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缺乏內稽,讓理律賠了三十億

精華簡文

瀏覽數

42992

缺乏內稽,讓理律賠了三十億

天下雜誌286期
  • 官振萱

三十億元的員工監守自盜,讓理律金字招牌蒙塵。 第一大律師事務所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理律如何重建聲譽與客戶信心? 這次事件給企業什麼警示?

念法律、又玩弄法律的人,最可怕。

現在回頭看,讓國內第一大律師事務所理律陷入深淵、監守自盜三十億元的資深法務劉偉杰,靜靜埋伏在理律十四年,看到理律最大的漏洞,安靜出手,卻一擊刺中要害。

八月,他在客戶新帝公司未指示的狀況下,擅自將替新帝保管的聯電股票賣出,再將股款轉移到個人及人頭戶的帳戶。而中間有層層關卡,居然被他一道一道破解。

其中一個最致命的漏洞,「就是偉杰濫用我們對他的信任,」理律合夥律師、這次事件的發言人蔣大中表情有些痛苦。

居然還叫他「偉杰」?「沒辦法,十四年的同事,實在很難相信他會背叛,」蔣大中苦笑說。

至今,「分機號碼二二六六劉偉杰」依然在分機表上,還未除名,他那間有窗、視野不錯的單人辦公室也未有人進駐。捲款潛逃前,劉偉杰的按時計酬費是一小時六五○○元,這是僅次於合夥人的等級。

去年,劉偉杰更在合夥人會議通過下,晉升理律合夥人,然而,他卻自願放棄了這個人人豔羨的榮耀。老闆們也不疑有他,因為合夥人要扛業務,還要帶人,過去也有人放棄。誰也沒想到,三十億的犯罪正在醞釀。

事件爆發後,理律的十位合夥人才恍然大悟。「氣劉偉杰,這麼信任他卻被背叛;但更恨自己,辛苦經營的事務所,居然有這樣的漏洞給他機會,」蔣大中說,這幾天合夥人開會,都在不斷檢討自己。

究竟是怎樣的漏洞?首先,劉偉杰並未將新帝公司的股票交到理律的物品保管系統,他根本跳過這段規定的流程,然而劉偉杰的老闆從未起疑,以為物品已接受控管。

接下來,他依然需要一些公司的大小印章讓他五鬼搬運,「但他在公司實在很資深,他說老闆已經同意了要印章,沒有人懷疑,」蔣大中坦白說。

「我們不是內控出問題,是內部稽核出問題,沒有一項一項東西調出來清查,」蔣大中解釋,「過去我們最在乎法律意見不要出錯,物品保管我們從沒想過會出問題,」結果就成了三十億犯罪的攻入缺口。

就像安隆案加速全球公司治理的思惟,理律風暴也提醒台灣企業重新思考內控、內稽。在人心難測的今天,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輕心。

理律市場上的勁敵、法庭上總是雄辯滔滔的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對事件第一反應是「從來沒有一個案子讓我有這麼沈重的感覺,」陳玲玉嚴肅地說,「人心竟會貪婪到這種地步?」

「我們一方面要教導員工有慈悲心,另一方面又要用制度防範不慈悲的人,」陳玲玉說,「真的是衝突與痛苦。」已為旗下律師在國外投保責任險的國際通商,正考慮未來還要不要幫客戶保管物品,或是要求「共管」多一道防線。另外,陳玲玉也建議客戶時常稽查,「用嚴謹制度,降低任何犯罪慾望。」

重建客戶、員工信心

許多朋友追問陳玲玉,理律第一大的版圖會不會因此縮小,「現在談版圖,太殘忍,」她避談。

事實上,近三十億元的債務,讓理律的未來充滿變數。

三十六年歷史的理律,曾經長時間引領風騷:協助引進第一家國外速食連鎖店麥當勞、第一家外國證券商美林證券……,為台灣帶進許多新的國際視野與管理經驗。

三位掌門人陳長文律師、徐小波律師、李光燾顧問(理律創辦人李潮年之子,擁有美國紐約州律師執照)合作超過三十年,三人個性截然不同,主掌領域也各有分工,卻是業界著名的「鐵三角」。

非常有威嚴、犀利且嚴峻的陳長文,主掌訴訟業務。作風親切、溫和的徐小波,員工私下稱他「徐伯伯」,擅長金融、資本市場法律。而上海紳士作風、習慣走動式管理的李光燾,負責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事務。

三人合力之下,理律的聲望在民國八○年代初達到頂峰,人脈深入黨、政、軍、商界,外界對理律豐富的人脈也有褒有貶。

不過最近幾年,後起之秀急起直追。以國際通商為例,接下台灣第一個BOT高鐵、富邦及花旗跨國策略聯盟、華新科技與國巨司法商戰等複雜並搶眼的案子,聲譽、知名度也一路攀升。

理律後有追兵,但隨著台灣金融環境開放,理律將戰線延伸至金融法案起草、修訂。前陣子熱門的公司法修訂、金控法、購併法草擬,都有理律的身影。

理律也勤接政府研究案,「或許因為太介入了,也會被政府官員『討厭』,甚至『討伐』,覺得理律有業務考量,叫企業不要用我們,」理律一位中階主管透露。

然而也有企業支持理律,神達電腦法務長阮啟殷觀察,理律對新的東西反應很快,研究也做得比別人領先,「它在法律制訂上有人脈,我們樂於和他們合作。」

不過,員工監守自盜重創理律,如何維繫客戶、穩定員工,是領導人最大的考驗。

有企業主說,「太離譜了,好險沒有和他們合作。」也有企業主認為,「若是一般的法律意見提供,理律的服務沒有問題。」

員工心情更是脆弱,「我這麼辛苦念法律、努力工作,為的是什麼?不就是希望升上合夥人。現在升合夥人要做什麼?承擔三十億的債務嗎?」一位資深律師沮喪地說。

理律已在事發後五天內,對員工宣布,所有損失由目前十位合夥人吸收,不影響員工。

按比例,影響最鉅的自然是三位掌門人。他們付出大半積蓄,爭的是一生的清譽。

「現在看到大老闆們,都覺得很難過,」一位女律師低聲說,「徐小波律師看到我們還會笑,問我們好不好。他已經六十四歲了,不是四十六歲,不是應該要享福,天天微笑進辦公室,看他一手拉拔起的事務所?而不是和我們一樣要打拚。」

徐小波談起這次的巨變,還是維持一貫的溫和語氣,「我從來不是失敗主義的人,要是我沒有信心,不早就垮了。」

理律正加緊腳步,檢討內部制度,重建客戶信心。而這次事件更是台灣企業的借鏡,畢竟沒有企業承受得起再跌一次跤。

理律事件給企業上了哪些課?

●新業務進來,須有稽核手續,讓業務確實進入控管系統內。

●東西若由律師事務所保管,最好建立「共管」制度,雙方共同監督,並且定時清查,要求提供保管現狀報告。

●印章應由業務性質對立的兩個部門共同保管。

●「不疑有他」是非常危險的態度,「再次確認」是絕對必要的手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