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佔領華爾街~紐約採訪日記Day1(上):零下5度C的怒吼

精華簡文

佔領華爾街~紐約採訪日記Day1(上):零下5度C的怒吼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8646

佔領華爾街~紐約採訪日記Day1(上):零下5度C的怒吼

Web Only
  • 張翔一

有人批評「佔領華爾街」的訴求五花八門,目標也不明確,效果不彰…到底真相是什麼?《天下雜誌》記者張翔一與資深攝影記者劉國泰,親臨「佔領華爾街」行動現場:紐約曼哈頓的祖科提公園,將連續幾天追蹤報導,為讀者揭開佔領者們的真實面貌…

這是我們抵到現場的第一天...

人們正死於寒冷,死於飢餓!你們相信嗎?這裡是他媽的美國(FUCKING UNITED STATES)!」美東時間十月三十日凌晨六點三十五分,祖科提公園。二十六歲的白人青年JEREMY,身上一襲單薄的連帽T SHIRT,在零下五度C的寒風中,朝我們大喊。

「占領華爾街」運動第四十三天,抗議者們仍未散去。

昨日晚間突來的暴風雪,一度讓他們措手不及。尤其,在場抗議者異口同聲地說,紐約市政府前天以公共安全為由,沒收了他們夜間賴以取暖的數台發電機。

但超過兩百名「占領者」(OCCUPIER),四處搬來了帳篷、紙箱,覆上聲援民眾捐助的毛毯外套,就這樣過了一個雪夜。說不走,就不走。

對比四周林立的高聳摩天大樓,祖科提公園因此成了一個突兀而悲涼的驚嘆號:曼哈頓市中心的帳篷城(TENT CITY)。

所謂帳篷城,在失業率持續兩年接近二位數,扣除臨時就業更高達15%的美國,是一個揮之不去、更不斷擴散的詛咒。從加州、佛州、到紐約州的近郊,數以千計的美國人失去房子、失去工作,只好將剩餘家當搬進帳篷,就近找個停車場或交流道下群居。

每個造訪過帳棚城的人,都不願相信,這裡是「他媽的」美國。

七點,陽光漸露,抗議者們從帳篷中探出頭來互道早安,在公園中央的大帳篷下分享簡單的熱食和咖啡(當然都來自捐助),一段聞之令人鼻酸的問候是:「嘿,你的帳棚上要不要多鋪一層錫箔紙,我昨天用了,效果不錯。」

接著,抗議者們熟練地拿出準備好的標語,各自有默契地「就定位」,讓來來往往的紐約市民、遊客拍照,「這看來很好笑,對吧,觀光客把這裡當成景點,到此一遊,」佔領華爾街的代表之一MICHAEL FIX對我說,「但我們很歡迎所有人來,不論支持與否,至少讓全世界知道我們還在這裡,訊息就能傳達出去。」

FIX長相英俊,左耳掛著兩個小小的耳環,他曾在知名媒體和公關顧問公司工作,是如今占領華爾街行動的核心成員之一。但他既不願意曝光、也不願以領導人自居,「不是擔心甚麼法律黑名單問題,」FIX說:「是這裡根本沒有甚麼領袖、我們不來科層體制那套,更不可能讓一個人代表九九%的所有人。」

FIX進一步解釋,占領華爾街運動的組織方式,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直接民主」,粗分為活動計畫、媒體聯絡、財務支援、對外關係、保安總務等幾個「委員會」。

任何參加者,只要覺得自己適合,就可以參與該委員會的會議,而所有委員會每周召開三次「大會」(GENERAL ASSEMBLY),把所有的提案,包括抗議訴求的內容,付諸全體成員表決。「這樣的方式,很慢,很發散,但至少可以確定,在這裡的人們,不會重演美國政府的錯:讓少數人主宰一切,多數人被迫沉默。」FIX說。

我問他,你們想傳遞給世界的訊息,究竟是什麼?就業、環保、人權、反托辣斯、貧富差距、反華爾街、反軍備擴張…太多太多的訴求出現在祖科提公園,然後擴散到芝加哥、丹佛、華盛頓…想說的太多,最後不等於什麼都沒說?想改變太多,最後不等於什麼都無法改變?

「年輕人,你晚點再過來一趟,或者可以的話,多過來這邊幾次,」FIX笑一笑說:「我相信你會找到你要的答案。」

九點,聚集到祖科提公園的抗議者多了起來,大約近五百人。橫跨媒體、活動、財務委員會的FIX趕去和紐約其他地區的抗議成員開會,我和《天下》資深攝影記者劉國泰留在這裡,嘗試記錄「佔領者」們的真實面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