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李怡:地球村內,地球村外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252

李怡:地球村內,地球村外

天下雜誌315期
  • 李怡

大海嘯撲來,捲走人命,卻同時為地球村送來和平。 然而海峽兩岸卻似乎不受影響,依舊的劍拔弩張?

東南亞與南亞的地震、海嘯造成了十多萬人死亡,和數以百萬計的災民。全球在哀悼氣氛中進入二○○五年。

西方許多國家都取消了新年慶祝活動,歐洲許多城市下半旗致哀,一些城市在新年來臨前都默哀一、兩分鐘。各國領袖在新年致詞中,大都向全球死難者致哀,又呼籲國民為災民慷慨捐輸。

尊重生命

除夕夜,在泰國巴東海灘,人們靜靜地流著淚相互擁抱,取代了往年的新年派對。一位英國遊客說,「沒有人有心情慶祝,雖然人們認為生命應該繼續下去,但也認為慶祝活動是不尊重的。」

不尊重什麼?不尊重生命。尊重生命的人,怎麼會對十多萬人的突然死亡,不感到哀痛呢?紐約市長彭博說,「望望鏡子,就知道我們自己有多幸運,以及應做些什麼回應這樣的災難,防止類似事件再發生。」

是的,我們活著,該感到幸運,該懂得珍惜,該掌握住我們生存的一刻。特大的災難使我們太感震撼了。

尊重生命,就不僅要尊重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生命,也要尊重他人的生命,即使是生活在遠方與我們不相干的人。紐約時報廣場在迎新活動中,大會籌辦人說,「近日的悲慘事件提醒我們所有人,我們是地球一份子。」英國災難應急委員會主任戈姆拉說,「我強烈覺得全球民眾距離拉近了。這次災難讓我們認識到,我們的鄰居在哪裡。」

一切仇怨變得無意義

在今天,世界的距離因交通發達而顯得愈來愈近,全球化的步伐愈來愈快,我們每一個人不僅生活在自己的國土,而且也生活在地球村。十多萬死難者都是我們的鄰人。只有冷血的人,或只有盯著鼻子底下的土地的人,對鄰人才會不伸出援手。

在這場特大的自然災害面前,我們一方面會覺得人生無常,另方面又會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一切仇怨都變得沒有意義了。海嘯撲來時,是不分種族、不問信仰、不論貧富,都無人倖免的。在斯里蘭卡,原來幾種不同宗教存在著嫌隙與分歧,有僧伽羅人與泰米爾人的種族衝突。

一向對僧伽羅人進行暴力恐怖活動的泰米爾人,目睹僧伽羅人數以萬計地死亡,泰米爾人領袖也呼籲人們放棄敵對活動,與僧伽羅人一起救災了。斯里蘭卡總統庫馬拉通加夫人說,這場史無前例的災難,是為斯里蘭卡種族衝突尋求永久和平的一個好機會。

在這場災難中,受災最慘重的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伊斯蘭教國家--印尼,而出錢、出力最快最多的是「異教徒」的西方國家,而不是家財萬貫的賓拉登,也不是伊斯蘭教的富國沙烏地阿拉伯。美國的航空母艦、軍用運輸機、直昇機,大量出動在印尼救災。有輿論認為,經過這次救災,將改變美國在回教國家中的形象,讓回教文化與基督教文化有可能互相包容。

這場災難,也改善了美國與聯合國的關係。近年由於伊拉克問題,美國與聯合國關係曾跌至冰點。災難發生時,布希總統宣布與澳洲、日本、印度成立國際賑災聯盟,有人猜測美國想另起爐灶。但國務卿鮑爾及時拜訪了聯合國祕書長安南,表示美國無意這樣做,美國仍支持聯合國做賑災龍頭。鮑爾說,「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現在是我們一起合作,幫助亟待援助的人們的時候。」

在全球文明國家都不再辦大型慶祝活動,千千萬萬人熱心向災區捐助,許多仇怨與分歧都暫時擱置甚至化解的時候,我們看到海峽兩岸卻出現不同的景像。

不同的景像

在北京,胡錦濤聯合溫家寶之外的七個中共中央常委,加上還可能居太上皇地位的江澤民,一起喜氣洋洋地出席新年聯歡會,並上台高高興興鼓掌。

胡錦濤今年發表的新年賀詞,儘管題目是「共同創造人類的美好未來」,但對人類正在遭到的災難卻一句未提。無獨有偶,陳水扁總統在元旦祝詞中,也是一句都沒有提到這場災難。

在海峽兩岸的領導人眼中,死去十多萬人似乎都跟他們不相干。他們也無意在災難面前化解仇怨。

胡錦濤的新年賀詞強調,「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勢力及其活動」,阿扁的元旦祝詞則指摘中共草擬的「反分裂國家法」是對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在他們眼中,救災救難都比不上並非迫在眉睫的統獨爭議更重要。

兩岸是向災區捐了一些錢,但大陸的民間完全沒有發動。台灣的企業界倒是動起來了,民間也熱心救災捐助,全球慈濟超過二千名台灣志工上街募款。至於兩岸政府的捐款,恐怕是在國際社會踴躍捐輸之下,「迫」出來的。

香港的致哀募捐活動在整個社會沸沸揚揚地展開。新年原定的「幻影詠香江」的匯演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大球場舉行一萬多人參加的「四海同心送關懷」募款活動。

民主派原定要舉行的元旦抗議遊行也取消了。全港到處出現募捐活動與種種義賣,一片「災難無國界,救災無國界」的呼聲。民間捐款若排除了企業界;單以人口比例來算,香港恐怕是世界第一了。

電視上有一位家庭主婦,在菜市場以一千二百港元(約合五千元台幣)買了一棵菜,因為菜市場在義賣,她付出的錢會捐給遠方災民。

她說,「那些災民真的很慘,沒有居所,沒有食物,一無所有,可是我的能力就這麼多了。」──她為自己無力捐多一些而遺憾。

在這場災難中,全球哪一個地方的政府與人民,感覺自己是地球村的村民,哪一個政府與人民置身於地球村外?值得深思。(作者為香港知名政論家)專欄反應作者意見,不代表天下立場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