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李長榮停工之後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9647

李長榮停工之後

天下雜誌67期
  • 李慧菊

通得過環保局檢驗,通不過民眾的憤怒,李長榮被迫停工。但是,真正的問題仍未解決……。

一切都好像平靜了。沒有人到李長榮化工新竹廠門前示威、抗議;工廠也在警方、新竹市議員、居民代表的「協調」下,在上個月選舉前的敏感時刻,宣布歲修停工,藍色辦公樓房沉默地站著。

但事情並沒有因此而圓滿閉幕;反而在平靜的表象下,充溢著矛盾和衝突。

自救有理?

表面上,居民示威、抗議、阻擋工廠進料,是違反戒嚴令的規定,但台大法律系教授李鴻禧卻同時指出,也有「緊急避難法」保障人民的權利。所以民眾「自救」是否有理,就完全自如何解釋他們的動機。

而會造成民眾與廠商起衝突的主要癥結有兩方面,在廢水方面,新竹市衛生局和省環保局,經過化驗,無法證明水源里居民抱怨水質不潔的元凶,就是李長榮。但民眾卻不信任這樣的化驗結果,因此懷疑有官商勾結的弊端。

在排氣方面,李長榮的排氣的確符合舊標準,卻不符合今年八月才實施的新標準。環保局通知李長榮必須在十二月以前改善,但居民也不願意等,因此發動示威、「自救」抗議。迫使排名天下一千大第一三六名的李長榮,停掉新竹廠的工作,也使得一件地方事件,再度成為全省注目的焦點。

像野火燎原一樣,環保意識已在民間迅速膨脹,就如同環保局長莊進源所說,如今工廠要「應付」的,不是環保局,而是二十四小時與他們同在的居民。而李長榮這件個案也充分反映,台灣在執行環境保護政策時,常常碰到的困擾─法令及人手不足,地方單位無法取信於民,及民眾一觸即發的「自救」心理。

「我都被罵習慣了,」新竹縣衛生局第二課課員何智明無奈地說。限於編制,他一個人要管新竹縣兼新竹市所有工廠的排水。十多年的公務員生涯中,他沒有碰過比李長榮事件更棘手的事,弄得他「頭大得不得了」,其中最困難的事,是無法和居民溝通。

誰弄髒了水?

最近,部分水源里居民發現他們飲用的地下水有怪味,因而不敢取用,一些人只好提著水桶上班,晚上再帶水回家。他們因此懷疑犯有前科的李長榮是罪魁禍首。

化驗結果,地下水的確已被污染,但污染物是游離氨氮,這種物質的來源是人畜的排泄物,並非出自化工廠。因此無法推斷李長榮是元凶。

科學的化驗結果,顯然無法弭平居民的不滿情緒。因為對衛生局來說,這只是一件工作;但對部分水源里居民,這卻是沒水喝,沒水洗澡,沒水煮飯的切身問題。於是他們懷疑新竹市衛生局是不是受了什麼人情壓力。(事實上,地方單位採樣後,都是送到省去化驗的。)

「我們期望的只是政府不要怕事,不要把黑的說成白的,」一位清華大學教授氣憤地說,對地方單位不信任的情緒,溢於言表。

事實上,李長榮過去的確有不良的記錄,尤其是在廢水排放方面。到目前為止,李長榮新竹廠的排放廢水,偶而仍不符工廠放流水標準,但它排放的有機物,主要是甲醇,並不是污染水源里地下水的游離氨氮。

但李長榮整個「環境污染改善史」也實在令人驚異。

李長榮新竹廠已經有二十一年的歷史,但根據衛生署環保局檔案顯示,直到民國七十二年,都沒有妥善安裝廢水處理設備,甚至任意傾倒廢液。同年,省自來水公司在新竹的湳雅淨水廠,因為受毒物嚴重污染,緊急停止供水,當時李長榮新竹廠排出的廢水,甲醇含量高達一六五○PPM(百萬分之一)。「通常一○PPM就已經很厲害了,」環保局局長莊進源說。

於是李長榮在法院判決下停工,接著也陸續投資二千萬台幣,改善廢水處理設施,停工一年多後,經過環保局、工業局各單位的認可,再度復工。

抓不到的法

從七十四年復工到現在,地方單位仍每月不定時去採樣、化驗,大部分時間李長榮都合於標準。雖然省環保局和新竹縣衛生局的何智明,在看過李長榮處理廢水的設備,也觀察到排水量劇增,相信李長榮是靠「稀釋法」(用好幾十倍的地下水沖淡廢水中化學物質的濃度),而不是靠製程管理、加強設備以達到要求的水準。「但我們也不能以此罰他們,沒(法)依據啊!」何智明睜著眼睛說。

法令不足是一個困擾,無法用這個理由來說服民眾,是環保人員另一個困擾。

近來李長榮排出的廢氣中,又開始帶有濃重的臭味,甚至隨風飄到清大,使一位教授要帶防毒面具上下課。民眾都認定廢氣中有毒,環保單位卻檢查不出來(都合標準)。直到八月頒定較嚴格的新法,才能要求李長榮再降低廢氣中三甲基胺的含量。

從法律程序來看,李長榮都不致於該罰到停工的階段。環保局第二組組長沈世宏解釋,只有在兩個情況下,可以要求工廠停工。一是發生緊急狀況而直接危害人體的時候,一是要求改善,工廠卻毫無行動的時候。然而李長榮的案子,都不符合這兩個條件。

所以李長榮也覺得忿忿不平,認為自己遭受「不白之冤」─停工─是「忍辱負重」,還向新竹市政府表示,他們要追訴,求得賠償。

轉型期的代價

但另一方面,居民也沒有完全罷休。就在李長榮新竹廠宣布歲修停工後沒幾天,環保局長莊進源,特地跑到清大的教員宿舍裡,跟清大教授磋商,如何徹底解決這件事。

討論的結果,他們認為之所以「抓」不到李長榮,可能是因為地方人手不足,導致檢查頻率太少的關係,所以將雇義工,並且由兩校自願參與的教授協助,密切地查驗。

又為了取信於民眾,莊進源答應中央環保局,將聯合省及地方單位一起督察。一個地方事件,最後竟牽動了省及中央單位,還仍然不確定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環境保育是社會共同期望的結果,但達到這個目標的過程,事實上是需要每個人努力的。像李長榮這件個案,到後來也並不是單純「誰是誰非」的問題。

但現在民眾懷疑政府、廠商,除了自己,不信任任何人;廠商怪罪政府不主持公道,造成損失;環保單位又責備廠商不負起社會責任。顯示社會在受環保意識衝擊下,都沒有做好準備,四處充滿衝突、矛盾,這是不是「轉型期」所必須付出的另一個代價?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