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全球化讓明天更不好?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428

全球化讓明天更不好?

天下雜誌221期
  • 夏傳位

全球化大浪襲來,個人變成電子牛群,國家被迫穿上黃金緊身衣, 痛苦、不公平、缺乏人性……,人類為物質進化付出慘痛代價。 在新規範主導的場域中,人們如何才能生存?

書名:《The Lexus and The Olive Tree》

作者:Thomas L.Friedman

出版社:Farrar Straus&Girous

出版時:1999

傅利曼(T. Friedman)是《紐約時報》的首席外交記者。幾年前,他參觀日本頂級房車Lexus(豐田凌志)工廠,該廠極精密的自動化技術和超高效率,讓他大開眼界。隨後,他在子彈列車上一邊享用壽司便當、一邊瀏覽報紙時,眼簾映入一則以巴衝突的報導。這個強烈的對比讓他震懾不已:當世界的半數人口正不斷在創造最先進的工業技術時,另一半人卻為了誰擁有祖先遺傳下來的橄欖樹而展開流血廝殺。

別誤會,傅利曼絲毫沒有貶低橄欖樹對人類的意義。如果「Lexus」象徵閃亮耀眼的全球經濟,如效率、打破國界、技術創新等等;「橄欖樹」則代表人類情感中最古老而珍貴的質素,如傳統、自尊、認同及歸屬感。

人類如要健康且正常地活著,兩者都萬萬不可缺。弔詭的是,在後冷戰時代的全球化經濟裡,對橄欖樹最大的威脅,恰好來自於Lexus,來自全球市場的標準化、同質化的無情力量。

三項民主化

傅利曼的新書《Lexus與橄欖樹》,探討的正是全球化帶來的衝擊和因應。在本書中,他要為讀者解答一個大疑惑:國家如何在全球市場中生存,同時仍保有傳統珍視的價值與認同。

全球化源自於科技、金融及資訊三樣事物的廣泛民主化。科技的民主化使第三世界國家不必永遠扮演原料出口國的角色,剝削的國際分工體系被打破,所有發展中國家都有機會成為製造中心。金融的民主化帶來共同基金及海外投資熱,金融資源不再掌握於華爾街的大銀行家手中,而是分散在無數升斗小民身上,以往缺乏財源而難以發展的貧窮國家也因此受惠,全球各地的新興市場紛紛崛起。

或許最具革命性的是資訊的民主化。冷戰時代,資訊主要由國家機器操控及分配,敵對陣營的人民不知道彼此的生活方式。現在,威權國家的領導人或許仍能控制人民,但他們再也難以欺騙人民,阻止人民將自己的生活條件與全世界相比。冷戰時代的象徵是高高聳立、分割人群的牆,現在牆已經轟然倒塌,替而代之的是連結所有人的全球資訊網。

電子牛群與黃金緊身衣

在新秩序之下,一種新型態的權威誕生了,傅利曼稱之為「電子牛群」(electronic herd)。那是來自全球、無數投資人組成的不記名投票部隊,用投資來獎勵或懲罰一個國家的施政作為。他們只要輕點兩下滑鼠,大筆資金就從一個國家移到另一個國家。哪裡有好的機會,他們就蜂擁而至;可是如果該國不能提供良好的投資環境,如官商勾結、保護主義盛行、制度不透明、法令規範闕如等等,牛群也會毫不留情地大舉撤出。他們沒有面貌、不受任何人控制、無法阻擋,連美國財政部長也畏懼他們三分。

「電子牛群」奉行一種傅利曼戲稱為「黃金緊身衣」(golden straitjacket)的政策標準。任何想要玩這場全球化大遊戲的國家都必須遵守它。這套標準訓誡每個政治人物:政府不得亂開福利支票以免造成預算赤字;解除各種市場限制以促進自由競爭;政府管得愈少愈好,讓市場發揮最大的功能。

結果是,過去的意識型態對壘消失,左派及右派沒有任何差別。

「電子牛群」及「黃金緊身衣」不見得總是捎來福音,它們也引來災難。首先,一如其名,電子牛群經常盲目行動而且易受驚嚇。就如一名基金經理人在九五年墨西哥「披索危機」之後的告白:「我們進入拉丁美洲時,對此地一無所知;現在我們大舉逃離此地,還是一無所知。」

其次,電子牛群的投機性愈來愈大,使用高度而複雜的財務槓桿,使得金融危機一旦爆發,就像病毒一樣蔓延全世界。

而「黃金緊身衣」只有一種尺寸,卻要勉強套在所有國家身上。不管當地人民的價值、歷史傳統及現實處境如何,他們都要痛苦地適應這套新典範。

只能靠自己?

傅利曼認為,譴責全球化新世界的殘酷是沒有用的,追究誰應該負責也是愚蠢的(譬如馬來西亞總理馬哈地的態度)。這是一個難以逆轉、無法抗拒的大潮流。新世界裡只有兩種人(或國家):一種是快速適應、將損害減至最低的人;另一種是無法適應、抗拒改變的人。後者可以選擇退出這場遊戲,但不得不付出巨大的代價。

如果你做最好的準備,新世界給你的回饋是相當豐碩的。這就是為什麼泰國的財政部長、墨西哥的總統以及南韓的總理都不約而同地告訴傅利曼:即使金融風暴把我們整慘了,但我們還要更開放。國際金融市場以買得更多、價格反彈得更高,作為對這些國家的讚賞。

至此,讀者會漸漸發覺,原來在傅利曼的心目中,適應Lexus的殘酷競爭,遠比保存橄欖樹重要;當兩者之間發生衝突時,他永遠傾向前者。他似乎想告訴我們:你必須跟隨贏家,不管付出多慘痛的代價;輸掉戰役的人永遠不會被紀念。

慘痛的代價

必須付出哪些代價?傅利曼的臆測有以下幾項。

●轉型太痛苦了。一位泰國的外交官這麼說:「你曉得,美國花兩百年時間才完成的改變,我們要求泰國二十年就做到。」文化的演變必須緩慢而漸進,當一個國家採用Lexus的全盤新模式時,勢必會感受到撕裂的巨大痛楚。

●對太多人而言,太不公平了。全球化讓渺小的個人變得巨大,如麥可喬丹、比爾蓋茲,從全球各個角落都能取得財富;卻也讓整批的部落、國家在數位革命中消失、被遺忘。如整塊非洲都變得愈加凋蔽與破敗。

●太沒有人性了。傅利曼聽說一家公司增加新的電話語音服務:「如果你想跟真人說話,請按一。」如果未來連這項選擇都沒有呢?麥當勞和好萊塢的制式文化橫掃全球,取代所有傳統及特殊的事物,未來這些事物會不會只能在我們的夢中出現?

傅利曼樂觀地認為,全球化其實已經提供了有效的手段,來減緩或解決上述的問題。譬如,發展中國家若能持續高速成長,轉型的痛苦就可以被忍耐。貧富差距的確愈來愈嚴重,因此他呼籲每個國家都應特別重視社會安全網絡。最後,只要有足夠的市場需要,全球化世界也會照顧到人們的懷舊情感。

因此,他的政策建言頗為溫和,大多以個別國家為基礎,缺乏全球整合的觀點。

譬如說,他主張以職業再訓練的方式,來減緩貧富差距;(而非財富重分配)他主張美國應持續撥款給國際貨幣基金(IMF)和世界銀行,來幫助第三世界國家,而非國際協同解除貧窮國家的外債。

不能改變的全球化?

在這些主張背後,傅利曼其實相信一個預設:全球化的大方向一點也不能改變。

真是如此嗎?幾位書評家同聲提出質疑。像在十年前謳歌資本主義的日裔學者福山(F. Fukuyama)即認為,美國及IMF過度急迫地要求東南亞各國開放金融市場,卻不考慮那些國家有沒有適當的規範經驗和制度,是金融風暴發生的主因。未來自由化的速度必然要更審慎。

當許多人都在思考,隨著科技、金融及資訊在全球愈來愈快速流轉,通暢無阻,全世界也愈來愈迫切需要一個全球性的管理新規範時,台灣讀者可以將本書當成「求生手冊」來自我勉勵,同時順便了解美國在「全球化」議題上的主流觀點。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線上書展最後倒數】27折優惠,錯過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