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消滅十信案的後遺症信心危機

精華簡文

瀏覽數

30939

消滅十信案的後遺症信心危機

天下雜誌52期
  • 韓衣羽

十信案已近尾聲。政府的調查報告公布了。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公布了。涉嫌舞弊的官員與十信職員被起訴了。蔡辰洲以票據法被叛了近一百年的徒刑坐在看守所。王加上二位部長引咎去職。牽連之廣,民國史上允稱第一。

然而,民間耳語和疑問就此平息了嗎﹖沒有!對法治與公平的疑問,和不知所從來,也無從徵信的耳語仍然盤旋在小市民的心上。這種對政府維護法治與公平的信心之衰減,是比十信案有形的損失更嚴重的不幸。因此,重建信心,應是十信案,以及將繼之而來的國信案的善後第一要務。

 

一、信心危機的產生

 

金融風波或銀行倒閉,雖非常見之事,卻也不太稀罕。中外古今所在多有。為什麼十信—以及可能繼之而來的國信—會引發信心危機﹖

簡單地說,對政府維護公平的信心衰減來自四個方面:十信的企業規模與它的虧累不相稱,而且只見政府拯救,未見追究虧累源頭所在與流向何處;十信的違規早經發現,只見政府事後補救,忽略事先處理;十信拯救行動慌張脫法,甚至法院判決也不承認政府派駐負責人的法定代理人地位,而財政單位赴事之速,任事之勇,大違常情;十信虧累數字驚人,如何善後,迄未宣示。

以上四個現象加上蔡氏家族迄今養尊處優,僅蔡辰洲一人暫有牢獄之災,如果不另受其他罪刑判決的話,可能於票據法修正、取消刑事責任之後,免再服刑。屆時如果僅有的有期徒刑都將一筆勾銷。而被借用的人頭、被調票的商戶,卻個個面臨法律追訴,處於破產乃至入獄邊緣。人間之不平孰逾於此!

 

二、財政當局的苦心

 

從監察院調查報告中可以看出十信案在七、八年前業已發生。彼時十信違規狀況已經查出,並已記載於官文書上。財政部與台北市財政局都未能以明快剛毅的手段,一刀斬斷糾結難解的一團亂絲。何以如此﹖當然是顧慮金融事業一旦動搖,對經濟秩序的傷害比普通工商企業的倒閉要嚴重得多。由於有此一念,演變成必須以維護十信的存在為政策方向。任何不合於此一方向的提議,都難於考慮。據監察院調查報告,主管司曾建議撤換理監事,而為財政部高級官員所制止。這是以維護現有經營主體為政策導向的最明白顯示。

從某一角度看去,這種態度並非無理:維持現有經營主體,讓他以待罪之身力謀補過,或許是最不驚動社會的救護方式。然而,當這種態度被蔡辰洲理解為他是趕不走的人時,他不但無補過之心,反而將禍亂闖得更大。彷彿是說,虧負越多,政府主管機關越拿他沒辦法。他的估計當然是錯了;然而,財政部官員們迴護他,期望他以原來負責人的地位,在不驚動外界的形勢下,自謀補救的苦心也落空了。

甚至在今天,蔡辰洲究竟是不是十信的老闆,法律上似還不曾澄清。現在,合庫之進駐十信是基於十信理監事會的一個決議,要求政府這麼做的。是以十信理監事會必須是不改組的、未解散的、也未破產的。否則當初合庫進駐就變成了強行進入,沒有經過合法所有人的授權了。在此情況下,如果十信債務順利解決,蔡辰洲的票據刑期又因票據法修改而免服,蔡辰洲是不是可以要求把十信經營權歸還給他呢﹖這一點對於公眾是否諒解財政當局的苦心,關係極大。

 

三、苦心而不合法難獲諒解

 

前面分析,財政當局可能是因不願十信成為在台灣從未發生過的金融機構倒閉案的第一家,因而不吝以百億巨款支援它的生存。然而,不幸的是自始就走上了匆忙決定、法律上漏洞百出的形勢。到今天不知如何才能落幕。

從金檢處要突擊檢查而消息走漏,以致於半夜有立委到不知情的央行副總裁家講情開始,十信案充滿了懸疑與不法。依照報紙公開刊布的消息,知道要突擊檢查的人數不過三、四人,連央行副總裁都確不知情,而消息居然外露。僅此一端就值得主管機關追究到底,找出應外合的人物置之於法。這種事情都沒有追尋到底,後來的許多洩密嫌疑就難怪要發生了。明知洩密而不追究,是行政管理的重大闕失。

等到事件爆發,出現了金融司長是否曾打電話給合庫總經理說暫不追究的疑案。經法律的眼光而言,這一個關鍵事實是整個事件中極重要的一環。不論誰是誰非,此事之兩造必有一方說了謊話。也就是說,兩方之中必有一方在此重要當口作了偽證。不管十信案的處置孰是就非,偽證本身必須清查出事實真相。這麼明顯的錯失不曾追尋下去,是失法的又一步。

等到決定要扶持十信、不令它倒下去的時候,主管部門採行的方法就更顯得匆忙慌亂毫無章法了。依照合作社法,對合作社的違規處分原只有破產與命令解散二途。不過行政院曾公布一個信用合作社管理辦法,其中規定政府可以勒令改組或合併;勒令停業清理;和解除理監事經理人職務或移送法院訊辦。

這個管理辦法是否有以行政命令擴張法律規定的疑問是另一問題。假定這個辦法完全合法,主管機關所採取的命令合庫進駐、代還債務、代管經營,也是於法無據。即使合庫進駐代管經營,是接受十信理監事會的「委託」,十信理監事不經社員大會同意,有無此委託之權﹖合庫在未經股東大會或至少理監事會同意,並釐定代管的權利義務之前,有無受委託之權﹖這些都是法律上未決的疑點。

縱使一切都算合法,十信理監事會決議委託合庫之日是二月十四,距離合庫進駐有四天的遲延。在這遲延的四天之中,合庫進駐可謂毫無法律地位。從純法律技術觀點而言,十信理監事會不僅可以否認合庫在這四天中一切的支出與業務承諾,甚至可以依據無因管理的規定,提出損害賠償之訴。這是合庫又一次的失法行為。

等到合庫進駐以後,事實上是代償了十信的一切債務。在這代償行為之中,是否曾依照行庫授信原則與辦法,逐案審查,由合庫的理事會認可後代償﹖或是以一筆貸款由合庫貸給十信讓十信去還錢﹖如屬後者,則貸給十信的錢是什麼性質﹖是信用放款﹖是同業融通﹖是抵質押放款﹖曾否經理監事會通過﹖相信這些手續都不完備,因而也是失法的。

大家都瞭解當時時機的急迫性,也能諒解合庫臨危受命之時的進退兩難。然而這一連串失法行為,卻給十信今天的善後工作埋下了無數難以處理的暗礁。

最後一個難解的失法關鍵,則是究竟誰是十信的法定負責人問題。地方法院受理十信控訴案件的態度是,以蔡辰洲為法定代理人的訴訟可以接受,以合庫派駐人員為法定代理人的則不接受。這就明白表示法院依法承認蔡辰洲為十信負責人,卻不承認合庫進駐十信,代行理監事會職權的合法性。此事後果嚴重。

有這麼一大串失法現象,當初以救火精神赴湯蹈火的人,今天卻面對法律之前左右皆錯的艱難困境。這真是不公平之至。然而,法律無情,誰讓財政當局當初昧於法律關係,就貿然跨出錯誤的一步呢﹖

 

四、善後的討論

 

十信善後是收拾國人信心危機的關鍵所在。沒有一個政府能不犯錯誤。對於金融事業的倒閉,全世界的政府都要緊張並採取不尋常的行動。所以,只要善後工作做得好,國人還昃可以原諒主管部門當初在慌急之下所作的鹵莽行為。善後工作之中最主要的兩件事,一件是如何彌補政府投下的、救急用的近一百億資金;另一件是如何讓造成風波的罪魁禍首受到應有懲罰,並放鬆對那些受害的可憐蟲的追究。

彌補近一百億的虧累誠非易事。據合庫報告,近月以來代管十信已有小額盈餘。想必未曾把合庫代管投入的約一百億元資金利息計算在內。若計算這筆利息,包括合庫在內的任何大銀行都會支應不了,何況一個小小的十信。然而,這些錢將來都是要算的。以正常放款八厘利息,拖一年即將增加近八億的利息。若以過低利息計息,等於用納稅人的錢補貼十信,國人將難接受。

把十信當作一張銀行執照賣出,以了卻債務的想法已證明行不通。所以惟一的合理方法是責令蔡氏家族接辦,以蔡家在短短三十年中積累的財力來解決糾紛。何況國泰系統在國外擁有大量資產。蔡家在戰前外匯自由時代還是賣菜的,自然不會有錢匯出國外。假使有錢在國外,彼時經過戰爭,本省同胞還是日本人身份,甚資產應已被英美政府沒收。此時假使不追究其套匯出國的經過,要求將其流出資金回流以救十信,絕不是過份要求。政府如果這樣做,本身的法律根據並不弱,因為追究外匯套出本來是政府的權力。

至於受十信牽連而遭訟累的人,像國塑人頭貸款的受害人,明顯的是此大詐騙案中被利用的無辜小民。對他們,法律應考慮事實的公平,而不可拘泥於形式。尤其是人頭貸款受害者,他們根本沒有拿到錢,事實上那筆錢乃是國塑用詐欺手段取得的不當得利。若從這個觀點看這個問題,人頭貸款當事人應該全是此一刑事案件中的證人而非當事人。

不管司法當局是否接受這個看法,老百姓的反應是,如果人頭貸款案中的受害者被判刑而入獄的話,將是對政府維護公平信心喪失的一大因素。

 

五、如何處理國塑

 

十信與國信是一個問題的兩面。從業務規模看,國信大於十信數倍。報章刊載,國信虧累初步估計已達二百億元。最後清算可能超逾此數。政府在不願見金融機構倒閉的大前提下,正在竭盡全力支援國信。在支援過程中所出現的誕寄之事遠不如十信之多。也就是說,全法性較高於十信。然而虧損的規模也達大於十信。同時,製造問題皂人依然安富尊榮,不像十信負責人已受法律追訴。

國信問題的結束,才是整個國泰事件所引起信心危機的結束。國民對政府維護公平的信心不容長此受蝕損,國信問題拖延愈久,傷害愈大!(韓衣羽為名評論家)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