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快遞霸主上市 創辦人成為中國第四大富豪

精華簡文

中國快遞霸主上市 創辦人成為中國第四大富豪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54368

中國快遞霸主上市 創辦人成為中國第四大富豪

天下雜誌535期

中國快遞霸主順豐控股2月24日在深圳借殼上市,總市值超過一兆台幣。順豐創辦人王衛因此一躍成為中國第四大富豪。

在人人聞陸資而色變的當下,竟有一家全球知名的「陸資」企業,無聲無息地在你我身邊快速壯大。它所在行業,遠在「服貿協議」、「ECFA」這些名詞出現之前,就已修法對中國開放。

進來的,就是中國改革開放二十年來,服務業所孕育出最強悍的「國家冠軍」(national champion)。

清晨,分布全台灣十四個縣市貨運站,超過四百台小貨車及摩托車蓄勢待發,前往大街小巷送貨、取貨。黑色車身上白色SF字樣,流露出專業的氣勢。

根據經濟部公司登記資料,這家「台灣順豐速運」的身分是僑外資,主要股東是香港商巧順投資。公司也對外強調是「港資企業」,總部設在深圳。

但是順豐母公司的身分,已起了重大改變。

今年八月十九日,中國中信集團旗下私募基金──中信資本的網站公告,該集團與另外兩家中國國營伙伴──深圳招商局集團、蘇州元禾控股,一起入股順豐速運,取得總計不超過二五%的股權。

也就是說,這家在台灣快速擴張的快遞新秀,它的母集團──年營收近三百億人民幣(約一千五百億台幣),擁有十二家貨運飛機,十八萬員工,規模是整個台灣快遞業十多倍的順豐速運,已正式成為中國準國有企業。

中信集團是鄧小平生前主導成立的紅頂企業,招商局則是直屬中國國務院的重量級央企,兩家平日一舉一動都被視為中國政策風向球,這回竟聯手入股順豐。

也難怪大陸媒體紛紛用「染紅」、「招安」,形容順豐這個驚人變化;並認為,這家成立二十年來,始終不上市、堅持獨資經營的民營快遞龍頭,終於向國家低頭。

算來,這已經是順豐三年來第二度轉換身分。

二○一○年,中國順豐放棄用了十七年的港商身分,改變公司登記為「內資」。創辦人、總裁王衛的國籍,也從香港居民轉為深圳市民。

主因是○九年十月一日實施的中國新版《郵政法》,明確規定外資(包括港資)不得經營信件業務。該業務正是順豐的金雞母。

「這是很自然的(發展),」一位有豐富中國經驗的台灣物流業老將解釋,中國很少市佔達到二○%的民營企業,會得到國家不另眼看待,「他會用各種方法對付你。」

然而,對中資已是杯弓蛇影的台灣社會而言,這家在○七年以港資身分在台北市註冊的快遞商,幾年間身分一變再變,最後還染上中國國有色彩,實在很難不以有色眼鏡看待。

反服貿陣營的意見領袖,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便認為,順豐的「染紅」,「顯示中國國有企業從未放棄掌握我國市場。」

神祕物流帝國 從華南崛起

王衛是江西人,父親是空軍翻譯官,母親是大學教師。而他七歲就隨家人移居香港。

一九九二年,王衛二十一歲那年,鄧小平到深圳南巡,中國經濟改革開放鳴槍起跑。幾年間,香港數萬家工廠北移珠江三角洲,每日數百萬件公文、小包裹,在中港邊境流竄,造就巨大的物流商機。

高中學歷的王衛,在翌年向家人借了十萬港幣,在廣東順德創立順豐速運。從此靠著身高超過一八○公分的壯碩身材,「老闆兼捆工」地做起中港快遞生意。

幾年之後,順豐幾乎壟斷港廣之間的快遞生意。根據陸媒報導,順德到香港的陸路貨運,有七成的貨由順豐一家承運。

幾年前,北京、上海常見的街景,是無數川流在人車之間,騎著自行車賣命送貨、曬的黝黑、渾身汗臭味的無名遞送員。這景象,已逐漸被電動三輪車、小貨車取代,而且多數漆上順豐的灰黑塗裝。

順豐能從獨處華南一隅的「南霸天」,短短幾年間竄升為全國性快遞龍頭,王衛大膽的從地面躍上天空,速度、品質從此拉開與同業距離,是一大關鍵。

○三年,SARS蔓延之際,航空運價大跌,王衛趁機與揚子江快運簽下長約,包下五台貨機,成為中國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採用貨運專機的民營快遞公司。

○八年金融風暴,王衛再度危機入市。買下一台二手七三七貨機。目前順豐旗下的順豐航空,已擁有十二架專屬貨機。

不少人好奇,王衛的「天空戰略」源自何方?

「王衛親口說過,他以聯邦快遞為師,」出身台灣DHL的前順豐副總裁曾玉勤解釋,「要學聯邦,自然得有飛機了。」

十八萬遞送員 是公司的臉

聯邦創辦人,美國傳奇企業家佛德瑞(Frederick W. Smith)最出名的事蹟,就是在七○年代率先建構自有貨運機隊,提供全世界第一個隔夜送達服務。

佛德瑞有條最重要的經營法則:為了確保服務品質,「任何情況下,都得用自己的飛機與貨車,來運送客戶的貨品。」

這點,王衛貫徹得淋漓盡致。順豐是中國快遞業唯一採直營制,旗下十八萬員工,五千個營運點,全數自家擁有。連貨運機隊的飛行機師,都自己招募、培訓。

當然,管理高度獨裁,至今仍大小事一手抓的王衛,另有一套獨到的「中國式管理」。

順豐在中國物流業有「神祕帝國」之稱。王衛從不公開露面。業界傳言,連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想見他一面,都不得其門而入。

王衛的企業經營和他一樣高深莫測。順豐從來不打廣告,而且一個拜訪客戶的業務員都沒有──反正有了也無用武之地。因為,順豐對待寄一件小包裹的散客,和每年上萬件生意的企業一視同仁,不二價。這完全違反快遞業慣例。

整個公司的核心,順豐的「臉」,就是那十多萬個身穿灰黑制服的遞送員。他們就是順豐的活廣告;也是最賣力的業務員。

順豐的薪酬制度類似台灣的保險業務員,遞送員平日在管區的耕耘成果,直接反映在收入。勤奮者月薪可高達上萬人民幣。

為了爭取潛在客戶,有些順豐遞送員,閒暇時還會去管區內公司櫃台幫忙掃地。

為了確保龐大的順豐帝國不會管理失控。王衛就找上IBM,打造出整套高科技指揮體系。

全中國五千多個順豐配送站,都裝有監視攝影機。由總部的質量控制中心人員,二十四小時監控,確保服務品質。

曾玉勤曾親眼目睹,某個配送站有員工忘了帶識別證,質控中心人員當場打電話來糾正。

飛機、高薪、高科技,這些投資都反映在順豐有口皆碑的服務品質。

根據中國郵政司統計的快遞業客訴排行榜,順豐以每百萬件僅二.九次,遙遙領先中國同行,僅略遜聯邦快遞和DHL兩家國際龍頭。

而根據中國市調機構CRR二○一二年的調查,一九%中國消費者認為順豐服務最好,排名高居快遞業第一。

兩岸包裹 七成順風運送

曾玉勤判斷,順豐可能佔了兩岸之間包裹往來的七成貨運量。

百萬台商透過順豐全中國的五千多個據點,將包裹、文件寄回台灣家中、總公司。家人、同事有寄送需求,自然也讓同一個遞送員服務。一路擴散下去的連鎖反應,威力驚人。

類似的場面,曾在中國大規模發生。曾玉勤在○六年到○八年之間,負責管理順豐中國東南區業務。

當時王衛以順豐最具競爭力的中港快遞業務為號召,祭出優惠價,佐以所向無敵的速度及品質,在中國各省攻城掠地。

「那種掠奪式的攻擊、鯨吞蠶食,真的是可怕到極點,」曾玉勤還心有餘悸。

也因此,○七年順豐正式進入台灣,作為國際化第一個據點。他當時直覺反應就是:「台灣要小心了。」尤其,現在兩岸電子商務又快速發展,「順豐加淘寶,一定會把台灣搞得天翻地覆。」

但根據一○四人力銀行,順豐目前在台有七五○名員工,在台灣貨運業還只算中上規模。台灣快遞業已因順豐,掀起一場茶壺裡的風暴。

新竹物流、黑貓宅急便等快遞業者所屬的台灣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屢屢向交通部陳情,順豐未申請相關執照,便在台灣「違法」經營國內快遞業務。

更有業者點名,順豐以「港資」身分在台經營,屬於「偷跑」。「政府都不管的啊?」一位台灣快遞業中階主管抱怨。

其實,快遞、宅配業所屬的「汽車路線貨運業」,早就在十年前為了履行WTO入會承諾,開放陸資入台。

主管貨運業務的交通部路政司營運科長胡迪琦強調,當時修訂的公路法三十五條,寫明開放「非中華民國國民」經營,因此實質上包含陸資。「只不過那時候大家沒有(針對這點)去多談。」

胡迪琦更表示,與台灣同年加入WTO的中國,也承諾全面開放;因此,台灣業者早已可以進入中國經營快遞業,「不用懷疑,加入WTO就是要開放。」

那為什麼只看到順豐在台灣大張旗鼓,卻沒見到台灣的新竹物流、大榮進入大陸經營?

當記者就這點請教新竹物流總經理李正義時。他睜大眼睛看著記者,「你敢進去嗎?」

「不容易啊!」他接下來數著,有地緣、競爭特性、執照等諸多「隱形障礙」。因此,拿到開放門票不是重點,「有沒有能力去經營,才是關鍵。」

老經驗的業者都知道,中國所謂的「對等開放」,與一般的理解,有所落差。連縱橫全球多年的聯邦快遞、DHL等巨無霸,都因此吃了暗虧。

○九年實施的中國新版《郵政法》,首度將快遞業納入法律明文規範,卻技巧性地排除外資經營國內企業文件業務。而這正是外資利潤最優厚的一塊業務。

白髮蒼蒼,現年六十九歲的聯邦快遞創辦人、董事長佛德瑞因此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痛批中國的保護主義。並表示,中國為了扶植自己的「國家冠軍」,危害國際貿易秩序。

他所指的「國家冠軍」,就是順豐──新規定的最大受益者。

順豐會是下一個華為?

超神祕的領導者、不輸外商的競爭力,以及國家的政策扶持……,順豐這些特質,不禁讓人聯想起中國另一個「國家冠軍」,在電信、網通設備領域已經躍居世界第二大廠的華為。

兩家公司都多年堅持不上市,而華為董事長任正非,也以從不接受媒體採訪聞名。

華為在中國政策扶持下,以低廉的價格在世界各地攻城掠地,全球對手人人談之色變。美歐各國紛紛以「國家安全」為由,禁用華為設備。

十月底,總統府遭立委揭發採購華為行動網卡,有洩密之虞。國安局才透露,早在幾年前就「私下勸說」電信業者,不要採購中國製電信設備。

快遞、物流業會有國家安全的顧慮嗎?

學者認為有。

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強調,因為規模經濟,網點鋪設的高昂成本,物流業具備自然獨佔的特性,歐美日等成熟市場都屬寡佔市場,「未來台灣市場如果只剩下兩、三家,又有其中一家是陸資,那不是有國家安全的問題嗎?」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灣快遞大公司主管也認同。「很多合作廠家的出貨、業績狀況,我們都一目瞭然,這些應該是國家機密吧?」

中國政府更認為如此,因此在《郵政法》,加註一條「帝王條款」:「……審查快遞業務經營許可的申請,應當考慮國家安全等因素,並徵求有關部門的意見」。

掌握資訊流的華為,被台灣擋在門外。掌握貨物流的順豐,我們該如何看待?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