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南幫 換個方法做生意

精華簡文

瀏覽數

30835

台南幫 換個方法做生意

天下雜誌
  • 李桂芬

在人生的清晨,提早離開土地,領先進入工商競爭。一代扶持一代,鹽地囝仔的台南幫,闖出不同的經營方式。

一九一四年,世紀之初的清晨,府城未醒,「新復發」布行的門打開了。一位十四歲的囝仔工,從白天量布、剪布的長木桌上跳下來,收拾起鋪蓋,趕緊掃地、洗廁所,迎接一天的生意。

這位小小童工,是今日台南幫第一代領導人之一──已過世的侯雨利。布行的老闆,是侯雨利的叔叔、上一代囝仔工──侯基。

一九二七年,全世界聚集在日內瓦舉行第一次經濟會議。那個春天,一個叫吳修齊的孩子,也悄然離開鹽地,投入侯雨利門下,跟著做囝仔工。

一九四六年台灣光復後,吳修齊兄弟的布行前,十七歲的高清愿,奮力踩著後座滿是布疋的腳踏車,正準備送貨到林蒼生家的製衣廠……。林蒼生,日後成為高清愿的接班人。

一代扶持一代,從此盤根錯節、進退與共。「新復發」布行成為台南幫的開基商行。

走進今天的台南市民權路,線纜橫陳、街道已舊,這條當年和台北迪化街、彰化車站並稱台灣三大中盤布商集結地的布街,不復當年貨車排滿街的盛況。

但是從這裡出發的台南幫企業,百年來,已經橫跨台灣食衣住育樂各產業,甚至現在最熱門的證券、銀行、半導體等。

學生時代,簇新太子龍學生服磨蹭皮膚;半夜起來看少棒在美國爭冠後,來一碗統一麵;如今,7-Eleven更可能成為你家地標。

這個深入台灣人生活與記憶的集團,在台灣都還處於農業時代,就領先加入商業競爭。

用鹽凝聚的暴發力

北門的海風,百年來不斷地吹。

侯雨利、吳修齊、高清愿的祖祠,在這裡;事業發達後,他們也回到這裡,修祖宅、整舊廟。

環球水泥董事長吳尊賢在《人生七十》中自述這地方,每年幾乎都飽受淹水的災難。「床鋪浸在水裡無法就寢,爐浸在水裡無法舉炊……。在浸水時間,小孩擠在飯桌上叫渴叫餓。大人則廢寢忘食,在水中走來走去,照顧小孩及家畜,即使非常用心,家畜還是常常流失淹死、魚塭養的魚流失殆盡、農作物也有腐爛,」他說。

而他的哥哥、南紡董事長吳修齊則形容,這裡的農地,貧瘠到連「埋死狗都不會腐爛」。

就是這塊貧瘠的鹽分地帶,以及在其上刻苦的生活經驗,孕育一群鹽地囝仔,成為日後的台灣大商人。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研究台南幫十年的謝國興分析,北門惡劣的移墾環境,使宗族聚落現象特別發達,艱困的生活方式成為大家的共同記憶,使得這地區的人,對鄉土有一份濃厚的認同與感情。

於是,當年為了生存、在人生清晨離家的小孩,在陌生府城互相提攜,漸漸由兄弟、家族而鄉族、朋友,組成龐大的集團勢力。

在吳修齊、吳尊賢創新和興之初,侯基帶著他們到彰化、台北四處採買。在新和興最危急的時候,是侯基、侯雨利,加上另一布行宗親用個人名義做他們的連帶保證人。謝國興因此認為,在充滿「家族企業」的台灣,台南幫稱得上是「企業家族」。

一九五○年代以來,台灣具有傳統商幫性質的,只有山東幫、上海幫和台南幫。但山東幫和上海幫的子系統間連結並不密切,反倒本土商幫的台南幫,內聚力甚強,自成一格。

由商轉工

提早由農入商,也使這群鹽地囝仔能夠貼近社會脈動,進而掌握台灣自五○年代以來的工業化大潮。

一九五三年,韓戰結束。政府積極展開「第一期四年經濟建設計劃」,紡織業是發展項目之一。

鈴聲響起,一通電話打進因病在家修養的吳修齊家中。「政府宣布開放設紡紗廠!」電話這頭、遠在台北的吳尊賢,興奮地告訴哥哥這個消息。在那個「抽紗如抽金絲條,印花布如印鈔票」的賣方年代,他倆決心爭取。

吳修齊向台南的成衣業者募資,請台南市代表向中央請願。吳尊賢與宗叔吳三連則在台北聯手遊說官員,說明在南部設立紗廠的重要性。而侯雨利,出了近一半的資金。

隔年,台南紡織正式成立。

由台南紡織,台南幫由商轉工,台南也成為南部輕工業的中心。

此後二、三十年,政府陸續開放水泥、麵粉、油脂等事業,來自鄉族的人才、資金、政商關係,簇擁著台南幫陸續成立環泥、統一等企業。

總經理文化

並不是所有抓住機會崛起的企業,都能做大、做久。台南幫企業之間,雖然關係密切,但是這群提早離開農業社會的人,也提早砍掉農業社會以家族、地理決定人事的觀念,五○年代就發展出特殊的總經理文化。四十年後的今天,所有管理理論都在強調這種「專業經理人制度」。

台南幫專業經理人擁有獨立的人事權、管理權。南紡成立之初,董事長吳三連受親戚之託,希望優先錄取某位男工,他寫了一封信告知總經理吳修齊。吳修齊只是回了一封信,說該君綜合成績第四,公司只錄用二名,故未予錄取.….…。

在當時家族企業任用私人為風潮的時候,台南幫企業卻能尊重專業經理人,有組織上的巧妙安排。

因為合夥投資,少有所有權上的絕對大老闆,董事會集體領導的結構下,必須找一個適任的經營者。

另外,幾位重量級的董事在「企業家族」內,各自擁有經營權與影響領域,尊重經理人,是種避免侵犯別人領域的微妙平衡。

「就像劃定地盤一樣,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一樣,」謝國興解釋。

「經理人」制度,形成良性循環。愈尊重專業,愈賺錢;賺錢,更證明專業的可信賴。「也因為賺錢賺了二、三十年,台南幫的專業經理人比較受尊重,」謝國興補充。

抓住時代脈動

一九六八年,台灣進入十大建設期、第一個加工出口區展開。距南紡成立的十四年後,台灣平均國民所得成長超過一百美元,達到三○四美元。

三十八歲的高清愿心裡盤算:「國民所得提高,大家有能力改善飲食,購買力一定會大幅提高。」

再一次台南幫抓住時代脈動,高清愿邀來吳修齊和侯雨利的兒子一起商討。十天後,馬上拍板定案,成立「統一企業」。就像當年侯雨利支持吳修齊兄弟創辦新和興、南紡,侯家和吳修齊這次同樣成為高清愿的大股東,漸漸地,台南幫闖蕩出現在的食品王國。

跟著時代脈動,不斷創業,台南幫集團由農而商、由商而工。和一般家族企業相較,台南幫的企業家族,似乎更繁茂、更健全。

企業內尊重前輩的文化,也讓這因地理淵源而起的關係,歷經不同背景、不同主事者,仍然盤根相連。

資深記者莊素玉描述,民國八十二年,吳修齊的兒子娶媳婦時,已位居統一企業集團總裁的高清愿,別著總招待名牌,站在門口迎接賓客。許多統一新一輩的幹部,想替總裁分勞,高清愿都拒絕,一定要親自替恩師招待賓客。

統一兩岸的胃

塞外新疆的烏魯木齊,紅艷艷的番茄泥裝進印有統一標誌的罐頭。上海、天津、成都、武漢……的統一食品廠,開始量產十二億人口的食糧。統一在大陸已經設有三十二座工廠,投資金額超過十億美元。如今,世界各國商人一致看好中國市場,統一也不缺席。

九○年代,這群鹽地囝仔工合力打造的台南幫,已經走到國際、走向多角化經營,領導人也交棒到第三代,這個台灣僅見的「企業家族」,正堅定地向時代展現獨特而永續的經營方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