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在地經濟 為全球金融買保險

精華簡文

在地經濟 為全球金融買保險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28470

在地經濟 為全球金融買保險

天下雜誌518期

在一九六○年代,與村上春樹並肩反對《美日安保條約》的思想家柄谷行人,數十年來持續批判國家資本主義,並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有「日本的沙特」之稱。

今年一月底,柄谷的《世界史的結構》中文版在台灣出版。他在短暫的訪台行程中,對《天下》記者闡述他的歷史與經濟理論。

柄谷強調,要走出一條不同的路,人民必須自發形成在地、區域的經濟共同體,才可能在國家體系之外,創造更好的生活。以下為專訪內容:

社會運動主要有兩種路線,第一種是內在的,也就是在現有國家資本主義內部,進行反抗的運動。例如,勞工運動或政治運動。

但是,如果只有內在的運動,會變成完全依賴國家來改變現況,國家的力量反而更強,無法撼動現有的「資本/國族/國家」聯合形成的體制。

第二種則是超越性的,例如消費合作社、地方貨幣或是地方金融體系,是獨立於國家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之外的。

但是,假如只做路線二,也不容易成功,因為法律限制很強。例如,在日本想成立合作社,有很多法律限制,大企業也會阻撓。如果想推動地方貨幣,政府一定會干預,因為會收不到稅。

地方貨幣 脫離國家經濟

二○○○年,我在日本籌組「NAM小型共同體運動」(New Association Movement),試圖找到串聯的可能。因為兩種路線的運動者,要合作才有可能成功。

目前,日本的合作社不算很興旺,但兩年前經過福島核災之後,大家開始在意農產品輻射問題,合作社再度受到重視。已成立三十五年的「生活club」合作社,是這些合作社當中,最能夠理解我的思想的。台灣已經有不少在地合作社,參考生活club的模式在運作。

另一個值得發展的是,地方貨幣系統,可以幫助地方凝聚意識,形成新的共同體。但不一定要以貨幣的形式出現,也可以用coupon(交換券),不管是食物、疾病照顧或老人照顧,都可以用。最終形成地方自己的體系,脫離資本主義社會,也就和國家的經濟無關了。

地方貨幣興起於通用貨幣開始崩解的時候,例如九○年代的阿根廷。最近的例子是西班牙,因為歐債風暴,有些村落認為,「既然錢不見了,我們就自己來做貨幣。」

如果通用貨幣和地方貨幣可以並行的話,就好像為金融體系買了保險一樣,即使世界金融垮台,至少地方還撐得住。

農業自由化對農業的發展不是好事。抵抗自由化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反對新自由主義,但必定會導致反美以及戰爭。路線二,是在國內建立農產品交換系統,地方消費者可以透過這個系統自給自足,就沒有必要買外國農產品。

創造「非資本主義」經濟圈

透過地方組織,把農民和消費者連結起來,讓組織不只是合作社,而是形成抵抗國家的力量。因為如果和國家、資本正面衝突,必定會失敗。

台灣本來就是農業國,現在的糧食自給率低,是因為農業消失,被製造業所取代。但製造業外移到中國,農人都變成工人,連帶讓中國的農業也消失。

遇到這種事,一般人會仰賴政府,希望他們阻擋新自由主義浪潮。但我認為,人民應該自救,成立生產消費合作社,才能過好的生活。

○八年金融海嘯,讓我們看到資本主義體系的崩壞,因為世界金融體系是根基於「信用」的概念上。但金融體系最大的危機,其實不在信用,而在大家認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系統,因而以為政府只要有足夠規範,危機就不會發生。

但其實,這些危機是一直都在的,我們無法如此信賴政府,必須創造出「非資本主義式的經濟圈」。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