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電價憑什麼漲?

精華簡文

台灣電價憑什麼漲?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4903

台灣電價憑什麼漲?

天下雜誌492期

台電的電價調整方案出爐,住宅用電中,每月用電七百零一度以上的用戶漲最大,每度漲一點三三元,調幅高達百分之卅三。

「穩定供電是我的KPI,」台電董事長陳貴明說。穩定,指的是無論用電多麼需索無度,台電都必須滿足。節能不是台電的KPI,享受慣了超低電價的企業和民眾,也沒有誘因節能。低電價讓台灣電力供需,卡在浪費、重度依賴黑色電力、高排碳的死胡同裡。一月中,中台灣的天空萬里無雲,唯獨台中火力發電廠的五支煙囪上方,雲霧壓著藍天。

「那是雲,不是煙,」台電的人說。這畫面,很像卡通裡,運氣差的人頭頂上,總是緊跟著一朵烏雲。

台電近幾年的處境,就如同這般景象,烏雲罩頂。

新內閣上任,電價便傳出擬將調漲的訊息。同時佔據新聞版面的,是台電去年再虧損四百億,累計虧掉的錢,今年將超過它資本額的六成。台電欠的債,則是它資本額的將近四倍,相當於台灣GDP的八%。

電價調漲勢在必行。

三月初,經濟部長施顏祥強調,政府絕對不會讓油、電公司,發生不能經營的困境。

電價調整,就是要讓電價反映發電成本,讓台電能永續經營。目前規劃平均一度漲○.五元,漲幅近二○%。

「現在Taiwan Power(台電)是太poor(太窮),」台電董事長陳貴明自嘲。

漲電價,是為了彌補台電的虧損嗎?

台灣電價該不該漲?該是算算這筆總帳的時候了。

電價在台灣是個複雜而敏感的問題,因為台電的多重而衝突的角色,因為台灣的產業結構和能源條件,也因為台灣的政治文化。

算總帳之前,先來算算一筆小帳。

全球最大搜尋網站Google,去年底宣布斥資一億美元,在彰濱工業區設立資料中心。消息一出,振奮許多人心。

電價低 Google也來佔便宜

這筆交易,Google的算盤是怎麼打的?台灣的利弊得失又如何?

台灣供電穩定、電價便宜,是Google看上台灣的原因之一。正面看待,是對台灣投資環境的肯定。

但宏碁董事長王振堂直截了當地說,「這不是椿好生意。」

因為,這不只是用台灣全民的錢去補貼,更會將資料中心產生的巨量排碳,留在台灣。

「資料中心的耗電很恐怖,但真正幫台灣創造了什麼?收到電費而已,」師大管理學院院長陳文華也說。

台灣電價之低,聲名遠播。

去年底,台日投資協議簽署,重啟日本對台投資熱潮。

搶在這之前,到台灣投資的日商台灣住電鋼線,在向總公司分析來台灣設廠的優勢裡便說,台灣有低得驚人的電價。

「如果日本一度電是一元,那中國是○.六,台灣只要○.二元,」總經理葉田茂喜比較。

台灣的民生電價,平均一度二.七六元,在主要國家中,只比產油的馬來西亞稍高;工業用電二.三六元,也比大多數國家都低。

台灣的電價,有沒有條件這麼低?

把「浪費」當習慣

眾所周知,台灣要水沒水,要油沒油,能源九九%全靠進口。小小台灣,甚至是全球第三大煤炭進口國。低電價對企業的影響,是很少人把「節能」當一回事。

「節能減碳主要為了形象,純就成本效益來講,沒有誘因」,一家半導體大廠,負責社會企業責任(CSR)的主管,明白告訴《天下》。

談到台灣電價,宏碁創辦人施振榮也直喊,「太便宜、太便宜了。」

低電價對民眾生活的影響,顯而易見。你是不是也在過這樣的生活:

冬天,連續的濕冷天氣,衣服連晾都不晾,洗衣機洗完,直接丟進烘衣機裡轉三小時。

夏天,冷氣無休止地運轉。熱水瓶,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插著電,溫度設定在九八度,持續沸騰。

這類在很多國家都視為浪費的行為,卻是台灣人的「習慣」。

一位台電資深員工的姪子,是間上櫃公司的創辦人,家裡的空調全年沒關過。連身為親人的這位台電資深員工都忍不住說,「電費應該漲價。電費太低,不只造成浪費,更是劫貧濟富。」

「德國的電價是台灣的四倍,台灣該取消對化石燃料的補貼,否則就是在鼓勵浪費,」前德國漢堡邦城市環境及都市規劃部部長馬斯(Christian Maass),在應環保署邀請來台,分享漢堡的低碳經驗時強調。

因為便宜,台灣人用電,浪費不心疼,全反映在台灣平均每人用電量裡。

台灣平均每人每年用電量,據國際能源總署的統計,在主要國家中,只比用什麼都浪費的美國人低。

排碳量,同樣也高高在上,而且是全球平均的三倍。因為,這還跟台灣主要依靠化石燃料來發電有關。

我出錢、他獲利的補貼政策

目前,台灣的電力結構,有高達七成三的發電量來自火力。其中,燃煤超過一半,使台灣的碳排放,五六%來自發電。

高度依賴燃煤,不僅是因為發電量穩定。對台電來說,每度電的發電成本,更僅有一.六八元,是各類發電方式中,少數有獲利的。

超低電價,表面上看,對台灣的產業國際競爭力,是有利的。

台灣是全球第二大生產太陽能光電板的重鎮。這成績,可說是政府補貼電價、台電犧牲獲利的貢獻。

台大能源研究中心主任、能源國家型科技計劃的執行長陳發林,拿出一張讓太陽能廠商,恨得牙癢癢的表。

裡頭標示著,從矽晶生產、矽晶純化、晶圓切片、模組,到系統安裝,每個製程及安裝工程的用電量。光是裝置一KW的多晶矽太陽能板,就要耗費六千度電。

以一度電兩元計算,每製造一KW的太陽能板,電力成本就高達一萬兩千元。目前,一KW的太陽能,總價不超過六萬元,其中,電價就佔總售價的兩成。歐洲的電價是台灣的四倍,所以在歐洲生產太陽能板,電價會佔總售價的八成,相對昂貴。

「所以歐洲人很高興啊,來台灣買(太陽能板)就好。」

但陳發林不禁問道,「拿台灣納稅人的錢補貼產業,讓廠商有利潤,而生產出來的太陽能光電板,卻不是裝在這片土地上。我出錢,他獲利,別人用乾淨能源,這算是什麼結構?」

長此以往,結果會是什麼?

高碳排放 削弱台灣競爭力

台灣雖非聯合國會員,沒有參與國際間減少碳排放的協商,但台灣經濟高度依賴出口,在國際間愈來愈利用碳足跡,築起貿易壁壘時,台灣的產品出口競爭力堪憂,影響國內數以百萬就業人口。

農曆年前,一場討論綠色電價的研討會裡,電腦公會、工業總會等業者,全都到場。他們關心的是,他們用的每度電,碳排放係數高達○.六一。但和我們競爭最激烈的韓國,只有○.四二。

一旦動作最快的歐盟客戶,全面要求揭露碳足跡,台灣產品的環境競爭力,將不敵韓國。

「這影響的是,一年七百億美元的產值。我可以用『哭求』(綠色電力)來形容業者的心情,」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說,「即使電價貴一倍,也能接受。」

日本三一一核災之後,民眾對核能的安全疑慮再度升高,甚至連前原子能委員會副主委謝德志的態度,都有了轉變。

他感嘆地說,學理工的人,尤其是做核能工程的,風險評估是做得最細的,但這種分析出來的風險值,對民眾沒有意義。

「民眾是真的恐慌害怕,政府就不能斬釘截鐵地說,核電廠完全安全,」謝德志說。

綠色能源 台灣能做多少?

台灣有沒有條件不要核能,同時減少火力發電的比重?

台灣第一份「台灣溫室氣體減量成本曲線」研究報告,最近出爐。

已經在二十六個國家做過能源模型研究的跨國顧問公司麥肯錫,接受國科會委託,研究台灣要怎麼做,才能達成馬總統提出:二○二○年讓台灣的排碳量,回到○五年水準的目標,相當於要減少三成二的排碳量。

麥肯錫將台灣能夠做的風力、太陽能,以及全部的再生能源最大值,全都考慮進去。並假設全台灣的燈都換成LED,且核四廠投入商轉,其它三座核電廠不除役,產業界提高能源效率等,技術的潛力全都算進去。

換句話說,「當能做的全都做了,但大家的用電行為沒有改變,台灣的減碳目標,絕對無法兌現,」負責這項研究的麥肯錫董事林璟驊說。

節約,是最無悔的策略,但民眾卻缺乏節能的誘因。

資策會董事長史欽泰,最近帶著學生在探索:究竟,節能省電,能否成為一個可行的創業方向?

答案是,「太難了,根本活不了。」史欽泰說,電價這麼低,投資在節能設備上的金額,很難從省下的電費補回來。

用道德勸說,節能為地球盡一份心力,或是台灣能源全靠進口,能源安全堪慮。化石能源即將短缺等警告,對一般民眾來說,不急,也不切身。

馬總統的政見落實與否,更不會是平民老百姓會視之為人人有責。

民眾無感也無誘因,反正只要不要從我口袋裡掏錢,身為國營事業的台電,虧損有什麼關係?

補貼一些台灣產業,帶動台灣經濟成長,又有什麼不好?

便宜電價,還能讓我們過更方便、舒服的生活,何樂不為?

去年,台電編列的赤字預算為虧損七百億。但今年一月,台電根據又飆漲的燃料成本重新估算,預估虧損幅度,會擴大到一千億。如此,台電累計的虧損金額,將超過兩千億,遠超過三千三百億資本額的一半。

台電破產,全民買單?

這筆帳,雖不會從你每個月的帳單裡扣,卻會從你每年五月底繳交的稅收來補。

若申請破產,台電超過一兆兩千億、相當於全國GDP八%的負債,將由全民買單。等於一個家庭,要額外多付十年的電費,才能幫台電還清債務。

當然,國營的台電,大到不能倒,若是走向增資,這筆資金,更是來自全民納的稅。

很多人會問,台電的嚴重虧損,何以證明是電價太低造成,而非台電經營不善?

但從二○○三年到去年,燃料煤的成本,上漲了二五七%。台電燃料成本佔總成本的比重,也從過去的三成,激增到六成。

此外,為了夏天飆高溫的天氣,每天下午那一小段,全民冷氣演出大合唱的用電尖峰,台電必須多準備二○%的產能。

加上這二○%的備用電力(以防許多機組同時跳電),台電去年各機的產能利用率,僅不到六○%,其餘四成的產能,都是閒置的。只有降低尖峰時的用電量,才能真正減少台電電廠閒置。

「我家去年夏天,(兩個月)電費達一萬四,」某外商公司公關部主管笑著說。他家,成員只有三口。同樣的用電量,假如在他的祖國德國,新台幣六萬元跑不掉。

低電價是個死胡同。它讓民眾沒有誘因改變用電習慣,也讓台電只能繼續依賴黑色電力---火力發電,很難投資提升能源效率的科技和設備。

電價牽涉的議題極為複雜,從產業結構到台電的效率,都必須檢討。但身為全球第三大煤炭進口國、天然資源匱乏的台灣,電價絕對沒有比產油國還低的條件。

「碳」的危害有多大?

台灣「碳」最多氣的是誰?答案是台電。

台灣一年排放近兩億五千萬噸的二氧化碳,其中高達56%來自發電。

台中火力發電廠是全球裝置容量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共有十部機組。

以燃煤為主的台中電廠,發電量既然是全球最大,也代表是全球碳排放最多的電廠。

無色、無味又無毒的二氧化碳,危害能有多高?

看不見的健康殺手

它是全球暖化的元兇,可以把太陽的熱能鎖住,使海水酸化,更會傷害你的健康。

台灣的發電系統中,有超過七成是來自火力電廠。對環境及健康的傷害,不只是二氧化碳,燃煤電廠最嚇人的污染物,其實是細懸浮微粒PM2.5。它會提高肺腺癌、心肺疾病的發生。

在環保署的監測裡,台中一帶,包括彰化、南投等地區,PM2.5日均濃度,動輒高達80μg/m3。根據WHO的建議,PM2.5的日均濃度,應小於25μg/m3。

為了供應穩定低廉的電力,台電長期大量依賴火力發電。身為消費者的你,真的該節約用量,以實際行動保護地球,也保護自已。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