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百變公投」不過是宣傳手段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163

「百變公投」不過是宣傳手段

天下雜誌291期
  • 李怡

國際社會對台灣舉辦公投,多不支持也缺少同情, 主要不是基於中共壓力,而是認識到這種政治性公投, 與他們的民主價值觀有所牴觸。台灣公投與西方民主差別何在?

二、三十年前,筆者在香港主編《九十年代》雜誌時,曾在支持台灣黨外民主運動方面盡過一分力。由於這個淵源,過去十多年,筆者對台灣的民主發展都一直感到振奮。長期以來,不僅認為它是華人社會中難得的民主楷模,而且與大多數沒有台灣背景的海外華人政論者不同,筆者並不反對台灣以民主方式走向獨立。然而,這次台灣二○○四年的總統選戰,尤其是陳水扁總統所挑起的選戰議題,卻使筆者感到吃驚與疑惑,不禁一再問自己:這就是民主嗎?

首先,是百變的公投議題。

公投,作為一種民主行為,不是一般民主國家經常啟動的。針對民眾中存在重大分歧的議題,當國會也不能解決時,才通過公民投票做出抉擇。美國加州罷免州長戴維斯是其中一例。

公投議題非民主行為

被譽為當代最偉大的哲學家和最具影響力的思想家的卡爾.波柏,也認為這種公投「只是一種消極的權力行使」,他認為把公投說成是「全民創制」(Popular initiative),是一種誤導,「一種宣傳手段」,「它還是少數人的創見,最多只是向公眾公開尋求評估而己。如果是這樣,重要的是弄清楚一件事:向公眾徵詢意見的課題,不要超出他們的理解範圍。」阿扁提出的百變公投,對所提的種種議題,台灣大眾都充分理解嗎?核電的利弊、挑動中共神經所引起的國際變局、中美台的微妙關係,公眾理解嗎?更重要的是:像台灣參加WHO、「反戰爭,反飛彈」這種公投,它的意義都不是要民眾做出選擇。

試問台灣有誰會投票反對參加WHO,投票表示「要戰爭」呢?這種不用投票就已經知道結果的行為,絕不是「民主行為」,而是利用公投去展現民意,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

這不是民主,而是民粹。國際社會對台灣公投多不支持也缺少同情,不是基於中共的壓力,而是認識到這種政治性公投,與他們的民主價值觀有所牴觸。

另一件事,是阿扁說的「四不一沒有」早就不存在,也令筆者驚訝。他說二○○○年他在就職演說中說的「四不一沒有」是有一個前提的,前提就是「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但中共繼續擴充軍備,就是「意圖動武的憑證」,所以「四不一沒有」早就不存在,現仍讓它存在,「這是我的讓步與妥協。」

從邏輯上講,「四不一沒有」確實有一個「中共無意對台動武」的前提,問題是有戰爭準備,與「有意對台動武」是否為同一件事。在阿扁提出「四不一沒有」的時候,以及更早之前,中共已經部署飛彈了。倘若二○○○年阿扁就職時,他已經認定中共的軍事部署「有意對台動武」,那麼他提出「四不一沒有」又有什麼意義呢?

台海局勢的平衡點,是「中共不動武,台灣不獨立」,美國也在這兩大原則之下,維護亞洲的和平與安全。若台灣宣布獨立,而中共不反對,那麼相信包括美國在內,國際社會也不會反對。

問題是中共內部須依賴民族主義才能維持政權的合法性,若台灣宣布獨立,它是不能不做反應的。中共固然不敢冒與美國開戰之險,但美國也不敢冒與中共開戰之險。

駭人的「聖戰」說

因此「中共不武,台灣不獨」是台灣保持目前獨立自主狀態的安全保障。「四不一沒有」正是台灣對維持和平的重要承諾,阿扁為了動員民眾,竟把國家安全拋諸腦後。阿扁在選戰中最駭人的言詞,就是說總統大選「是台灣人與中國共產黨的聖戰」了。

他所講的當然不是指真的戰爭。但「聖戰」這個詞早已被定義為:為了某種信仰不惜使用暴力手段去達成目標的活動。賓拉登說他的恐怖主義活動是「聖戰」,《可蘭經》中指的「聖戰」,也包含用劍與伊斯蘭敵人進行戰爭的方式。
然而,現在是溝通、妥協、談判的時代,不管你的目的如何純正(為了自由、民主),提出「聖戰」都表現出一種為了信仰而不惜一戰的盲動。

對筆者來說,阿扁提出的選戰議題,除了令筆者對台灣的民主感到失望之外,最有意義的是讓筆者能從實際例子中,認清了民主與民粹的分野。同時更堅信,民主必須是法治基礎上的民主,並深信長期受法治薰陶的香港市民,在發展民主之中,應不會讓香港成為民粹主義的「台灣第二」。(作者為香港知名政論家)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