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學運為民主制衡開先河

精華簡文

學運為民主制衡開先河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瀏覽數

28350

學運為民主制衡開先河

天下雜誌97期
  • 李 怡

北平學運震動了全世界,香港九十年代月刊總編輯李怡認為,他們正應了中共國歌中的一句:「用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一個月來,北平的局勢緊緊地牽動海內外中國人的心弦。一個高潮接一個高潮,一陣緊張接一陣緊張,一個憂慮接一個憂慮,一次傷感接一次傷感。多少人度過無眠之夜,多少人為在天安門示威的、絕食的、靜坐的、不惜以血肉之軀迎接戒嚴下軍警的鎮壓的可愛的年輕人哭泣。

最緊張的時刻

在最緊張的時刻,李鵬聲色俱厲地表示要用軍隊壓制「動亂」,隨著宣布解放軍入城,北平實施戒嚴,更禁止了外國記者和港澳台記者在街上採訪活動,停止使用電視衛星,擺出了一副「關起門來打狗」的兇相。

而學生,則以更大規模的靜坐、絕食來抗議。外地來的學生更宣稱要保護北平學生,用身軀遮擋在北平學生的前面。北平民眾也聚集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民眾更在各個主要公路攔阻軍隊入城。

衝突一觸即發,眼看赤手空拳、熱心善良的學生,就要輾轉在軍警的鐵蹄之下。這是最緊張的時刻。香港和海外許多人,從早到晚,看完電視又聽收音機,聽完收音機又看電視,終於忍不住走上街頭,發生了香港開埠以來最大規模的百萬人的示威。

北平學生運動震動整個中國大陸,震動香港,震動台灣,震動世界。

學生們應了中共國歌的一句:「用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他們正在創造歷史。

然而,開始時,抗議之聲是微弱的,事情怎麼會越鬧越大?這歷史新頁,是怎樣創造出來的?

小蒼蠅變大象

從八六年底學運被鎮壓以後,八七、八八兩年中國大陸經歷「反資」和「價改」,老百姓所積壓下來的不滿真正已如「冰凍三尺」了。學生是社會的先鋒,他們最敏感、也最能奮不顧身地把社會的不滿情緒反應出來。

但是,誰也想不到鬧這麼大。起先,只是一隻小蒼蠅,當局的反應卻使這隻小蒼蠅變成了大象。

今年一月六日,方勵之寫信給鄧小平,建議中共在今年解放魏京生等政治犯。如果鄧小平接受他的意見,把那些政治犯放了。如今就會出現較為祥和的氣氛。這件事很小,如同一隻小蒼蠅。

鄧小平不予理睬,甚至連找祕書回一封信表示會考慮方的意見都不屑。

其他一些知識分子在一個多月後知悉此事,於是有三十三人、四十二人、四十三人等聯名信這一類事。中共不但仍不理睬,反而說他們向政府「施加壓力」。知識界與當局的矛盾就大一些了。

方勵之受阻參加美國總統的宴會,使不滿又為增加。

胡耀邦的去世,激發起這次的學運,但開始時,學生與當局的對立並不明顯。

從四月十五日開始,由學生對胡耀邦的自發性悼念活動,官方媒方全無報導,有報導也強調動亂方面。倘若當局一開始就充分肯定學生的悼念活動,並把這種活動與官方的追悼活動連在一起,事態就不會擴大。

四月二十日凌晨,武警確實是在新華門前先對學生動手追打。次日官方媒介的報導卻強調群眾的「破壞」。

二十一日,中共宣布二十二日胡耀邦追悼會舉行時,天安門廣場會予以封閉。這與廣大學生、民眾要求在天安門悼念胡耀邦的意願相反。因此,二十一日深夜,學生就突破封鎖,浩浩蕩蕩地到天安門靜坐到次日。

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的社論,把學生的悼念湩動定性為「動亂」,刺激起學生最大規模的「四一七」和平示威。

五月四日前,袁木的兩次談話,是對學運的再一次「動員」,激起學生在五月四日進行第二次的和平示威。

五四以後,加上趙紫陽回國的幾次談話,大部分學生原已復課。這時,若讓趙紫陽去各大學談談話,事情也解決了。但當局拖延對話,特別是定下了五月十一日答覆學生的要求而屆時食言,更刺激起部分學生的抗議情緒,於是五月十三日開始了可歌可泣的絕食行動。

當局若真的關係青年學生,當會立即同意與學生對話,答應學生的簡單要求(否定四月二十六日社論及展開對話)這樣事態也就平息了,斷不會拖至戈巴契夫訪華以後才解決。然而,當局顯然把外事活動看得比熱血青年的生命還重要,於是把絕食學生的生命拖到了危險邊緣。

戈巴契夫走後,李鵬與絕食團代表的談話,不但不歡而散,而且激起更大的抗議。學生的抗議方式儘管還是和平的,但是他們的要求顯已升級。因為事實告訴他們,問題的癥結在老人政治,在李鵬這個奴隸總管所扮演的角色。

接著下來就是本文開頭所說的最緊張的時刻。

老人政治的無能

很單純的悼念活動,很簡單的對悼念活動性質的認定,卻能釀成這樣僵持不下,必須中共高層進行人事調整的大風暴。小蒼蠅為什麼變成大象?就是因為中共的老人政治的格局,使這個政權完全失去了讓步的能力,而且真正決策的人物,不敢面對現實,不敢面對和平的人民,不敢以公正的原則處理人民的不滿與對立的情緒。

不管這次學運的最後結果如何?數以十萬計的北平年輕人,已經用他們血淚和健康,為中國的歷史掀開了新的一頁。

學運喚起了中共各級幹部和全國人民,對現政權的獨裁、專制、腐敗、貪污,以及由年老的大家長掌舵的無能的認識。學運有力地衝擊中共腐朽的獨裁體制,迫使它不得不進行內部調整。而不管未來發展如何,必使當政者更注意民主監督與健全法制的問題。

學運喚起了廣大知識分子,重新肯定自己的獨立批判角色,他們發表宣言走上街頭,嚴厲批判現政權的獨裁本質。

學運突破了中共對新聞的管制,透過世界經濟導報事件,喚醒了廣大的新聞工作者,令後要說真話。學運突破了中共官方對遊行示威、對群眾自發組織團體的禁令,打破了一向由中共壟斷、包辦、控制所有學生組織之傳統。

學運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手段,為中國日後的民間抗爭活動開了一個很好的先例。

當我們看到北平學生阻攔軍車,而坐在地上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地就想到了三年前菲律賓的情形。那時,菲律賓人民以血肉之軀,阻擋在坦克的前面,而最後是血肉之軀戰勝了政權的鎮壓權威。

開民主先河

現在,同樣的事發生在中國大陸。不過,與當年的菲律賓比起來,今天中國學生的條件差太多了。他們不像菲律賓那樣有強大的教會,有美國自由派的支持,有美國對菲律賓政局的影響力,以及社會上有一個成熟的中產階級力量。中國學生沒有這樣,而他們所面對的,是更為強大的絕對權力及專政手段。在這種情況下,學生經一個月的鬥爭,從小到大,從無組織到有組織,一再地突破當局壓制,衝破當局的禁區,把中共內部矛盾衝擊得尖銳化起來,使實行強硬路線的中共領導人的嘴臉充分暴露,為民主、制衡開了先河。

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在一次訪問中說:「我們多少推動了歷史。」其實,就這次學運的整體來說,豈止是推動歷史,簡直可以說是創造歷史。任何對中國大陸的未來持悲觀庇度的人,看到學生們在每一個階段的表現,都不由自由地對中國大陸的未來感到有了希望。_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