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開採可燃冰 還在等什麼?

精華簡文

開採可燃冰  還在等什麼?

圖片來源:劉家瑄提供

瀏覽數

35657

開採可燃冰 還在等什麼?

天下雜誌528期
  • 周原

台灣西南海域蘊藏約二.七兆立方公尺的可燃冰,挖出一成,就能抵二十七年用的天然氣。 但能源局已被太陽能、風力、地熱等開發計劃包圍。

福爾摩沙海脊,位於高雄港西南外海一百公里。水深一千公尺的黑暗世界,是台灣領土,卻沒人用肉眼看過。陡峭的海底山脈,居民是吃碳、排甲烷的神奇「甲烷菌」,和以甲烷為生的冷泉生物群。

當海洋研究船「海研五號」的遙控水下無人潛器,在海床上偵測到陌生的人造裝備,操控室中一陣騷動。

「是德國『太陽號』布放的海底電磁紀錄儀!」航次領隊、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劉家瑄歡呼。

三月底來台,進行五週探勘的德國研究船,出現在地平線上。兩國團隊隔著海浪互相祝福。

大家都在尋找繼頁岩氣之後,能源危機的新解方,俗稱「可燃冰」的甲烷水合物。

三月,日本領先全球,在愛知縣外海,從可燃冰提煉天然氣。鑽探船的烽火向世界宣告,九五%能源倚靠進口的日本,邁向自產能源國家的行列。

台灣多希望共享這美夢。我國西南海域估計蘊藏二.七兆立方公尺的可燃冰。就算只挖出一成,都能抵銷台灣二十七年用的天然氣。

「哪一天,我們能自給自足天然氣,是非常有希望的,」能源國家型科技計劃執行長陳發林說。

幾隻小貓vs.日本舉國之力

然而,很少人知道,促成探勘可燃冰的研究團隊,八年來,在一次又一次希望和失落的輪迴中生活。

過去五年,外籍科學船來台支援的故事,重複上演。

○七年,台灣發現深海的冷泉生態系,是日本船幫忙找可燃冰的意外收穫。○九年,來一艘美國船。後來是一艘法國船,幫忙挖數十公尺長的海底岩心(長管狀海底地質標本),找可燃冰的標本。

畫面離開陽光普照的西南海域,來到位於新北市中和區的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

放置石頭樣本的岩心資料館四樓,正職九人的資源地質組,尋找可燃冰已十多年。

漫長歲月中,從科長做到組長的王詠絢,見國內對可燃冰的興趣再度點燃,鎂光燈又照過來,絲毫沒有喜悅。

「只能這樣講:日本是用舉國之力,我們呢?就只有幾隻小貓在弄而已,」她描述無人過問的冷漠歲月。

九○年代開始,擔心能源枯竭的日本、韓國、中國、印度,紛紛投資開採可燃冰。

同時期,地調所分析資料,推測台灣也有富裕的可燃冰存量。

○四年,他們展開第一期四年計劃。出海勘查的結果,證實西南海域價值非凡,吸引全球各國派出設備。

台大海研所教授劉家瑄比喻說,尋找可燃冰的競賽中,這裡是一級戰場,「台灣的科研船如步槍,而外國都願意派大砲來支援。」

可惜的是,八年來,兩期計劃的進度,還停留在勘測階段。日本團隊已經告捷,最快五年後可以開始商業開採。台灣最快在二○一五年才會開始做第一次鑽井。

開採深海能源 十億起跳

中油探採事業部主任地質師翁榮南表示,開採深海能源的價碼從十億台幣起跳,「中油必須對股東負責,不能不考慮投資報酬率。」

面對新投資,業界畢竟會遲疑。日、韓等國的解決辦法,是由政府介入,資助業者做開採。千禧年,日本當局啟動為期十六年的長期開採計劃,才有今天的成功。

台灣追求能源多元化的過程中,卻缺乏明確的能源政策,來決定優先開發哪些新能源。太陽能、風力、地熱等,紛紛向能源局要錢。十年內難見成效的可燃冰,排序順位可想而知。

電視新聞上,那團會燃燒的冰塊,目前是在實驗室製作。起步比亞洲的鄰居慢,加上政府和業界不願投入更多資源,是台灣坐在金礦上卻羨慕別人的最大原因。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