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飢餓之港 咬住世界市場

精華簡文

飢餓之港  咬住世界市場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29066

飢餓之港 咬住世界市場

天下雜誌502期

智利北邊的伊基克,從小漁港變身自由貿易區,人均GDP比台灣還高。位處溫帶沙漠的它,憑什麼成為南美門戶?

「伊基克?」彷彿沒聽清楚一般,聽到這城市,大家總會疑惑地複誦一次之後說,「沒聽過。」

攤開地圖,伊基克(Iquique)位在國土狹長如辣椒的智利北端,距離首都聖地牙哥一千八百公里,大約是環台一圈半的距離。是與台灣相隔半個地球,飛行兩天兩夜,才到得了的天涯海角。

這個對台灣而言,既遙遠又陌生的城市,地處溫帶沙漠,年均溫約二十度,曾有四百年未下雨的紀錄。

這個先天條件貧乏的不毛之地,卻是南美最大的自由貿易港。在它身上,你看得到FTA(自由貿易協定)的威力。

伊基克因軍事強人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而起,因FTA而壯大。

七○年代,皮諾契特叛變,推翻民選政府,奪權統治智利十七年。雖是軍人,但皮諾契特改採市場化和開放路線。

第一步,就是選擇自己曾駐紮的伊基克,為第一個自由貿易區。智利踏出自由經濟之路的第一步,也打開小城伊基克的對外之窗。

二○一一年,伊基克的進出口總額達到九十億美元,超過台灣四大自由貿易港區的貿易總額。

原來只有幾條小漁船的伊基克港,開進了遠從太平洋那端來的大貨輪,載來了商機,載滿了希望。一個個貨櫃,餵食著九○年後才陸續開放,對外國商品胃口大開的南美飢餓大陸。

伊基克的迅速發展,讓智利看到,它在中南美面向世界大有可為,驅使智利四處洽簽FTA,成為全世界的「FTA之王」。

如今,與智利簽訂FTA的國家,已逾五十八個,涵蓋全球九成貿易,人口超過三十億,是全世界最開放的市場。

其中,南韓與智利FTA生效八年來,兩國貿易成長近六倍。

積極拓展對外貿易,讓智利成為南美最具競爭力的國家。在世界經濟論壇(WEF)的國家競爭力,排名第三十三,大幅領先金磚巴西(四十八)。

而伊基克,就是「FTA之王」智利的世界之窗。

走出伊基克機場,很難想像這裡竟然是拉丁美洲的貿易門戶。智利台灣商會會長林愛國,回憶起一九九○年,初次抵達伊基克的場景,苦笑著說,「哭了三天三夜。」

當時,機場尚未改建,簡陋的建築,不過是永康火車站的大小。一抬頭,沙山矗立在前,沙漠的真實感迎面而來。茫然一如眼前的黃沙漫漫,沒有盡頭。

在這裡,什麼都沒有;也因此什麼都可能有。

十九世紀末,智利和秘魯、玻利維亞三國,為了此地盛產的鳥糞、硝石,打了一仗,確立目前的國界。

從此,玻利維亞失去出海口,成為內陸國。玻國的海軍艦艇也只能在秘玻交界、世界最高的「的的喀喀湖」巡航。

搶到伊基克的智利,靠著豐富漁產,成為世界主要的魚粉出口國。這裡的魚多到什麼程度?到伊基克逾三十年,唐憶初戲稱,「洗手的時候,還要把魚撥開。」

如今,岸邊雖可見到三三兩兩覓食回來的海狗,但「漁獲已經少了九成」。說這話時,老漁夫穆紐玆(Vera Mun~oz)沒有太大的感慨。比起過去,他更喜歡現在的熱鬧繁榮。

自由貿易港區的設置,為伊基克創造三萬六千多個工作,提供城市五分之一的就業機會。

當年小城七萬的人口,如今已超過三十萬人,而且持續增加中。人均GDP兩萬四千美元,比台灣的兩萬一千美元還高。

十倍利潤 糞土變黃金

最初只有魚粉和鳥糞的小漁港,物資匱乏是考驗,也是機會。面對飢餓的南美市場,誰能把貨弄到這裡,誰就稱王。

草創時期就進駐的業者索拉立(Leonardo Solari)描述,當年成本七毛五的計算機,可以賣到七塊半;一塊錢一件的百褶裙,可以賣十塊錢。中南美洲台灣商會會長葉慶和,形容市場雖然不算大,但動輒翻倍的利潤,是「糞土變黃金」。

九○年代,巴西、阿根廷、秘魯等鄰近國家相繼開放,將伊基克推向另個高峰。

各國貿易商湧入伊基克,往往貨櫃還沒進港,就已經成交。自由貿易區內,常見穿著大圓裙的玻利維亞婦人,用背菜、背小孩的萬用包揣著現金,直接批貨下單。

週五是自貿港區最忙碌的時刻。一輛輛卡車忙著裝箱出貨,泛美公路上震耳欲聾的喇叭聲一路招搖,趕著將一批批搶手貨運往邊境。

僑務委員李訓銘描述,活絡的買氣是「來一貨櫃,賺一貨櫃」。賣家甚至得關門做生意,避免客戶再擠進來。

面對賣方強勢的市場,即使買到有好幾個領子的「故障」套頭高領,客戶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三十九歲的謝長青,來自福建晉江,獨自一人在聖地牙哥機場,等著轉機前往伊基克。

謝長青在中國大陸做磁磚生意。他聽朋友建議,儘管英文聽不太懂,話也說不上兩句,就獨自拎著行李,飛過來考察。

謝長青不是特例。

經營鞋業貿易、六十多歲的陸商許烏樣,六年前,也是單槍匹馬來到伊基克。什麼人也不認識,語言又不通,運過來的貨,躺在倉庫一年多,才慢慢找到銷售的門路和方法。

如今,華商是自貿港區最主要的業者,佔了外商的三成。中港台三地積極佈局,搶佔灘頭堡。光是二○一一年,就有將近二十億美元、超過四成的進口,來自大中華區。

伊基克的優勢到底在哪?讓這麼多華人願意離鄉背井,飄洋過海來淘金?

伊基克卡了好位子,掐住南美大陸的咽喉,適時供應南美大陸缺乏的民生商品。眼紅伊基克的活絡商機,秘魯也試圖,在靠近智利邊境的塔克納(Tacna)設立自由貿易區。差不多的地理條件,卻成不了氣候。

闕君琪剛放棄秘魯二十年的根基,轉往伊基克發展。因為去年底秘魯政策改變,二手車零配件還得附上原廠保證書,形同限制進口,「秘魯只要換總統,政策就變。」

開放政策加上清廉管理

阿根廷也沒好到哪去。近一年來陸續採行「政府核可制」,規定所有進口貿易,均需得到提前審批,才能進口。

相較於鄰國不是關緊窗戶、就是政策反覆,伊基克政治風險幾乎是零,換再多屆政府,開放政策都沒改變過。

此外,南美洲大大小小十幾個自由貿易港,多把發展重點放在自己國內市場,缺乏交通網絡與他國連結,想再進一步轉口,並不容易。

反觀伊基克,有四成四的貨物轉出口至鄰近國家。這中間,有九成利用公路連結,再轉往玻利維亞、秘魯、巴拉圭等國,隨著南美三億人口威力進一步發威,轉口貿易還會為伊基克帶來更大發展。

與多數新興市場相比,伊基克自貿港區傑出的效率與管理,也是蓬勃發展的重要因素。

在伊基克,貨櫃中午十二點到,下午六點,貨櫃就已經在倉庫裡了。在秘魯,至少要等上兩週。

智利的「全球清廉指數」排名第二十二,比美(二十四)、法(二十五)、台(三十二)都還要廉潔。

征戰過南非、俄羅斯、杜拜各地的陸商蘇麗玲,比較幾個區域表示,「遇上敗壞的關務,例如莫斯科,警察想拉你貨就拉你貨,揩油索賄更是稀鬆平常,對貿易商而言毫無保障。智利跟其它地方比真的好多了。」

免關稅降低業者營運成本,投資風險又低於競爭者的優勢,讓伊基克醜小鴨變天鵝。港區發達了,人來了,錢來了。

一棟棟高樓,沿著漂亮的海岸線蓋起來。兩房一廳的住家,每月租金七百美元起跳(約兩萬一千元台幣),讓人吃不消。

物價水漲船高,基礎建設卻沒有太多進展。隨著人口持續湧入,治安漸成問題。醫療資源不足,掛急診要兩天後才輪得到。這裡圓了許多人的淘金夢,但如果說要安居,恐怕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面對日趨飽和的市場,港市的下一步何在?在黃沙中長大的市長杜波斯特(Myrta Dubost)說,「伊基克的人都有勤奮努力的『爪』,我們不會服輸。」

習慣跟惡劣環境拚搏,伊基克當然會繼續戰鬥。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