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電廠葬送半壁江山?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451

電廠葬送半壁江山?

天下雜誌203期
  • 鄭一青

台灣未來接二連三興建高二氧化碳排放的燃煤火力發電廠,單單在花蓮就有三家, 台灣的整體能源發展與規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威京集團會選在花東的自然 保護區,設置火力發電廠?

 「我們驚喜地發覺,在一個黑潮洶湧的海岸,有生命比陽光還亮,比白雪還亮,比風雷勇敢,」詩人楊牧曾如此記錄花東海岸的美。

 位在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內,水璉牛山一帶巖壁陡峭如削,世居此處的阿美人伴著絕美的海岸,日出日落,潮來潮往,這裡已經被內政部營建署列入沿海自然保護區。除此之外,這一帶海域,更是省漁業局的漁業資源保育區,也有兩處文化資產在保存法下,列為古蹟的文化遺址。

 在這蔚藍乾淨的海域中,擁有全世界四分之一的鯨種,七十九種中有二十一種可以在水璉一帶外海發現。千百年來,鯨豚出沒,以此為家,跳躍衝刺。因此,這一帶海岸,除了美麗的山海和原住民文化,還有新興賞鯨活動,都是政府所有規劃中發展觀光產業的新據點。

在鯨魚故鄉蓋電廠

 而由股市聞人「威京小沈」沈慶京的威京集團所主導投資,中石化、中工、中華工程及德國西門子公司合組的花東電力公司,卻在經濟部同意下,計劃在水璉興建一百萬瓩的燃煤火力發電廠。這個計劃一曝光就引起當地居民和環保團體的反對。去年七月環保署更以多達一百一十五條意見,將開發案退回。但今年初,一度傳出內政部營建署有意移動水璉自然保護區的劃設範圍,而遭到許多立委高度關切。

 花東電力公司已重新提出環境影響說明書,希望能夠解決環境評估的問題。但來自中央民意代表和地方的反彈力量,則是一波大過一波:花蓮縣府會一致反對電廠設在水璉村;國民黨籍的花蓮縣長王慶豐更抨擊中央不尊重地方,表示如果中央不好好溝通,「將來不發建照、不給水,」王慶豐威脅。

 立法委員陳永興則批評,經濟部竟然在最不需要用電的花蓮,設置三座火力發電廠,「再將東電西運、北運,不只造成輸電耗損,更是付上社會和環境成本。」陳永興也強調,除了水璉花東電廠已通過環評,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附近的富保和中電廠的環境衝擊,也不亞於水璉花東電廠。

 面對「世界氣候變遷會議」降低能源消耗的國際壓力,台灣政府卻要在未來接二連三興建高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燃煤火力發電廠,台灣能源整體發展與規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選在花東的自然保護區,開放設置火力發電廠?

 台灣短期內大量開放民間設立發電廠的原因,一位觀察者指出,是因為因應未來電力需求增加,但是台電設立電廠卻四處碰壁,無法興建電廠;因此,在國營事業民營化及電業自由化的前提下,將建電廠常引起的居民抗爭等問題,轉給民間企業自行解決。甚至將要設立什麼樣的發電廠,也交由市場來決定。

 由於燃煤的火力發電廠比天然氣發電成本低,所以當採行「低價競標」方式時,就造成民營火力發電廠幾乎都是成本較低的燃煤火力發電廠。

 但是,這項民營電廠的開放決策,顯然沒有將環保、生態和永續經營觀念,納入整體能源發展的考量之中。

 經濟部次長尹啟銘在與立委共同赴水璉勘察時曾表示,興建民營電廠涉及技術、土地和環境三個層面,分別由三個不同單位掌管。而發電是特許事業,經濟部只負責輸電、賣電技術問題,其餘層面是由內政部和環保署負責。

 經濟部能源委員會執行祕書陳昭義指出,經濟部掌握的只是電業權,而核備在花蓮興建三座火力發電廠,「只是巧合。」但他也不否認土地取得便宜、相對可能抗爭較小,是民營電廠紛紛選擇在東部設廠的主因。

 因此,在政府沒有規劃區域、沒有規劃發電方式下,自然會導致業者選擇便宜的土地和便宜的燃煤發電。

 「宜蘭縣有兩家,花蓮縣有三家燃煤火力電廠,任憑企業到處找地,根本不知道哪裡會又冒出一家電廠,」立法委員范巽綠質疑,台灣到底哪裡需要電廠,政府應該有整合性規劃和單一的窗口,不能政府不協調,讓企業自行解決電廠設置地點。

 以花東電廠為例,整個申請規劃過程,清楚地看到政府內政、經濟、環境、觀光部門之間,各自分工、缺乏決策前的整體規劃溝通,「左手不知右手在做什麼,」營建署綜合計劃組組長郭年雄承認。

左手不知右手在做什麼

 花東電力公司是花東地區競價得標的民間企業。中石化董事長關永實形容,他們的找地過程是一波三折。

 花東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吳詩岳指出,原先廠址是在美崙工業區,但一方面是交通部設雷達站,飛航管制限制整個廠區建築的高度。其次,花蓮縣政府也認為這個地方離市區太近,要求他們另覓廠址。

 他們第二個考慮的廠址是在光華工業區,但由於光華工業區是石材專業區,原先規劃要以石材業優先取得土地,因此花東電力公司沒辦法在限期之內取得土地使用同意書,就只好再往南移,找到有足夠腹地的水璉做為預定的廠址。而經濟部也在去年五月核定這個廠址。

 而事實上,花東水璉火力發電廠設置的地點,早在七十三年就由內政部營建署劃設為自然保護區,但是經濟部的決策官員卻對此事一無所知。

 目前台灣地區共劃設六種保護區:「自然保留區」、「國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國有林自然保護區」、「海岸保護區」,以及「水質水源水量保護區」,而這六類分屬不同部會在管理。

 經濟部能源委員會執行祕書陳昭義承認,他們並不知道水璉是自然保護區。經濟部一位官員更將責任推給花蓮縣政府:「是不是保護區,地方政府應該最清楚,但花蓮縣公文中只有表明不能在花蓮縣設三個電廠,並未提及在保護區內。」

 隸屬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處長陳水源就直接質疑,經濟部准許花東電力公司在水璉地區設電廠,是一個錯誤的決策。他表示,重大投資開發案,有一定的勘選程序,沒有會同各部會就決定地點,是一意孤行。

 因為根據發展觀光條例,為維護風景特定區內自然與文化資源的完整,在該區域的任何設施計劃,都應該徵得觀光主管機關的同意。

 對於這種各部門缺乏溝通的狀況,立法委員朱惠良搖頭:「各部門不協調,各行其是,各個政府各搞各。」「用顢頇無能來形容也不為過,」一位清楚整件事情的政府官員也不諱言。

 政府無能,企業只好各憑本事。身為投資單位,中石化董事長關永實自認依照政府程序一步步走,卻走投無路;但說話豪邁的他,仍「積極」推動花東電廠的進度。

 接受採訪前一天,關永實才去了營建署拜會署長黃南淵,「關切」花東電力公司環境影響說明書在營建署審核區位的情形。

 當得知立法委員陳永興從台電取得花蓮地區供電資料時,關永實更是當場拿起電話直撥台電總經理郭俊惠辦公室,表達不滿。

 除了政府橫向連繫缺乏,中央和地方之間,直的溝通也幾乎不存在。

 關永實拿著申請過程的文件,壓不住氣憤地說:「中華民國到底有幾個政府,到底哪一個政府說的話算數?」瞪大眼睛,關永實揮著手,「是在這裡左一拳,右一拳地挨打,我們這些民營電廠只好各想各的辦法,」他形容。

 政策不明確,官員不擔當,企業變得無所適從,地方居民則受害更深。

 水璉村,目前有一千多位居民,其中以原住民居多。他們不能理解的是,十幾年來,由於位在自然保護區內,他們連蓋房子都要受到嚴格限制,「怎麼財團一來,連火力發電廠都可以蓋呢?」水璉村居民自救會會長林瑞國表示。

 望著潮來潮往的海水,撥弄著水璉牛山海灘上一顆顆如寶石般的黑白礫石,荒野保護協會花蓮分會會員葉美青,忍不住說:「犧牲水璉地區居民十幾年的發展權利,才為台灣保留下這一片美景,」她認為政府政策不能前後不一。

天涯海角也不放過?

 牛山海灘,曾是阿美族人放牧牛群的地方,牛群總愛在晚上在緊臨海灘的坡地上休息。而這裡更是阿美族發祥地。「每年六月要去哪裡祭拜海神?不能祭拜,阿美文化就斷層了,」被稱為「阿美族的國父」,前太巴塱國小校長李來旺致力於原住民教育四十幾年。

 自從前年開始,為了搶救花東海岸,在大陸經商的黃雍熙把大陸工廠丟在一邊,與擔任鋼琴老師的妻子廖惠慶聯手,將對環境破壞的傷痛轉成行動,不斷把花東海岸面臨的危機,讓更多人知道。

 「還有什麼比為後世搶救正在遭受嚴重破壞的土地山脈,更迫在眉睫的事?」坦率的廖惠慶說,他們連作夢都在想要如何保住這一片美麗的海灘。黃雍熙表示,他們想發動二十萬人,一人捐一千元來買下水璉附近的土地。

 「政府和財團連這個滋潤我們心靈的天涯海角都不放過,我們還能期待交給下一代什麼樣的環境,」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徐仁修在立法院公聽會上,一張又一張地放映他踏遍台灣所拍攝的水璉生態美景。

 為了讓更多人體會水璉的美,荒野保護協會去年以來,辦了許多水璉生態之旅,讓更多人能從心裡去愛這塊土地。

 「根本的問題是台灣是不是真需要這麼多電,要蓋這麼多的電廠?」花蓮縣立委陳永興質疑,台灣用電的曲線不應該一直無限的畫上去。

 立委陳永興認為未來台灣要發展成科技島,是要靠智慧賺錢,最後要講究的是生活的品質。而為了建電廠,把台灣最美麗的東海岸及風景景觀都毀了,在他眼中,「是把最後的半壁江山都葬送,」陳永興痛心政策的矛盾。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