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火箭教育 打造奇蹟小學

精華簡文

火箭教育 打造奇蹟小學

圖片來源:陳佳鍵

瀏覽數

28985

火箭教育 打造奇蹟小學

天下雜誌536期
  • 王曉玟

這所公立小學,有八成學生來自弱勢家庭,但是八成以上學生的表現,和富裕學區相比,毫不遜色。 媒體爭相報導的「火箭教育」,為每個孩子量身打造課表,讓孩子成長宛如火箭。

一個矽谷,兩個世界。

一條國王大道,穿越貧與富。

國王大道(El Camino)北端,帕羅奧圖柏樹高聳,史丹佛大學附近的購物中心裡,奢華品牌商店林立。

國王大道南端,聖荷西,火箭可能學院(Roecketship Si Se Puede Academy)六百三十多位小學生,八成來自弱勢拉美裔、越南裔、非裔家庭。七成家庭英文不是母語,學生要靠政府提供免費早、午餐。

七年前,二十八歲的史密斯(Preston Smith)剛剛得到全美傑出校長獎,卻因學校不認可他的教學方式,乾脆自己辦學,創立火箭教育(Rocketship Education),立志要彌補成就鴻溝(achievement gap)。

翻轉貧富的奇蹟小學

七年後,火箭教育在聖荷西已有八所學校,服務五千名學生。最令人驚艷的是,八成以上火箭教育的學生,在州立數學測驗達到精通、高階,和富裕學區的同齡學生相較,毫不遜色。

美國媒體爭相報導火箭教育,稱火箭教育旗下小學為「奇蹟小學」,從小鼓勵弱勢家庭學生上大學。

「我以後要上UCLA,」梅爾葛立歐(Blanca Melgarejo)才十歲,害羞地說出她對未來的想像。

對出身拉丁裔社區、父親是磁磚銷售員的史密斯而言,翻轉貧富的奇蹟,從一點一滴改變老師的心態開始。

「為什麼要當老師呢?當老師,不是嫻熟課程內容,丟本書,教學生學習,」史密斯說,「當老師,是因為你手中掌握了孩子的未來。當老師,是要問自己,我可以幫這孩子達到什麼?」

老師自問的問題不同,思惟就不同。

史密斯不斷思考,為什麼美國中小學變成了福特工廠?為什麼每一個不同程度的孩子進來,都被壓鑄成同一台黑色的Model T?

該怎麼改變?火箭學院為每位學生量身打造課程,發展出融入線上課程的混合式教學(blended learning),讓學生自主學習。去年,還新發展出「彈性教室」(flexible classroom),拆掉教室的牆,也沒有下課鐘,讓近百位學生們在同一間大教室裡,分組學習。

鏡頭轉回火箭可能學院。

這裡每一位學生,都有不同的課表。

每兩個月,還會根據學生測驗成績,微調一次。

每個學生都有不同課表

一間叫做「熊洞」的大教室裡,有七十位十歲學生,四位老師。左邊有老師教數學。中間有助教輔導學生們用電腦做練習題、讀資料。右上角有老師教英文閱讀。右下角,還有一位老師,專門輔導四位進度落後學生,拿著喬治.華盛頓的照片問問題,不時鼓勵學生,「很好,你現在字和圖片會一起看了!」

書櫃一角落,有一位小學生,正蜷在一角看書。因為他進度超前,贏得自由時間。乍看之下,有點混亂。但細看,其實亂中有序。

「我們理想中,教室裡,老師應該說最少的話,讓學生發言討論。和亞洲文化裡,好學生要安靜聽課不一樣,」校長錢德勒(Andrew Elliot-Chandler)解釋。

左手邊,數學老師正在帶動學生們討論。

「你們同意亞當的答案嗎?」學生們有的大拇指往上,表示同意,有的大拇指往下,表示不同意。這是因為大部份學生在家不說英文,只說西班牙文。因此,老師們發想出手勢,在課堂上用手勢幫助學生,發展英語溝通技巧。

滴答滴答,倒數計時。

教室裡有一個面板時鐘,和每位老師智慧手機上的app一樣,提醒四位老師,這堂課還剩多少時間。每四十分鐘一到,學生就會站起身,排隊到另一站學習。如果表現乖巧,換站時的兩分鐘,大教室還會播音樂。

彈性教室最大的優點是,把自由還給學生,讓學生做自己的主人。

「課表不是用來綁架學生的時間,課表是要讓學生的天賦自由,」錢德勒說,因為學生可以自主學習,如果喜歡數學,就能多學一點數學。如果喜歡閱讀,也可以多花時間在閱讀。進度落後,有老師輔導。進度超前,就能自由閱讀。

即使小學生,也能在分科上達到卓越,擺脫每科平均學習的齊頭式平庸。

「上學期末,我聽到小學生辯論美國大革命,保皇黨想什麼?革命份子想什麼?他們真的進到兩百多年前的人們腦子去,」錢德勒開心地說,孩子們永遠令他驚喜。

在大教室裡移動,隨時檢視自己目標、進度,參與小組討論,也能讓學生養成目標設定、互助合作、獨立學習的習慣。

「當我們設計課程時,我們會先考慮,『目標設定』、『互助合作』、『獨立學習』都是未來成功的必備人格特質。我們的課程,就必須幫助學生培養這些人格特質,」火箭教育課程研發長廖琳(Lynn Liao)說。

奇蹟的第二步,是培養老師。

傳統小學裡,每位老師什麼科目都教,一位老師面對二十五位學生,平均四位老師教一百位學生。但,火箭教育卻讓小學老師也分科,平均三位老師教一百位學生,小學生好像是大學生,要輪流到不同教室上課。

「當你問老師,你比較喜歡教數學、還是英文?那答案幾乎是瞬間蹦出來。你想教數學,我們就給你數學教學培訓課程,讓你成為領域專家,」史密斯說,教學是一門藝術,需要精熟,需要不斷琢磨技巧。

重金培訓老師

火箭教育將省下的整體薪酬,投資在課程研發和老師薪資上。

火箭教育的小學老師,平均年薪是七萬美元(約二一○萬台幣),還會根據教學成果加薪。這比加州平均小學老師年薪高三成。

「在美國,你提到小學老師,人家都說,好可愛啊!其實覺得你是褓姆,社經地位不高,」史密斯嘆口氣。

「但小學老師要教出未來的主人翁,要吸引優秀人才投入,最快去汙名化的方法,就是提高薪資,」他說得直白。

因為雇用老師人數較少,也省下了教室硬體費用,讓火箭教育每年可以花五十萬美元培訓校長、老師,並研發課程與教學方法。

每位老師,每週都花半天上工作坊學習。有時也引進外部教育專家、軟體工程師授課。

校長更加忙碌。三十一歲的錢德勒,很少坐在辦公室。他每天早上七點半,拿著大聲公,帶著孩子們跳舞做晨操,開始上課時,就一一巡訪每一間教室,每週還得個別輔導數學老師。

「很忙喔!但很快樂!」錢德勒伸個懶腰,又小跑步去和家長談話。

火箭教育讓老師變專家、讓學生變主人。打破教室的牆、翻轉貧富命運,這股教學創新革命,正從矽谷,星火燎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線上書展最後倒數】27折優惠,錯過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