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老廟老樹第二次微笑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414

老廟老樹第二次微笑

天下雜誌159期
  • 許芳菊

一場場的古蹟解說,一個個的尋根活動, 以及一波波被喚起的鄉土關懷, 拯救了楊梅老樹被砍、老廟被拆的命運, 更意外的播下楊梅文化薪傳的種子。

那一夜,淳樸的楊梅小鎮,依然如往常般寧靜。陳板的擴音器傳來了幾聲召喚,一群剛寫完功課的孩子,好奇的圍向錫福宮前。廣場有些昏暗,廟裹的神臺、雕飾已被拆空,孩子們頑皮的玩著廟前的石獅,拿著手電筒在被拆得一空的廟中探險、摸索,有人驚訝地發現祖父的名字竟刻在梁柱的一角。漆黑的廟堂,透著幾分神秘與淒涼,陳板,這個外地來的客家青年,正拉開喉嚨、訴說著錫福宮的歷史以及即將被拆毀的命運。

 從民國三十七年起,楊梅人便開始重建在日據時代被摧毀的錫福宮。當地的老人家回憶,建廟的石塊因為太重,牛車載不動,他們就一起慢慢從車站推回廟來,前後花了十年,一刀一斧的雕琢,才建造出今天的廟身。

 錫福宮的後方是一片天然的森林,擁有十幾棵百年以上的老榕樹,形成一個小山丘,被稱作伯公山。全桃園列冊記錄的二十九棵老樹中,這就佔了十一棵,在全台灣甚至全世界的市中心都是一項奇蹟,沒有一個都市能在市中心擁有這麼多密集而且自然形成的百年老樹。

 這座老廟和這片綠蔭,不但是楊梅當地的信仰與休憩中心,更是老人們與孩子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他們在樹蔭下乘涼、下棋、唱山歌,孩子從這棵樹爬到那棵樹,廟的門環被他們摸鏽,廟前的石獅被他們摸老,而如今廟方拆老廟建新廟的行動,不但將摧毀這一切記憶,而且將剝奪楊梅人唯一的綠地空間。

 六月二十六日早上,楊梅人有史以來第一次走上街頭,公開向準備拆廟砍樹的錫福宮重建委員會提出抗議,雖是只有一百名人的隊伍,卻給一向保守的楊梅鎮帶來了不小的衝擊。

 依照廟方重建計劃,老廟將全部拆除,為了擴展廟的空間,他們將挖山砍樹(其中包括三棵兩百多歲的老榕樹),來建立一座全台最高、最大的三官大帝廟,讓每一座神像都有更豪華舒適的空間,也讓楊梅人更有面子。屆時來此地參觀的人,很可能會經歷坐電梯逛廟、善男信女到地下街小吃廣場吃飯的奇特經歷。

 大部份楊梅人對廟方拆古廟、砍老樹、建「水泥大宮殿」的決議原本都毫不知情,直到長期從事文化田野調查的陳板、曾年有、彭啟原等幾位青年到當地做客家文化採集時才發現此事。

 他們迅速的聯絡了當地攝影家梁國龍,焦慮的向各有關機構求援,結果得到的回應不是無法可管,就是管不到。在無可奈何的情形下,他們組成了「伯公山自救會」,以「保廟、護山、救樹」為訴求,希望能激起楊梅人的文化意識,一起保住楊梅最後的老廟與唯一的綠地。

 自救會組成之後,和伯公山情感最深的老人家,忙進忙出的協助宣傳活動,煮點心、炒米粉、偷偷的捐錢給自救會,一個老阿婆捐出了五千元,看到自救會的年輕人就敬禮表示感謝,她說要把這一片綠蔭留住,留到更老的時候來,留給子孫來用,「樹一砍,廟基就會流失,整片林子都會有 危險,」老阿婆憂心忡忡的表示。而 最喜歡來伯公山玩耍的孩子,也成了自救會的強心劑,他們自願來當「文化小蜜蜂」,到學校連署抗議簽名,孩子一聽到簽茗可以救樹,便天真的問道:「那我可不可以簽十個!」

 活動幾天下來,自救會的訴求雖贏得了許多人的認同,但保守的居民,為了不得罪廟方,都不太願意有具體的參與,面對微弱的回應,自救會的成員仍然耐心的守著樹、護著廟,一方面與廟方協調溝通,一方面則展開楊梅文化尋根的活動。一些關心老廟、老樹的家庭主婦與商店老闆也自發性的組成「愛心媽媽」和「義工爸爸」,舉辦了一連串的夜間古蹟導覽、伯公山攝影展與多場的說明會。「這不是一場抗爭,而是要讓楊梅人知道自己的文化,」一位家開五金行的愛心媽媽耐心的解說。

喚起記憶

 許多楊梅人因為這次活動,第一次接觸到自己家鄉的歷史,也喚起了許多的記憶和感情。十幾天來,伯公山的老人家,圍著年輕的一輩不停的講述錫福宮的歷史,「那顆石頭是從河搬上來的仙石,」「廟的那一頭還住著台灣音樂家鄧雨賢的後代,」「廟前的老街曾有清朝的鐵路經過……」一連串的發現、一連串的驚嘆、一連串疼惜的心情被喚醒,台大城鄉所的學生來這關心;縣政府派員來進行協調;嫁到新竹的楊梅小學老師傅才純一聽到消息就趕過來;在楊梅市區開藥房的古家洞,太太一知情形便對他說:「生意我幫你看,你去支援那邊的活動。」

 而面對這一波波的抗爭,廟方則顯得手足無措。從怒斥自救會成員為非法暴力分子,到迴避媒體採訪,拒絕協調,甚至趁夜拆下廟內雕飾以十五萬元的價錢賣給古董商人,並計劃在七月三日舉行動工儀式。

 面對廟方的反應,自救會除了以雙倍價錢緊急買回曾花下十年工夫雕刻的廟宇文物,並在廟方預定砍樹拆廟的前一天晚上,在伯公山百年老樹下舉辦一場森林音樂會。

 大樹涼風下,近千個楊梅人和外地來的參與者,吃著免費供應的客家米粉和綠豆稀飯,穿梭在老樹間聊著剛聽來的傳說故事,舞台上傳來一曲曲客家歌謠,稚嫩的童音中,傳達著對老樹的祈禱。許多人興奮的說著:「這是楊梅人第一次享受到這樣的文化活動!」

 森林音樂會後,自救會的年輕人和支援他們的民眾徹夜守著錫福宮防備廟方的拆廟行動,儘管廟方已宣布延緩拆廟砍樹,但鑑於日前廟方多次的出爾反爾,他們仍堅持到拆廟的時辰過後才能放心。

 天亮,錫福宮傳來一陣鞭炮聲,老廟與老樹終於熬過了行刑的時刻,年輕人興奮得在廟前拉上紅布條——「錫福宮不拆了,楊梅人有福了!」他們拿起了刷子、掃把,把錫福宮徹底的刷洗了一番,淒涼被拆空的廟堂,一時又泛出了歡欣喜樂的光影,小時曾在這兒爬龍柱、騎石獅子的年輕人,終於保住了童年的摯友。

意外的種苗

 一場場的古蹟解說,一個個的尋根活動,以及一波波被喚起的鄉土關懷,改造了錫福宮被拆除的命運,更意外的播下了楊梅文化薪傳的種苗。隨著自救會任務的完成,曾積極參與保廟護樹的楊梅人接下了「楊梅文化促進會」的棒子,他們計劃定期出版刊物、舉辦文化自然之旅,要把楊梅文化薪傳下去。在廟方管理委員總辭後,文化促進會也將與新選出的里長、鎮民代表進行錫福宮管理規則的修改,讓財務透明公開,有計劃的修建老廟,並成立文化基金,改善伯公山的環境。從小在楊梅長大的攝影家梁國龍,甚至已經在腦海中勾勒出「伯公山文化園區」的藍圖。而幾位在參與活動中了解到老樹生長不易的當地商人,也連手組成了「老樹保護連盟」,一聽到有老樹要被砍,就急著去搶救或出錢移植。

 「路過」的陳板與曾年有將回到他們原有的工作上,他們遠遠的看著那群老人家在兩百多歲的大樹下,個個像孩子般開朗,綠蔭已為他們更老的歲月留下,老榕樹也等待著孩子攀爬,七月的蟬嗚,在伯公山一聲聲逍遙無憂的響起,大樹的根穩穩扎人泥土,而幾株新的綠苗也正在楊梅的文化土壤中發芽……。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