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虱目魚契作 看中國臉色苦撐

精華簡文

虱目魚契作 看中國臉色苦撐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32877

虱目魚契作 看中國臉色苦撐

天下雜誌518期

「中國出資、台灣出產」的虱目魚契作,看似穩賺不賠,卻讓兩岸業者虧損累累。 儘管大陸人不愛吃台灣魚,國台辦副主任鄭立中,依然宣示政策延續……。

「雄伯」(蘇澄雄)撐著竹竿,用力往前划,他邊笑、邊露出左上排的金牙齒。刺骨的寒風吹拂,水面上波光粼粼。

在台南學甲區養殖虱目魚的雄伯,今年七十三歲。每天清晨四點就起床,騎上摩托車到附近的漁塭去巡視,就怕水車馬達突然停了,「魚就翻肚全死囉,」雄伯說,一不小心就可能虧個四、五十萬元。

養了一輩子虱目魚,全都看天公伯的臉色在過活。

「還好現在跟學甲食品簽契作,生活就比較穩定,」雄伯的魚塭在台南學甲區三慶里,周邊的新達里、豐和里、光華里等,有一二○戶養殖戶跟他一樣,透過「學甲食品」簽約契作,每年養的虱目魚有三萬斤,以每斤四十五元的保證價格,由學甲食品收購後,送到中國大陸「上海水產」公司銷售。

面積五十四平方公里的學甲區,三分之一面積都是養殖魚塭,為當地主要經濟來源,其中又以虱目魚為大宗。

兩年前,在國台辦副主任鄭立中的牽線下,中國大陸國營企業上海水產透過學甲食品,首開先例在當地進行虱目魚養殖契作。一時之間,這個插滿民進黨「綠旗」的不起眼小鎮,突然間爆「紅」,也成為選舉觀察指標之一。

然而,中國出錢、台灣契作,這樣的模式能帶給國內農漁產品一線生機嗎?《天下》記者來到學甲。

一年養個將近三十萬斤虱目魚的里長伯說,往年多只能賣到三十多元,但年前賣給盤商,一斤賣到四十四元,他將這一切,歸功於契作帶來的效應。

因為學甲食品一年總收購量三六○萬台斤(二一六○公噸),市場相對量少、價格自然就好。

「我常常見到鄭立中,卻從沒看過我們的漁業署長,」租了十甲地在養魚的陳先吉,指著魚塭前的空地,鄭立中就曾坐在空地,吃著米粉湯和他們閒聊。

上海人不愛 運到西藏蒙古

在三月底即將進入第三年契作簽約之前,事情卻起了微妙變化。回到學甲食品辦公室,一手促成虱目魚契作的董事長王文宗,滿腹心事。

「我講句良心話,我是表面看起來很榮耀,內心很煎熬,」王文宗農曆年後去了一趟大陸,從北京、南昌到上海。

「現在大陸有個問題,上海要調整價格,每斤價格從四十五元降到四十元,或是依照台灣價再加兩元,」王文宗對《天下》坦承,「我還不敢跟漁民講,我不知道要如何開口,」他說。

事實上,看似穩賺不賠的生意,早讓王文宗虧損累累。第一年因處於摸索期,撈上來的虱目魚有土腥味,只能打成飼料低調拋售,讓他虧了近一千兩百萬元,第二年小虧三百萬元。他形容自己的處境,「每年虧本,又惹一身腥。」

而對岸的上海水產,「他們也做虧損準備,希望第五年達到損益平衡,」王文宗不諱言。

原因除了上海人對當地稱為「牛奶魚」的虱目魚很陌生,也不喜歡吃冷凍的虱目魚。上海人習慣吃全魚,對台灣人愛吃的魚肚,接受度也不高。

雙方檢討過後,歸咎為市場選擇錯誤。隔年即降低全魚進口大陸量為四分之一,其他全改為加工的魚丸、魚鬆。

虱目魚販售市場,也轉了個彎。上海水產公司專案負責人蕭衛平說,現在全魚都運到東北、西藏、內蒙等內地去了。至於透過什麼通路?「超市、大賣場都有,不過很少看到,」話語說得很閃爍。

沒有市場支撐,讓兩岸業主都撐得辛苦。「契作是既定政策,但完了之後呢?我看契作虱目魚,根本不通,」曾參與投資的前後壁鄉代會主席廖文振,在虧了上百萬之後決定抽手。

不過,當過學甲鎮代會主席的王文宗還沒有灰心。背起行囊,二月下旬,他再度上(北)京拜訪已經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鄭立中,「我要告訴他,今年度一定要四十五元,若還是四十元,我也盡力了,老闆又不是我。」

他要談的,還有在台南設立冷凍廠和加工廠,由對岸和台灣廠商合資覓地興建。

三月初,在北京出席政協會議的鄭立中,對媒體定了調:國台辦將繼續擴大與台灣漁民合作虱目魚契約養殖量,並增加對台的農業契作,讓台灣中南部農漁民經濟「有感」。

顯然,市場的真實考驗,從來就不是這場賽局中最重要的考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