入大陸市場的契機。

在九○年代的海峽兩岸,住著兩大群吃得好、住得好,睡覺還有電風扇吹的「豬中貴族」。

在中國南方,是運交港澳市民食用、一年三百萬頭的「供港豬」。很多香港人至今仍記得,每天有一列臭烘烘的活豬專用貨運火車,越過邊界運來香港。

「供港豬」為了因應港府對於品質、藥物殘留的嚴格要求,養殖場所、品種、所食飼料都遠較中國一般豬隻為佳,因此被戲稱為「一國兩豬」。

在台灣,則有一年高達八百萬頭的「供日豬」,因此讓台灣成為全球第二大豬肉出口國,出口總值一度高達十七億美元。但一九九七年口蹄疫爆發,疫區豬肉從此不能出口日本。養豬戶相繼倒閉、棄養,一年間,養豬業規模萎縮四成。

當時,洪平才剛與銀行貸款擴廠,經營迅速陷入困境。

貴人適時出現。浙江與湖北兩省國營農糧集團高層來台參訪,因為他們的寶貝「供港豬」,被香港檢出抗生素,慘遭退貨,所以希望邀請「飼料大師」洪平到武漢合資設廠,協助養出「安心豬」。

一年三百萬頭的「供港豬」,對品質的嚴格要求絲毫不亞於日本,洪平的高價斷奶飼料因此有用武之地,得以複製台灣成功經驗,成了餵養安佑在中國壯大的第一桶金。

「老實說,我們在中國推廣,大概只有前四個月比較辛苦,之後都很順了,」洪平說。

他印象中的最大難關。是在幾年前,深圳分公司的當地合夥股東,意圖強佔公司,甚至將台籍主管趕走。行為之惡劣,如同之前北京新光天地事件的飼料業翻版。洪平最後只得出售持股,另起爐灶。

回憶此事,洪平只淡淡地說,「遇到這種事,你找海基會什麼都沒有用,各顯神通就對了。」一語道盡中國市場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在小池塘裡當大魚

安佑得以快速發展,一開始的定位正確也是一大關鍵。

前杜邦特殊作物部中國與東南亞區總經理、安佑研究院院長汪德中分析,小豬飼料規模遠較傳統飼料為小,因此長期被大廠忽略,又有一定的技術門檻,安佑全力以赴,便得以「在小池塘當大魚」。

「小豬料是大陸飼料業含金量比較大的一塊,安佑切得很漂亮,」大成長城台灣總經理莊坤炎說。

小豬飼料技術門檻高,利潤空間也較大。洪平透露,安佑的淨利率達到五%,遠高於飼料業平均二%的水準。

在已成「一片紅海」的飼料業,其他中國豬飼料大廠,諸如雙胞胎、大北農,也積極搶進小豬飼料這塊「最後樂土」,與安佑正面交戰。

對此洪平並不擔心,因為經過十幾年發展,安佑已在豬農心中建立響亮品牌地位,不是那麼容易被取代。「接下來靠的是品牌力了。」

真正令洪平掛心的,是五年後的一場大決戰。

他從公事包翻出一份集團內部的研究報告。標題赫然是「大發展,大淘汰!」

報告預期,未來十年內,世界三十大農業綜合集團,將有一半屬於中國企業。

五年後的大發展、大考驗

剛完成併購美國最大豬肉商「史密斯菲德肉品集團」,即將在香港上市的河南雙匯便是一例。

在這過程中,將出現一場規模空前的產業整併潮。中國現有幾家從豬肉下游,一路整合到養豬的超級大廠,例如雙匯、溫氏、雨潤、以及泰國正大,都將完成進一步的整合,進入飼料業。

「未來中國飼料業沒有小而美的空間了,」他眉毛深鎖說。

他現在的一連串佈局,都是為此備戰。包括已完成會計師審計,預計二○一五年在上海上市的計劃;以及在江蘇太倉,新成立有一百多名研究人員的研發總部,研發出以香精油取代抗生素等此類無毒、低碳的新型養豬技術。

洪平深知,安佑身為「台灣品牌」的優質、安全農產品形象,是在列強環伺中突圍的最大憑恃。

安佑的未來如何,就繫於這一役。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