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KIPP學校 弱勢也能出頭

精華簡文

KIPP學校 弱勢也能出頭

圖片來源:陳佳鍵

瀏覽數

30537

KIPP學校 弱勢也能出頭

天下雜誌536期
  • 王曉玟

洛杉磯,世界第三大城市經濟體,但教育卻滿目瘡痍。 在一個只有四%學生能上大學、以新移民為主的弱勢學區,KIPP學校卻能讓八成以上的孩子,擠進大學窄門。背後原因,不只是科技。

這是一堂沒有教科書、沒有選擇題的科學課。

二十九歲的科學老師游貝倫(Baron Yu),面前有十五位國中生,分成三組。貝倫手中拿著尺,一端寫著「質量」、另一端寫著「加速度」,正在教五位孩子「質量」與「加速度」的反比關係。

講解完了,貝倫把桌上的水果一個一個放進玻璃碗中,放愈多水果,代表慣性愈大。貝倫每問一個問題,學生們都會笑著舉手搶答。

第二組五個學生,由助教陪同,用蘋果筆電上網做練習題。

第三組五個孩子,則自己用蘋果筆電上網解題。螢幕上,題目不再是選擇題,而是必須解釋「牛頓第二運動定律是什麼?」的申論題。學生們的進度,貝倫和助教在自己的筆電馬上可以看到,隨時指導進度落後的學生。

每四十分鐘,學生們輪流換組。

貝倫教書八年,從來沒有只站在黑板前授課。「運用科技,可以讓學生從探索中學習、從回答錯誤中學習,而不是呆呆聽課,」貝倫說。

學生不再呆呆聽課

這種老師對小組直接教學,加上整合科技的「混合式教學」(blended learning),正在幫助這所學校四百八十位學生,彌補成就鴻溝(achievement gap)。

KIPP洛杉磯國中,是KIPP(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全美一四一所公辦民營學校的其中一所。

從洛杉磯好萊塢往東南方開車二十分鐘,每過一個街區,星光就褪色一分。來到博伊爾高地(Boyle Heights),便宜的甜甜圈咖啡快餐店、破舊的房屋,一派蕭瑟。這裡的墨西哥裔美國人,大多是低收入戶。

唯有這間從墨西哥捲餅工廠改建的學校,朝氣洋溢。每年有八百位學生申請這間學校,但學校只能收一百二十位。

KIPP洛杉磯國中,嘗試運用科技,為弱勢學生打開大學的門。

教室每一扇門,貼滿授課老師大學的徽章、吉祥物。走廊的標語大大寫著「沒有捷徑、沒有藉口」,還貼著非裔美國女詩人安潔洛(Maya Angelou)的錦句:「小鳥歡唱,不是因為牠有答案。小鳥歡唱,是因為牠心中有歌。」

不安靜的歷史課。

電子黑板上方貼了四十四位美國總統照片。總統威嚴的凝視下,二十二位學生卻嘰嘰喳喳。

原來,他們正分成四組,每一組討論不同題目。「什麼是大憲章?」、「波士頓大屠殺對美國歷史有什麼影響?」。

互助學習 學生變老師

學生們人手一台Chromebook筆電,從教室書架上抽出厚重的教科書,一起翻閱、一起討論,再把答案鍵入筆電中,存到Google Doc文件檔。歷史老師瑪珠格爾(M. Madrigal)馬上就可以看到每位學生回答,隨時調整教學進度。

「我的學生有六成家中沒有電腦、不能上網,」棕髮棕眼的瑪珠格爾解釋,「因此我希望在課堂上,讓他們養成未來工作必備的數位素養(digital literacy)。」

瑪珠格爾的歷史課很好玩。因為,所謂的「期末考」,是小組上台簡報。簡報題目,由別組同學出題。簡報內容,由一學期累積下來的Google Doc中整理、濃縮。

瑪珠格爾和學生們很享受這種「期末考」。從互助式學習(collaborative learning)中,學生也變成老師。

「我以前上歷史課,只能低頭抄筆記。現在我的學生,卻愛上簡報競賽,還能反過來教我,」瑪珠格爾笑著說。

科技,對這群墨西哥裔學生來說,已不是太遙遠、太昂貴的議題。筆電、Google Doc、網路上「可汗學院」的數學練習題,都是他們每天必備的學習工具。

更重要的是,科技,可以是翻轉貧窮的工具。

洛杉磯,世界第三大城市經濟體。但教育卻滿目瘡痍。每十位國、高中生,就有兩位輟學。加州每位學生能分到的預算,是全美第三低,僅次於內華達州和猶他州。

在博伊爾高地學區,只有四%國、高中生能上大學。但在這所KIPP學校,八四%學生都擠進大學的窄門,因而聲名大噪。

根據美國研究機構Mathematica十月發表的調查,進入KIPP學校三年後的學生,平均比同儕多出十四個月的科學知識、十一個月的數學知識、十一個月的社會研究知識、八個月的閱讀知識。

十四歲、有著聰慧大眼的瑪滋麗(Metzli Garcia),爸爸是牙醫診所的司機,媽媽是百貨店的專櫃小姐,她以前從沒想過要上大學。但來到KIPP洛杉磯國中後,她改變想法了。

「我很喜歡老師總是挑戰我,我喜歡學校裡的模擬法庭,以後我想當律師。我也很喜歡動物,或許以後當獸醫,」她說。

老師才是科技的主角

在瑪茲麗的童言童語中,透露出KIPP的宗旨:「出身,不該決定命運」(demography should not dictate destiny)。

KIPP能做到,背後原因,不只是科技,更是懂得運用科技的老師。

「老師也要學習啊!新科技那麼多,大部份推銷給學校的軟體、網站都是垃圾。究竟哪種才對學生有益,要像淘金一樣尋找。一旦找到那金塊,摸索出正確方法,我們就可以跨校、跨州採用,」KIPP創辦人芬柏格(Mike Feinberg)指出。KIPP鼓勵校長、老師勇於嘗試各種新科技,從錯誤中學習。

因為,只有老師主導、科技輔佐,才能往「個人化教學」的理想更靠近一步。

貝倫掰著手指頭算,他不僅每週要和校長面對面,談談教學方法怎麼改進。每週還要花五個小時學習、上老師專業訓練課程。貝倫每個月總有十五到二十個小時,學習教學方法、嫻熟新科技。

「未來的好老師,必須懂得隨時現場調整教學、能隨時照顧個別學生,」芬柏格不諱言,老師挑戰愈來愈大,但成就感也愈來愈高。

給弱勢家庭翻身希望

兩年前,KIPP洛杉磯國中校長拉路薩(Carlos Lanuza)的女兒剛滿一歲。他帶著女兒參加這所學校的畢業典禮。

拉路薩告訴女兒,記住這些畢業生的面貌,他們未來將是工程師、企業家、校長、甚至總統。許多家長一聽,眼淚撲簌簌掉下來。

KIPP洛杉磯國中的許多學生家長,還是第一代墨西哥移民,英文還不流利。他們卻能看著子女超越自己,追一個清晰的美國夢。

瓦倫西亞(Raul Valencia),汽車工人。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七點送孩子來這所學校上學,當義工幫忙發送早餐。

他很開心,看到十四歲的兒子朱利安愛上科學課。「他以後應該會是工程師吧!」瓦倫西亞說。

但談到兒子從KIPP國中畢業後,未來一年一萬五千美元的私立高中學費,原本滿臉喜色的瓦倫西亞,垮下臉來。「我只能希望朱利安申請到獎學金!在這學區,只有那所私立高中能把孩子送上大學,」他不禁皺眉。

在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美國,KIPP不是所有問題的答案。但KIPP正舉起改變的火炬。在絕望中,點燃希望。

小檔案

KIPP(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時間:1994年創立,1995年辦學,在休士頓設立KIPP Academy Houston,2000年成立KIPP Foundation,將KIPP學校規模化。

規模:全美目前有141所KIPP學校,服務五萬名學生。95%學生來自非裔、拉丁裔弱勢家庭,86%來自符合享用免費早午餐標準的低收入家庭。2015年前要擴張,服務六萬名學生。

成績:83%的KIPP學生上大學。KIPP學生中,96%閱讀能力勝過全國同級生,92%數學成績勝過全國同級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